第1097章 除夕晚会/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夕夜,一场内部联欢晚会在创富大厦的会议室举行,参加的都是熟人,而且多以家庭为单位。

周轩亲自担任了迎宾,站在门口,跟每一位到来的人员亲切握手寒暄,而虞江舟也充当服务人员的角色,忙碌的安排座次。

首先是楼上的三位老人,自从服用了源生丹之后,身体变得格外硬朗,精神面貌也大有改观。

“小轩,真是麻烦你,我们几个都把这里当成家了。”柳婉君感慨道。

“柳老师不用这么客气,您也帮了我不少忙,如果没有你的指点,狂潮乐队很难取得今日的成就。这是一个新潮乐队,但却得到了音乐界前辈的认可,连我都感到非常惊喜。”周轩道。

“呵呵,是那几个孩子很努力,我不过多说几句。”柳婉君客气道,心里还是非常高兴。

“您那些话,可是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周轩竖起大拇指。

“真是好孩子,会说话,懂礼貌,比咱那儿子强多了。”柳婉君道。

“咱儿子也经常打电话,他那边太忙。”云傲风接过话茬,又说:“别在这里耽搁了,小轩很忙的。”

“小子,我有贡献吗?”步加琢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脸坏笑。

“怎么说呢,贡献不小,也惹祸不轻。”周轩笑道。

“今天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三位老人说笑着进屋去了,跟着走来的刘乙真一家人,刘乙真的妻子年近五十,长得非常漂亮,有着一种安静贤淑的气质。刘君谕怯生生地跟在后面,看起来瘦了不少,穿着干净简单,毫不张扬。

“周董,先祝你新年快乐。”刘乙真过来握手。

“呵呵,这是头一次在国内过新年吧?”周轩笑问。

“是啊,说起来,也是这五年来头一次家里团圆。”刘乙真感叹,女儿之前不是在英国,就是在这边,已经很久没在一起过年了。

意大利华人区的新年,总不如这里的气氛浓烈,此刻,临海的主要街道路边,已经全部亮起了彩灯,偶尔还能听到一阵阵的鞭炮声。

跟刘乙真的妻子握了握手,周轩招呼后面的刘君谕上前来,刘君谕有些迟疑,还是硬着头皮过来,“我不想来的,爸妈非得拉着一起。”

“你不来,礼物可就要送给别人了。”周轩呵呵笑着从一旁的桌子里,拿出一枚精致的胸针,亲手给她别在胸前。

胸针的造型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非常灵动,周圈镶嵌着多种颜色的钻石,闪亮夺目,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小谕,这是特制的,希望你的能喜欢。”周轩道。

“我喜欢,能告诉这里面包含的寓意吗?”刘君谕的大眼睛里,闪现出点点泪光。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周轩呵呵一笑。

“嗯,我懂了。”

刘君谕甜甜一笑,终于开心起来,她理解的寓意正是那两句脍炙人口的诗歌,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这当然是女孩子一厢情愿的想法,也是刘君谕对于传统文化理解不够,回到家里后,她反复看这枚胸针,还是在后面发现了一句话,凤起于苍茫,舞动九天!

周轩在勉励她振作起来,而刘君谕却不住摇头,宁愿相信自己心有灵犀的猜测。

奥威导演赶来了,大三国历经这么久,已经趋近于尾声,但观众热情不减,期待着大高-潮的来临。这个高-潮不是指剧情,而是现实中重量级人物的出场。

春节过后,周轩饰演的曹睿,将登上荧屏,为广大观众所企盼。网上有人设计了周轩饰演角色的照片,和定妆照还是有相当差距,但不少网友信以为真,争相转载,设计者也因此火了起来。

周轩对奥威导演的付出,表示真诚的感谢,而奥威表示,他还会留在这里,继续拍摄下一部影片。另外,就在上个月,他登上了时光期刊,这是导演界的无上荣光,也是周轩的功劳。

刘浪一家三口也来了,上来就嚷嚷:“三弟,我身体没毛病了,转过年还继续给你开车。”

“二哥,其实我不缺司机……”

“什么意思啊,不用我了?”

刘浪说话就快要翻脸,周轩笑道:“还没说完呢,有二哥在身边,心里就是觉得踏实!”

“哈哈,我们是兄弟,哥生来就是给你坐镇的。对了,老大不来了,咱们可以尽情狂欢。”刘浪道。

“我知道,嫂子的预产期临近,确实不该出来走动。”周轩道。

“爸,你的志向就是司机,还指望我有多大出息?”一家三口往里走,刘栋嘟嘟囔囔,被刘浪打了后脑勺一巴掌,“混球,没有你三叔,老子现在可能驾照教练都干不下去了!”

“太夸张了吧,我大伯那么有钱,不会不管你的。”

“他是能管,但得等我快死的时候送点医药费。”刘浪哼声道,自己大哥心肠硬着呢,谷幽兰还不是快被他熬干了才在周轩的撮合下扶上正位,“儿子,你爸别的大道理不懂,但做人得知恩图报。”

“这么严肃,我就那么一说,三叔那么有钱,我当然得对他好了,放心吧。”刘栋不习惯跟刘浪正经八百谈话,看到熟人,立刻脸上堆笑跑过去。

“大哥,听说你发财了啊。”

刘栋比管清大,却甘居小弟,喊他一声大哥,冲过去搂着管清一阵亲热的称兄道弟,又是摸头又是亲脸,搞得管清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不得已,管清只好摸出一沓钱,塞给这个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弟弟,这才算完。刘栋毫不客气的收了钱,又朝着虞飞飞走去,眼神中不怀好意,一把也将虞飞飞搂怀里。

虞飞飞性格单纯,只当做是友好,微微一笑,管清却是相当敏感,一把将正要亲脸的刘栋拎起来,坐在虞飞飞身边,将还嘟着嘴的刘栋挤相隔的座位上。

“瞧这冷傲的小脸,飘逸的头发,瘦削的身形……”

“再胡咧咧,俺可要告诉二伯了,看他不打烂你的后鞧。”管清威胁道。

刘栋撇撇嘴,不再说话,但目光还是不老实的在虞飞飞身上扫来扫去,鼻子一阵阵发热,只能用手不停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