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无巧不成书/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时,艾米从楼上下来了,涂着厚厚的脂粉,还穿着一套汉服,金发高高盘起,不能说不好看,但显得有些另类。

“艾米,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周轩疑惑地问。

“让你看到不一样的我。”艾米微微一笑,手指轻轻划过周轩的手臂,径直进屋去了。

又有一个大家庭赶来了,为首的正是周轩最为敬重的闫平川,旁边是师母文静,还有已经长成大人模样的闫嘉佳。

后面还有三人,正是裴亚茹、裴胜男和布莱克的母亲玛丽。

“周轩,这种气氛过新年,对我来说,还是头一次。”闫平川道。

“老师以往都是看书吧?”周轩道。

“看,你学生一猜就猜中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吧,连晚会都不看,初一也不许人往家里来拜年,过得那叫一个沉闷。”文静替闫平川回答了。

“别这么说,我也放过鞭炮的。”

“那是刚结婚的时候。”

“前年不是也放过一次吗?”

“还不是儿子考上了首阳大学,你心里高兴!”

夫妻之间就是这样,少不了拌嘴,也是恩爱的一种表现,周轩余光瞥见裴胜男直撇嘴,裴亚茹却打了女儿胳膊一下。

这时,闫嘉佳跑过来,笑呵呵的对周轩道:“大哥哥,我跟我爸商量好了,以后也要经商。”

“呵呵,嘉佳长大了,等你毕业,欢迎到贤士上班。”周轩笑道。

“不,我也要创办一个大集团,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嘉佳实业,争取做到贤士一样的规模。”

“胡说八道,你也要有周轩的才华才行。”闫平川一把将儿子拉过来,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当着大老板的面,什么都敢说。

闫平川小声询问了周轩和袁宏的关系,这里不好多说,周轩只说是兄弟俩的感情从来没变过,请老师放心。

得到周轩亲口承认,闫平川才露出笑脸,仅是昙花一现,又摆出老师的架子,这么大的事儿,连老师都蒙在鼓里,一个个的翅膀都硬了!

一家三口进去了,虞江舟连忙亲自将他们安排在前排,裴胜男过来说道:“轩,我感觉自己老了,皮肤都松弛了。”

“瞎说,我没看见。”周轩道。

“你再仔细看!”

“还是没有啊?”

“那是没看清!”

裴胜男踮起脚尖,被周轩笑着用巴掌把她按下去,一把将推拉到屋内,这点小心机太明显了,当着众人,故意制造暧昧。

裴亚茹打了声招呼,也就进去了,玛丽则解释,布莱克正在做实验,没法分身赶过来。别人都在放假,而这孩子,一忙起来就没了时间观念。

周轩表示不介意,其实,布莱克不过来也好,这个秘密虽然瞒不住了,但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来的都是周轩的好友,姬盛一家人,商玉红一家人,汤普森也带着妻女赶来,寒暄几句后,进屋落座。

汤普森的妻子看起来很稳重,也很漂亮,穿着得体不张扬,有些老师的风范。女儿艾丽西亚却穿的很新潮,皮裤短夹克,露着细腰和小肚脐,头发五颜六色。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白芮一看见艾丽西亚,目光就直了,连忙过来打招呼,还主动坐在跟前。在英国留学的时候,他可是对这名搞抽象艺术的女孩很有好感,可惜只说过几次话,没缘分进一步接触。

当然,白芮也不清楚艾丽西亚的背景,否则,当时的他,可能会展开猛烈的追求。

周轩回头看见了这一幕,微微一笑,他相信,以白芮这小子的执着劲头,应该会把艾丽西亚给追到手,都是搞艺术的,应该能谈得来。

唐涛升也带着五位专家赶来了,自从得了诺贝尔奖,老头越发的傲气,走路都仰着脸,周轩不得不提醒他,小心脚下。

“周老板,随随便便就能搞这么大的排场,了不起。”唐涛升探头看看屋内,嘘呼道。

“您现在可是有钱人了。”周轩笑道。

“什么啊,那点奖金,都不够在首阳买一套房子的。你知道了吧,还被裴胜男这个丫头扣走二百万,闫校长就是装看不见,其实心里明镜似的。”唐涛升直摆手,抱怨一通,接着又切回正题:“周轩,我们搞出了捕获暗物质的计算公式,现在的困难是,没有容器盛放。”

“我不懂这些,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谈公事。”周轩道。

“还有比暗物质实验更大的事儿吗?”

“呵呵,科技大于天,不过今天亲朋好友都到了,上班后再研究不晚。”

周轩指指里面,唐涛升一眼就看到了闫平川,“呦,稀客,闫校长也来了,你的面子不小。等着,我去跟他说几句话,工资不要了,别想用那点钱困住我的理想。”

“祝您成功!”周轩微微拱手。

“怎么,不相信我?同样是老师,只有我才得了诺奖,对不对?”

“嗯!”

“瞧你,什么态度。”

唐涛升大摇大摆径直走向闫平川,事实上,校长的威严不容侵犯,闫平川一个冷冽的眼神过来,唐涛升嚣张的气焰就浇灭一半。硬着头皮走过去,闫平川几句话就把唐老头给压了下来,然后是赔笑点头,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说着什么感谢临海大学的培养,吃水不忘挖井人之类的话。

周轩斜眼看着,差点笑出声,在科研这方面,闫平川无疑是具有超前眼光的,在基地建设上也做出了巨大贡献。对于性格怪异四处受排挤的唐涛升,闫平川也是他当之无愧的伯乐,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周轩,那些文字还是没有破解。”拉米克道。

“不着急,今晚忘了这些,尽情欢乐。”周轩笑着对专家们说道。

将专家们送进去,周轩刚出来站好,就看见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很小心地走了过来,一身白色的布艺长裙,上面绣着几朵蓝色的小花,正是陶宝儿。

今年,周轩亲自给她打去了电话,陶宝儿才答应过来参加晚会,但步履之间,还是显得不太自信。

“宝儿,欢迎你!”周轩过去拉住了她的手,也许是穿得太少,陶宝儿的小手有些冰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