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1章 不照镜子/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已至此,着急也没用,周轩让张磊和艾米先在下面坐着喝茶,跟墨尼一道离开大厅,走过一段走廊后,沿着楼梯上了二楼。

这间屋子很大,墙上挂满了诡异的符文,其中有些符文周轩认识,正是来自于《语言潜规则》那本书。

“墨尼先生,想不到你对符文语言还非常有兴趣。”周轩道。

“呵呵,我看过你在世界语言学大会上的报告,非常精彩。既然符文能影响人的情绪,它就对精神病人有作用,多少年了,但凡对治疗可能有效的方法,我都会进行研究,生怕错过了。”墨尼笑道。

“您对病人们的无私付出,有目共睹,值得全世界尊敬。”

“尽力而为,说实话,迄今为止,对于真正的精神病人,还不存在彻底治愈的方法,只能努力去控制,将病情的发作频次控制到最小。”墨尼摆手道。

接着,这位精神学大师开始跟周轩探讨符文学,他认为这是宇宙的语言,神秘莫测,而且,他曾经带着几位情况较重的精神病人来过,看了这些符文。

“有人在这张符文上,看到了风在流动,还有人在这张符文上,看到了火焰在燃烧,哦,这道符文最有趣,有人在上面看到了来自东方的神仙。总的来说,符文对稳定病人的情绪,有不小的帮助。”墨尼介绍道。

周轩大感惊讶,墨尼所知的三道符,正是风符、火符和请仙符,在书上,他并没有标识清楚,怎么精神病人反而能看出来?

对于墨尼不懂的符文,周轩耐心的进行讲解,然而,就在墙壁右上方的一道符文,却吸引了他的目光,符文非常繁琐,隐约可见,里面藏着个稍有残缺的“地”字。

“先生,这道符文不是从书上复制下来的吧?”周轩问。

“哦,这道符文我用了很长时间,才把它完整的画下来,它的原图来自于我的一位病人送的一样东西,他是东方人,患有双向情感障碍。病情缓解过后,他付了费用还想送我一件特殊礼物。对了,就放在这里。”

墨尼说着,拉开办公桌的抽屉,取出了一面黑色的三角小旗。

又是一面难得的阵旗,周轩心情激动,接着手里反复打量,又对比墙上的符文,还是发现墨尼少画了一条线路。

“怎么,它有什么不同之处吗?”墨尼看出周轩很喜欢此物,好奇问道。

“不瞒先生说,我也收藏这类物品,今天见到了很意外也很惊喜。”

“有何特殊的意义,或者在治疗精神疾病方面的优势是什么?”

“单单一面没有太大意义,至今我也没有发现它能治病。”周轩说道。

墨尼点点头,说道:“周轩,既然它对我无用,你就拿回去留着研究吧!”

“这,非常不好意思。”周轩感激道。

“我又不太懂,对了,一个病人在这张符文上,看到了五种颜色的光芒。或许是真的,但你知道,他们的话大多时会不被信任的,有时连我们也很难分出真假。”墨尼耸肩道。

第六面阵旗出现,周轩需要此物,还是收下了,并对墨尼表示由衷的感谢。墨尼则不以为然,他根本就不知道此物的价值。

两人在楼上聊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墨尼才想起该吃中午饭了,只有一名管家照顾他,要做几人的饭菜很麻烦。

周轩邀请墨尼到万国大酒店用餐,墨尼不答应,身体很差,不想出门,他之前可是那里的常客。

只能告辞,就在下楼的时候,墨尼似乎犹豫了很久,在说出告别语之前,面色凝重说道:“周轩,我知道你是个情商很高的男人,应该明白,我的生命里如果失去赫拉,也会黯淡无光的。”

“先生,您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周轩看墨尼还在迟疑,直言道:“或许提供的信息越多,才能帮上赫拉,她已经错得太多太久。”

“赫拉有雪盲症,另外,她从来不照镜子。”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墨尼才暗示道。

“谢谢先生,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争取给赫拉留下一条生路。”周轩承诺道。

“等我身体好了,就去临海做客,希望不会打扰你。”墨尼道。

“非常欢迎!”

周轩收获颇丰,也不好继续打扰,招呼张磊和艾米离开。两人都有些不情愿,张磊是因为没有得到对付赫拉的方法,而艾米则希望向墨尼学习经验,提高催眠术的水平。

墨尼现在身体不好,不是最佳机会,周轩坚持离开,两人也没有办法,只是垂头丧气的跟在后面。

张磊是出来办事,当然不能留下来旅游,周轩和艾米也没有这个兴致,三人订了返回临海的机票,就在午夜时分启程。

“到底白跑一趟,墨尼真向着赫拉说话,还精神大师呢,连基本法律常识都不懂。”飞机上,张磊抱怨道。

“别这么说,这件事和墨尼无关,何况他也不知道实情,连赫拉和艾米都分不清。”周轩解释道。

“你收了人家的好处,当然要替那老头说话。我呢,白跑一趟,这路费还是垫付的,等报销下来,最快一个月以后!”张磊郁闷道。

“你怎么知道我收了好处?”周轩呵呵笑问。

“直觉!”

直觉还真准,第六面阵旗到手了,估计最多八面,等凑齐后会有怎样的惊喜,想想就很激动。对此周轩也不解释,低声笑道:“呵呵,这经济舱的机票钱没白花,墨尼告诉我了,赫拉患有雪盲症,从来不照镜子。”

“怎么不早说!”张磊终于开心的笑了,打了周轩一拳。

三人的座位靠在一起,艾米微微皱眉,“难怪赫拉的那张照片上,表情上带着不情愿,是因为雪盲症。”

“赫拉很可怕,患有雪盲症,竟然还能翻越雪山,太执着了。”张磊感慨道。

“从另一个角度说,赫拉也是个非常孝顺的。”周轩道。

“反正我绝不会认那样一个母亲。”艾米坚定道。

“艾米,难得你能明辨是非。对了,赫拉长那么美,不敢照镜子是什么原因?”张磊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