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8章 男孩仓舒/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发言台上两个人都意见不合,让其余人更觉得有理,还有人苦口婆心劝说,这是图什么呢,都是不缺名利的人,不要为了一本书自毁名誉,道歉没那么复杂。

到了这个时候,发展成一边倒的局面,也在周轩意料之中。不过,内心还是有些沮丧,看来世上真没有常胜的将军,华佗早已作古,只能用长期的临床去印证。

自己还好,周轩很担心生活一向平静的李道亨承受不住压力,气馁或者赌气等等,这将是医学界的重大损失。

就在此时,一个小男孩突然进入了会场,直到他径直来到台上,大家才赫然发现,连周轩也吃了一惊。

文化宫进出制度非常严格,就算工作有了疏漏,外面的保镖也不会允许闲杂人等进入会场,周轩还看到艾米同样有吃惊之色,她也没看到这个小男孩是如何进来的。

一身脏兮兮的衣服,看不出本来颜色,脸上也沾着泥巴点,像是刚从地里长出来的,倒是衬托的一双眼睛明亮如星。

“你是谁?”柏寒愣愣问,全场也都安静下来。

从胸前挎包里,小男孩掏出一本破旧的书,边角都磨成了圆形,随着他的小手抖动,还掉下几片渣来。

“听说这里开会,我家有本藏书,想要销售给大家,给钱就卖!”小男孩又晃动书籍,哗啦啦又掉下不少渣来。

“这书是哪里来的?”柏寒皱眉问道。

“家中茅厕!”哄的大家都笑了,小男孩也咧嘴笑,说了句更可笑的话来,“这书太脆了,擦屁股用不上,不如卖给你们!”

大家笑得更厉害,小男孩却不卑不亢,落落大方,转头看向周轩,“外面那些车还有大高个都是你带来的吧?有钱人!你买了吧。”

“多少钱?”周轩看他双目清澈,气度不俗,多了几分好感。

“五百吧,哦,你们也不用给我发锦旗,不收了!”小男孩大咧咧摆手。

捣乱!

柏寒脸色阴沉,此时保安也匆匆进来,要把小男孩给撵出去,小男孩身体瘦弱,像个小鸡似的被拎起,还不忘卖书,“周轩,有钱了不起啊,一本书都不舍得买!五百能有什么,买不了你穿的一双鞋,吃的一顿饭,你有干粮有大把铢钱给小乞丐,就没钱买本书啊!”

琢磨着这句话,周轩错愕不已,这件事分明就是说自己与左思的一段过往,搬到电视屏幕上后,观众只知道小周轩给了他干粮还有两本书,其实周轩还随便抓了一把钱给他,那是平时去达官贵人府上的打赏。

这件事,恐怕只有周轩知道,小男孩言辞凿凿,不得不让他迷惑。

就在书籍扬起的时候,周轩看清这本书为纸质,周边却用绢帛薄薄覆了一层,上面三个篆体字,《灸刺经》!

看着字体眼熟,再仔细看小男孩五官更觉眼熟,忽然想起来,这不是围棋大赛前,与清月道长下棋的那个孩子吗?

周轩识人更注重骨骼比例,确信自己不会认错,然而,过了好几年,这个男孩居然一点都没有长大,匪夷所思。

“等等!这本书我买了!”

周轩追到门口,小男孩立刻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周轩拿出钱包,也不数几张,拿出一摞给他。小男孩呲牙笑了,将书往周轩手里一塞,得了天大的便宜似的,拔腿就跑!

“拦住他!”周轩连忙说道。

四名保镖立刻从前方包抄过来,然后小男孩身手敏捷,左钻右晃,居然接连骗过四名保镖,脚不沾尘的跑远了。

周轩也有武功底子,后面狂追不舍,而这名小男孩就像是借来了风火轮跟斗云,眨眼功夫就跑到大路边上。

唯恐他跑得快被来往车辆撞到,周轩高声喊:“我不追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话音刚落,小男孩就消失在车流之中,周轩瞪大眼睛,没有发现马路中间的异常,而空中飘来两个字,落在耳朵里。

“你们听到他说叫什么了吗?”周轩问道。

“好像是姬昌!”一名保镖挠着后脑勺说道,周轩微微皱眉,显然他听到的不像,另外一名保镖说道:“应该是老鼠什么的吧!”

周轩呆立,如果说只是自己听错了,其余人怎么都听到了个别音?是仓舒!

仓舒,在三国时,那就是曹操最为钟爱的儿子,以善良聪慧著称的曹冲!

有人可能表示不理解,曹操的儿子,比如曹丕字子桓,曹植字子建等等,为何曹冲却不是这样的?曹冲六岁秤象,是公认的神童,曹操对这个儿子宠爱有加,花费很大力气培养,也引来哥哥们不小的妒忌。

只是,曹冲十二三岁就病死了,曹操悲痛欲绝,恨不得随儿子一起去死。曹冲死后,曹操很难从悲痛中走出,还暗中进行过调查,到底有没有幕后黑手,弄的其他儿子们惶惶不可终日。此后,曹操变得暴虐无常,善变多疑,也连累很多人,华佗便是这个时间段下狱的,后来冤死。

“周董?”一名保镖小声喊道,周轩这才从回忆中醒来,足足过了半分钟才掩饰住满脸愕然之色,心情复杂的回到了会场。

为了一名顽童追出去,大家还在纳闷,只见周轩面色凝重的回来,双手小心握住书籍,将正面展示给大家看。

《灸刺经》!

只当是小孩来搅乱,没想到真是一本与今天会议息息相关的书籍,柏寒不可置信的起身道:“周轩,能否让我看看?”

“好。”

周轩点点头,招手让自己的保镖抬中间一张桌子,这回没人反对他们进来,还有人配合的在桌子上整整齐齐铺了桌布,拿来几副白手套。

一边戴手套,柏寒一边问:“周轩,你认识这个孩子?”

“柏会长,对于这个孩子的出现我也感到很意外。”周轩强调,意思是两人绝不是串通一气的,只是巧合。

柏寒一边小心翼翼翻看,一边和几位专家交头接耳,大家无不是震惊的神色,柏寒依然不放心,又当场与一位朋友连线视频。

最终,得出结论,这本书从材质字体等,都符合三国时的特点!

也就是说,无论这本书是否华佗本人所写,但一定是那个时代流传下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