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9章 若想人不知/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茅厕中保存一本古书大致完好,这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又有人提出质疑。但柏寒有自己的看法,孩童之言不可信,他还说是家中藏书,又有谁会把藏书放在茅厕里呢?

那个孩子已经跑远了,只能事后再调查并联系他的家人。

确定书籍的真实性,接下来便是比对内容,《灸刺经》不是长篇小说,核对工作相对简单,大家用了一个小时,又得出一个重磅结论,这本与今天声讨的那本《灸刺经》,相似度极高,而后者还经过了完善!

柏寒摘掉手套,双手与周轩握住,惭愧道:“周轩,真是得罪了!假如不是这本书出现,我几乎要成为罪人。”

“柏会长,您严以致学的态度让我敬佩,我和李医生急于将这本书公布于众,没有做好充足准备,引发很大的争议,也有责任。”

柏寒态度转变,周轩也没有揪住不放,李道亨却是扬眉吐气,有位同行来跟他握手,装作没看见。

“那么,这本书能不能借给我看几天?”柏寒又问道。

“当然可以,这本书就送给柏会长吧,为的是让协会更多人看到,考古界和医学界。”柏寒直点头,因为拿回去后,肯定还会有人质疑真实性,周轩敢于这么做,是不怕鉴定的。

周轩又说道:“鉴定修复完毕后,剩余的还请柏会长处理。呵呵,那孩子还是有分寸的,不需要锦旗了。”

柏寒赞许点头,因为此类书籍是真正的文物,必然要上交的。

交代完毕,周轩拱手道别离开了会场,表示明早不参与讨论,还要赶回临海,一路掌声相送。

“周轩,那个孩子真的和你没有关系吗?”李道亨出门后,也感觉很兴奋,拉住悄悄问。

“我跟大家一样,都很意外。”

周轩摆摆手,《灸刺经》的真实性得到证实,但他跟那个孩子却说不清楚了,李道亨也怀疑这是周轩提前安排,特意来打翻身仗。只有周轩读过,偏偏就有人送来原本,还是个来去无踪的毛头孩子。

“这招漂亮,那些人的脸也都打疼了!”李道亨解恨道。

“可不能这么说,大家对于古医术求真的态度是可嘉的。李医生也看到了,这本书没有让谁尴尬,反而欢欣鼓舞,柏会长他们都是很有心胸的。”周轩如实道。

“哈哈,不管怎样,这个结局很好!”

李道亨开心不已,也不愿意留下参与明天的讨论,还要整理好心态回医院工作。第二天吃过早餐,管清和虞飞飞也回来了,都是红光满面的笑模样,反而是跟着他们的两个保镖走路一瘸一拐,体力还不如两个干巴瘦的半大孩子。

只是保镖们哪里知道,管清跟着周轩习武,体格非比寻常,而飞飞和她的名字一样,走路用飞的,逛庙会爬山有什么难的。

从网上,虞江舟已经得知了消息,高高兴兴迎接三口回家,却看周轩心事重重的样子,关切问道:“轩,不是已经找到了铁证吗,呵呵,怎么还不开心?”

“我就觉得那孩子出现的蹊跷。”周轩没隐瞒道。

“你的意思,是魅影安排过去的?”

虞江舟的解释倒让周轩暗自好笑,《灸刺经》的出现,帮周轩解围事小,而重要的是能使人收益。这种好事儿,魅影组织只会自己藏起来,才不会公诸于世。

晚上,虞江舟已经睡着了,周轩还在思索那个小男孩,他还有自己,和清月道长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胡思乱想了很久,周轩才睡着,可惜梦中也没有任何提示。

第二天中午,南宫新月的电话到了,艾米的家事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艾米的父母都受过高等教育,收入稳定,可惜婚后一直没有生育,双方都有问题,使得生养自己孩子的概率降低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

为了治病,两人也是寻医问药,孩子一直没有要上,还导致失业,经济一度限于窘迫。这个时候,为了能达成心愿,也是为了缓和经济压力,代孕产下一对双胞胎,就是艾米和赫拉,其实并无血缘关系。

据多方联系,找到当时的助产士还有其他两位护士,说是这对夫妇表现很奇怪,档案显示,体检还有预定的产房和最终确定生产的医院都不是一家,他们私底下还讨论这对夫妇是不是犯了什么罪怕被警察发现之类。

生产时,妻子的生产并不顺利,等了一天一夜的丈夫显得非常焦虑,催问过很多次。期间还有其他男人来过,两人发生争执,事后在妻子已经推进产房的情况下,他还提出转院,被视为无理取闹。

后来,一位孩子夭折了,这对夫妇只是表现出愤怒而不是惶恐,拜托一位护士悄悄办理出院手续,不要告诉任何人,之后便没了消息。

“弟弟,这些情况,我想你基本都知道了。总之,艾米和赫拉的父母不是亲生的,后来这对夫妇也非常倒霉。”南宫新月说道。

“那次车祸,有什么线索吗?”周轩问道。

“有,出车祸距离他们检修记录只差三天,线索就是从维修厂挖出来的,费了很大力气呢,现在都已经交给了警方,警方会重新调查当年已经被释放的肇事司机。”南宫新月说道。

“二十年前的线索也被新月姐找了出来,真不容易。”周轩说道。

“怎么说呢,基于两点,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怀孕这件事周期长,证人也较多,总会找到蛛丝马迹。还有,那些人做了亏心事,良心不安,都不想带到坟墓里去。”南宫新月冷哼道,想必威逼利诱的手段也常常使用。

事后,周轩将艾米叫来,把这个结果告诉她,艾米含泪道谢,喃喃道:“周董,我不知道这样追查下去的最终结果会是什么,狠毒的亲生父母杀死了我贪婪的养父母吗?”

“艾米,你是当事人,却没有选择放弃,不是吗?”周轩说道。

艾米苦笑,发生在她身上的爱与恨的界限并不明显,搓搓眼睛,艾米恢复到工作状态,说道:“周董,芬妮带领的富通投资终于出手了,但却是转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