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龙潜于渊/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又苗开始还有兴趣,但无非是木头弹弓,会跳的青蛙,还有拨浪鼓,太小儿科了。她平时都是跟智能机器人球球一起玩,只是装模作样的摆弄了几下,提出的很多问题,孔玉慧根本答不上来,只是陪着笑。

有时说话快,周又苗还会说英语,孔玉慧更是一个词都听不懂。

还是大城市好,孩子见识多,孔玉慧收起了帮忙照看周又苗的心思,等着周轩的下一个孩子吧!

不善言辞的周德仁,却跟刘浪谈得很投机,这周轩感觉很意外。而且刘浪性格也较为孤僻,不会看谁的面子就和谁近,居然也笑声不断。

原来,两人聊起了钓鱼,还分享彼此的经验,这算是曾经的共同爱好。

说的开心,周德仁干脆邀请刘浪去镇上的水库钓鱼,这是他最近闲来无事的娱乐活动之一。刘浪看向了周轩,见他点头答应,也就乐滋滋的跟着周德仁出去了。

周轩刚才告诉母亲,打算两个小时后就走,结果孔玉慧不高兴了,非要让孙女在家里住一晚。还有,周德仁刚出去,这一钓鱼就是半天才回来,半截叫走刘浪,这心里也不上不下的。

不想让父母失望,周轩只好同意,很长时间没回来了,住一晚也不为过。

虽然是自己的家,但周轩依然觉得很陌生,背着手来到院子里,管清正隔着铁栅栏的围墙,朝着四周打量。

“师父,俺看这里的风水一流啊!”管清道。

“呵呵,看出什么来了?”

“应该是八珠寻龙的宝地,会出一名全才。嘿嘿,就是师父你了,不会错。”管清笑道。

“这个风水就一点问题都没有吗?”周轩问。

管清挠挠头,继续查看四周的风水,说没有,周轩又让他仔细看,管清凝神望了很久,这才说道:“嗯,是有个小问题,因为才华太多,反而说不出哪一项更突出,是过犹不及的一种形式吧!”

“说得好!”

周轩赞了一句,三国时期,师父管辂来过这里,曾经说过过犹不及的话,经过管清的提醒,这才悟出其中的真谛。

“还有,俺觉得北方过于空旷,而北方是壬水之地,龙含珠之后,必潜于渊。”管清道,忽然就伤感起来,别过脸去揉了揉眼睛。

周轩是何等聪明,立刻明白管清话中的意思,如果全才之人说的是他,那么龙潜于渊,就标志着归隐,从此不问世事。

“管清,你觉得我们改变了什么?”周轩问。

“贤士创造了财富,让临海世界闻名。”管清道。

“按照物质不灭定律的说法,我们不过是集中了一些东西,总量还在那里,从不曾改变。”周轩大有深意的提醒。

“师父,俺觉得你说得不对,我们让很多东西,发挥了更大的作用。”管清道。

“好吧,我再问你,以前觉得红烧肉是美味,现在呢?”

“嘿嘿,好吃的随便就能吃到,反而觉得粗茶淡饭也不错。”管清转脸又笑了。

“所以,繁华终究是一梦,否则,老子就不会出西关了。”周轩道。

“师父,假如真有那么一天,你看淡了一切,但是江舟师娘是没有这个根基的。”管清如实说道。

周轩笑了,这话不假,也是管清敢和他说的心里话,“或许那个时候我已经是百岁老人了,如果你江舟师娘还折腾得动,就由她吧。”

“也说不通啊,你在俺江舟师娘心里是第一位,她宁愿天天憋得难受也得陪着你。算了,无论何时,俺都要跟师父在一起,哦,也带着飞飞。”管清认真地说道。

“飞飞好容易从孤岛出来,你忍心她又回归宁静?”周轩笑问。

“其实飞飞本就是很安静的人,在什么环境里都这样。”管清压低声音,得意道:“这点,可比江舟师娘强多了。”

“想这些还太远了,师父我还有很多梦想没实现。”

“师父就是个奇迹,一定会梦想成真。”

师徒二人的笑声,从院子里传到屋内,孔玉慧带着又苗从楼上下来,又把周轩喊了进去,打开了一间屋子。

里面堆满了报刊杂志,只有中间一个过道,周轩不解的问道:“妈,你们喜欢读报纸?”

“一看就困,平时还是看电视,都是你爸搜集的,上面全是有关你的报道,当成宝贝一样,家里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报刊杂志。”孔玉慧道。

周轩有些感动,淳朴的父母正是用这种方式,时刻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走进屋内,周轩还发现了一个账本状的东西,上面记录着某年某月,某个报纸上刊登的消息,很多都是重复的。

这个记录本拿着手里,沉甸甸的,就像是一份沉甸甸的爱,周轩点头道:“我爸喜欢,就让他继续收集吧!”

“又苗这孩子太聪明了,妈是真撵不上了。唉,孩子啥啥不缺,也不知道能给她点什么。”孔玉慧叹息道。

“妈,你和爸还年轻,也可以学着接纳新事物。要不,你们也去市里吧,我给你们单独买一个别墅。”

“还是不去了,你平时太忙,光打扰了。现在去临海坐车多方便,我跟你爸经常就去平原县买东西,以后想你们了,自己就去了!”孔玉慧推辞了,还是觉得老家更自在。

人来了很多,孔玉慧忙碌着去做饭,周又苗反而觉得做饭很有趣,即便是总添乱,做奶奶的还是笑个不停。

天快黑的时候,周德仁和刘浪搂着膀子回来了,还钓了几条大鱼。孔玉慧直摇头,笑称多少年没见老伴这么高兴了。

周轩暗觉惭愧,回报老人最好的方式是陪伴,再多的金钱和名誉都比不上父子俩说些家常话。周德仁也进了厨房,跟老伴忙乎起来,刘浪也要去帮忙被拒绝,鱼腥气,沾手上洗不掉。

院子里也亮了灯,摆上了圆桌,随后,六名保镖在院子里用餐,周轩等人则在屋内。

晚上不用开车,刘浪倒是喝了些酒,跟媳妇通话之后,就去楼上睡觉去了,管清没喝几口,去了二楼楼顶看星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