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0章 又一份请柬/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倒是想长长久久的留在首阳,但以前的那个健身馆里有个脑满肠肥的客人,总是对我动手动脚,我将这个事儿反应给经理,经理却说健身就得贴身,别太放心上。听听,这是人话吗,没人替我出头,我实在气不过,就找人把他给打伤了。他有些势力,也猜出来是我干的,总带人来找茬,有一次还带着刀。经理惹不起,好几次暗示我赶紧滚,我也想换个地方,临海气候不错,而且,我也喜欢在海里游泳,就这样了。”彭艳艳摊手道。

“有哥罩着你,看谁敢找你的茬。”乔三豪气地拍着胸脯道。

“家里的情况怎么样?”周轩又问。

“十岁前父母就没了,一个人闯荡,多苦多累的活也都干过,没什么文化,所以在外面总吃亏。唉,人不能跟命争,人跟人也没法儿比。”彭艳艳露出了伤感之色。

乔三心疼的一把搂过媳妇,心肝宝贝的乱叫,惹得周轩身上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连忙从桌下取出支票簿,开了一张六十万的支票递了过去。

“先把礼金随了,能不能去参加婚礼,到时候看情况吧,三哥知道,我的事情很多,就怕无暇分身。”周轩想起了张磊的提醒,换了个不确定的口吻。

“兄弟,怎么能要你的钱。你说你个大忙人,不送贴不礼貌,送了也不是来要礼金的。”乔三推阻道。

“也不多,咱们是好兄弟,不见外的。婚礼当天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会到场的。”周轩见乔三有些失望,如此说道。

“那太好了,能来就是老大面子了。但是,这钱,不能要!”

正当乔三斩钉截铁拒绝时,彭艳艳却把支票快速的抓在手里,说了声谢谢,毫不掩饰收获的喜悦。乔三有点小尴尬,却是个惯媳妇的,只是挠挠头嘿嘿笑。

两人走后,周轩这才打开请柬看了看,婚礼日期定在二十多天后,摇摇头,随手又放在一边。

以周轩和乔三的关系,是应该参加婚礼的,甚至当证婚人都不为过,只是,张磊反复叮嘱过,没有完善安保的人多场合,尽量不要去。魅影组织到了疯狂的时候,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周轩现在就是某种意义的危险人物,他出现的地方也可能给别人造成困扰,所以也避免去人多的地方。

“周轩,结婚很重要吗?”俞悦饶有兴致地问。

“婚姻是一生的契约,要彼此相爱,患难不离。”周轩道。

“哦,我也想结婚,到时候会有人替我清洗。”

周轩被俞悦给逗笑了,又说:“婚姻还有一重属性,那就是共同生育后代,这就是家庭的形式。”

“为什么要生育?”俞悦又问。

“人总归要离开这个世界,子女被视作生命的延续。”

“不如我们机器人,只要芯片还在,就可以永远的活着,等芯片淘汰,还可以转移到新的上面去。”俞悦道。

“人类也很想变成机器人。”

正说着话,大律师郑向北进来了,很小心的放下一张结婚请柬,周轩正在狐疑,什么时候郑向北跟乔三关系那么好,也替他送来一份?结果郑向北说道:“周董,我知道你很忙,只是想告诉你一下,我要结婚了。”

“呵呵,这是喜事,新娘是谁?”周轩笑问。

“美莎,咱们公司法务部的,也是我的助手,之前参加过选美大赛。”郑向北道。

周轩想起来了,当初白芮提醒,选美大赛落选的选手里,有两位学法律的,后来进入到贤士集团的法务部。

“外国女孩不错,将来混血孩子会很聪明。”周轩赞道。

“呵呵,经常一起出去工作,算是日久生情吧!又在一个集团工作,生活节奏步伐一致。”郑向北习惯性的轻描淡写,但脸上写着满意两个字。

翻开请柬,结婚的日子就在一周后,地点是凯旋大酒店,周轩点头道:“我会尽量赶去。”

“周董不必记挂,只摆了三桌,请了些朋友。周董很忙,有些事我也知道些,就不必麻烦了。今天来,也想请半个月的假,跟美莎出去旅游,要求太过分了。”郑向北笑道。

“没问题,一个月也行,郑律师在贤士集团劳苦功高。”周轩表示同意。

“说来,要不是跟着周董,我还是个小律师所的主任,哪有今天的成就。不瞒你说,看惯了那些分分合合的夫妻,对于婚姻早就麻木了,真没想到能娶到美莎,也是集团创造的机会。”郑向北由衷地说道。

“不能这么说,正是郑律师帮忙把关,才让集团能够平稳发展,我想美莎也一定会以有你这样的丈夫骄傲。”

说着,周轩又取出支票,郑向北不答应,表示心意领了,礼金坚决不收,这几年在集团赚得钱,一生都花不了,更何况他也有集团的股份。

“周董,结婚不告知实在不礼貌,但是礼金我绝对不会收的!”郑向北坚持道,说完就匆匆要离开。

“呵呵,先等等,不收钱,那就俗气点,送一份不花钱的礼物。”周轩取出笔墨,摊开一张白纸,写下了两句诗。

比翼双飞情意长,连理枝头花正香。

周轩的墨宝非常难得,郑向北开心地收下,一再称谢,周轩开玩笑的又问,两个外籍美女律师,娶了一个,另一个怎么办。

郑向北则表示,跟另一个美女不来电,况且,那个还想着回佳丽园当模特,志向也不同。

周轩跟郑向北谈起了袁宏即将面对的官司,郑向北对此并不乐观,当初的合同签署的还是略显草率,只是约定了一方股份。况且,源生丹到底会产生多大的效益,也不明朗。

“合同没法不草率,本想着含混过关,但含糊带来的不利便是自己也讲不清楚。”周轩微微叹息。

“但这种合同起码是显失公允,很难得到法律支持。周董,这件事我持悲观态度。”

郑向北表明态度,周轩点点头,也知道,即使当初合同标注很清晰,只怕怀特那一关就过不去了。

“我不是想吞下这五百亿美元,而是想困住富通投资,不给他们卷土重来的机会,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周轩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