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1章 婚期有变/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些人会采用拒不执行的方式,但显然行不通,毕竟源生还有基础产业摆在那里,转移资产,袁宏的麻烦太大。除非,能把源生丹估出一个天价的效益,证明其投入的五百亿美元,只能占据那个比例。”郑向北道。

“照这么说,源生丹的价值岂不是要超过万亿美元才行。”周轩微微皱眉,目前的情况下,显然是不可能的。

“十年内超万亿也行,毕竟没有约定必须产生效益的时间。但前提是,证明源生丹有这种价值。”郑向北又说。

“这根本行不通。”周轩摆摆手。

“还有一种方式,属于拖延战术,那就是贤士收购源生,将收购过程延长,这就会出现资产所有权不明确的情况,给不执行以充分理由。”郑向北道。

“这倒是可以考虑,大不了最后收购失败。”周轩道。

“这种情况下,富通投资会马上发起下一轮的起诉,要求法院判处这次收购无效,但是在时间上,就又可以拖延了。”郑向北倾向于这种方法。

“到底是律师的头脑聪明。”周轩笑道。

“周董,速度一定要快,否则,一旦高院出了结果,收购直接就无效了。”郑向北认真地提醒道。

“好,到时候还是少不了麻烦你。”周轩道。

“呵呵,这是我的职责,我清楚,搞垮富通天下,意义重大。”郑向北笑道。

郑向北走后,周轩立刻给袁宏打电话,说出接下来的计划,贤士对源生进行假收购,可以困住富通天下的这笔资金。只是这样一来,要委屈大师哥了。

袁宏毫不犹豫地答应,没说的,即便是真收购,他也是同意的,以前说要并入贤士的话并不是假的。如今人在南方,三天后回来,立刻着手安排此事。

“大师哥,你就不怕我趁着这个机会真把你给吞了?”周轩笑问。

“哈哈,你真要有那么大肚量,吞了又何妨。我尽快安排手头工作,然后飞回临海!”袁宏说道。

袁宏一直在临海,偏偏这个节骨眼去了南方,让周轩心头隐隐升起一丝不祥。正应了那句话,事一缓,就有变,三天后,当袁宏来到周轩办公室的时候,脸色却有几分难看。

进门一言不发,坐下就恼火道:“这叫什么事儿,老百姓有句话说得对,关键时候出幺蛾子!”

“大师兄,是不是股东们不同意?”周轩问。

“不,还没跟股东说。”袁宏摆摆手,“富通投资的动作太快了,他们前天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获得通过,那五百亿的账户已经被冻结了。”

周轩也皱起了眉头,听起来,富通投资像是能掐会算,准确把握时间,让这次收购计划落了空。

周轩也觉得很郁闷,这样一来,翻盘的可能性更小了,而且如果他们输了这场官司,不仅要退回五百亿美元,还有经济赔偿,一手好牌打到最后却打烂了,赔了夫人又折兵。

事到如今,唉声叹气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周轩说道:“大师哥,你也别上火了,大不了把钱退给他们,再想办法跟富通继续斗下去。”

“高院半个月后开庭,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我要不是不去南方就好了,收购的主意确实不错,你怎么想到的呢!”袁宏还在遗憾。

“是集团法务部的郑律师提供的想法。”

“比我聘用的律师强,让他过来一下,看看还能不能商议个别的办法。”

周轩打电话给郑向北,得知他正准备跟女朋友去民政局登记,听到这件事,还是暂时放下,马上来到周轩的办公室。

跟袁宏打过招呼后,郑向北忙问道:“两位老总,收购的事情怎么样了?”

“行不通了,富通投资先一步采取了行动,向法院申请将五百亿的账户给冻结了。”周轩道。

郑向北愣了下,对方动作之快,实在是超出他的预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 呵呵,富通投资那边可能也有个会推算的术士吧,把握得很准确。怎么好运也垂青这种恶人呢!”袁宏笑道,带着几分不甘,毕竟只有两天时间差,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郑律师,还有什么好办法?”周轩问。

“没有!”郑向北摇头。

“半个月后开庭,郑律师,我听周轩说你能力出众,帮我打官司吧?”袁宏问。

“郑律师他……”周轩想说他还在度蜜月期间,郑向北却已经回答了,“当然没问题,我想,周董会给你免费的。”

周轩投去感激目光,为了公司的利益,个人婚姻大事都要往后拖。袁宏也很感谢,诚意道谢。

“郑律师,可能要干扰你的假期安排了。”周轩道。

“这倒没什么,可以去近一点的地方,再说美莎也去过很多地方,我们倒不在意去哪里旅游。”郑向北淡淡道。

“哦,哪天结婚?我也去凑凑热闹。”袁宏问。

“这个星期天,呵呵,大师哥,要不咱俩一起去祝贺下。”为了感谢郑向北,周轩替他回答,袁宏痛快答应,周轩又说道:“郑律师,去忙吧,婚礼我俩会准时到场的。”

郑向北顿了下,摆摆手:“谢谢两位领导,我家里有了点小麻烦,婚礼先推迟一下吧!”

“我看过那个日子,不算太好,不妨找管清帮你看看。”周轩道。

郑向北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立刻通知所有人,婚礼延期,搞得虞江舟和欧强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接着,郑向北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回屋告诉美莎,有急事儿回家一趟,找时间再去登记,还在她额头吻了一下,说结婚证就是个形式,可以考虑西方教堂式的婚礼,显得更庄重些。

周轩又跟袁宏聊了一阵子,大师兄非常仁义,郑重表示,如果市高院认同中院的判决,那就再往上起诉,好不容易网住的一条大鱼,决不能让它轻易地跑了。

回家吃晚饭的时候,虞江舟闲聊道:“郑向北还真是挺个性的,定好星期天结婚,说变就变了。”

“他做事向来严谨,应该是中间出了差错!”周轩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