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换个投资方向/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后来,专家们联合写了一份报告,向上级主管部门检讨道歉,由于经验不足,没想到女尸会氧化的如此迅速,请求处分。

因此保密措施做得比较好,此事并没有出现在媒体上,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关于此事,不能怪周轩不地道,玉棺内的美女还活着,当然不能用于考古研究,也只有唐涛升等专家们,才能真正破解玉棺的秘密,也许还能让美女得以醒来。

得知这一情况,唐涛升等人也非常生气,他们还以为玉棺会被运到某处,耐心研究个一年半载再去触碰,没想到性子这么急,刚送过去就想着从里面剪一片衣服!

两天后,周轩接到了贤士首阳投资分公司负责人曾宇的电话,盈能集团董事长梁丘伟希望周轩能过去一趟,共同商议下一步的投资方向。

按说,曾宇就能决定首阳方面的投资事宜,而梁丘伟非要找周轩商谈,一定是大事。

周轩欣然答应,马上带着虞江舟和汤普森,还有头号助理俞悦,由刘浪开着车,一路直奔首阳。

到达兴凯大厦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虞荣和曾宇都没下班,一直等在那里。

都是熟人,不用介绍,虞荣早就准备好了晚餐,大家直接到楼上的餐厅里,坐在一张圆桌上喝酒聊天。

“梁邱董事长有什么想法透漏吗?”一边吃饭,周轩问道。

“我不清楚他的用意。但有一点不用怀疑,虽然盈能矿业那边的财务报表没出来,但贤士的投资肯定是盈利的。我想,不会是太坏的消息吧。”曾宇敬了周轩一杯,如此分析道。

“应该是好事儿!曾宇也很能干,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看好的很多项目,都获得了贤士首阳投资分公司的投资,从目前的发展形势看来,这些项目盈利可期。”虞荣对曾宇赞不绝口,开心道。

“爸,是不是忽悠曾宇也给兴凯投资了?”虞江舟道。

“哪有女儿这么说话的。”虞荣也没生气,笑着点头道:“今年兴凯增加了一百艘远洋货轮,放心好了,如今国际贸易非常频繁,很快就能赚回来。”

“我相信这一点,投资了三十亿。”曾宇道。

“爸,三十亿也不是小数目,居然连我都不知道。”虞江舟不满道。

“瞧我这女儿,还怕爸爸骗走你老公的钱?”虞荣好笑道:“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赚的钱将来给谁,别心里没数!”

当初说好了,首阳方面的投资,曾宇有决定权,周轩对此并不反对,投资给兴凯还是稳妥的,也能让虞荣在集团股东面前挺直腰杆。

“周董,投资兴凯,我也是进行过为期半年的数据跟踪调查的。”曾宇见总裁不满意,连忙向周轩解释。

虞江舟呵呵笑起来,“我就是随口说,于公于私都是好事,我谢你还来不及呢!”

“舟儿跟我说话一向如此,不必放心上。”虞荣笑道。

曾宇毫不掩饰对汤普森的好感,这可是投资界的前辈,吃饭期间,问了许多问题,汤普森也毫不吝啬的予以解答。

用过晚餐后,刘浪、汤普森被安排到附近的大酒店居住,周轩和虞江舟一道,还是住进了办公室。

期间,陈晓玲来了电话,当然是催他们往家里去,周轩表示,等明天见过了梁丘董事长,就回家里去看看。

“周轩,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自动停止程序了。”俞悦进屋后没多久,就说道。

“呵呵,时间还早,再晚会儿也没事儿。”周轩说道。

“旧地重游,我不想碍事儿。安全防卫功能还在,系统明天早上六点正式启动,注意保护隐私哦。”

俞悦拟人化叹口气,停止了程序,安静的像是个雕塑,周轩和虞江舟用望远镜看了一阵风景,这才相拥着躺在小床上。

“轩,我还记得那年,苗苗就睡在沙发上。”虞江舟感慨道。

“总提过去的事干什么。”周轩道。

“轩,我总有一种预感,苗苗要回来了。”虞江舟最近总是梦见苗霖,让她的内心非常不安。

“江舟,我不否认对苗苗的感情,但是,如果她能够回来,一定早就回来了。别想了,她不在了,而我们的生活还要继续。”周轩轻轻整理着虞江舟的发丝。

“你能完全放下她吗?”

周轩沉默,如实答道:“不能,但不代表我会因此不全身心去爱你。”

“如果她回来了,我们该怎么办?”虞江舟迫切想知道这个答案。

“她不会回来的,在我看相的生涯里,鲜有失手,但这次看错了。”周轩并没有给出正面回复,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就这样抱紧了虞江舟,两人侧身躺着,在窗外透进的灯光下,相拥着睡去。

第二天上午,一行人驱车赶往盈能大厦,梁丘伟等人已经坐在会议室里,他热情地起身,跟周轩等人握手。

“周轩,又把你从临海给喊来了。”梁丘伟笑道。

“梁丘董事长客气了,您找我,一定有大事情商议吧!”周轩道。

“先说一件事儿,去年贤士投资的五百亿,目前股值大约一千二百亿。”梁丘伟道。

“我代表贤士声明,绝不会要求抽出股份。”

“哈哈,这才是负责人的企业家。”梁丘伟哈哈一笑,心情相当不错,接着又说:“昨天下午,财务上简单统计了一下,这一年来在非洲的矿业投资,赚了大约八百亿,也就是说,贤士赚了三百多亿。”

一听这句话,大家纷纷鼓掌,照这个趋势下去,即便抛开股市那部分,再过一段时间,贤士的投资收益就已经翻倍了。

“感谢梁丘董事长,我们心里都清楚,这是您给的机会。”周轩客气道。

“曾宇不错,有眼光,有远见,我们商议过几次,对非洲的投资跨步很大,因此也获得了更多收益。”梁丘伟先是表演了曾宇,又说:“这次叫诸位前来,就是商议稍稍更改些投资方向。”

“请讲。”

“非洲的投资进入稳定期,我想抽回部分资金,前去中东购买输油管道。”梁丘伟这才道出了真实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