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4章 以退为进/全才相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轩,为了不引起富通天下的敏感,这份协议书等购买输油管道完毕后再生效。”梁丘伟道。

“没问题,我相信盈能。”周轩道。

没吃午饭,还喝了那么多茶水,大家都饿了,等谈完汤普森就有点头晕,低血糖犯了!梁丘伟呵呵笑着邀请大家在盈能大厦用晚餐,汤普森急着吃饭,周轩也没推辞。

菜品很丰盛,还上了价值不菲的美酒,梁丘伟感慨,也就是周轩来,换成别人,一定没这个待遇。

周轩则笑着表示,可以自行付费,不给梁丘董事长出难题,这当然是玩笑,盈能集团可不差这点钱。

“周轩,我敬你一杯。”梁丘伟高高举起酒杯。

“合作愉快!”周轩跟梁丘伟响亮的碰杯。

“急功近利,是商业上的大忌。”梁丘伟低声道。

“我不太明白。”

“北冰洋到底有多少石油,各国探测的标准并不一样,那是一片纯洁的水域,也可能是泥坑,明白了吗?”梁丘伟大有深意地说道。

“富通天下没有九成把握,也不会去投资这片资源的。”周轩分析道。

“呵呵,失道寡助,一成也是致命的。而这一成,就是我们九成的胜算。”

周轩点了点头,“感谢梁丘董事长的提醒。”

“周轩,你能从无到有,将贤士集团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堪称奇迹,记住一点,无论何时,都有坚强的后盾在默默支持你。”梁丘伟道。

“周轩魅力十足,连我都动心了。”俞悦突然冒出一句,将梁丘伟逗得哈哈大笑,不住赞叹,这个机器人好,值得大力发展。

离开盈能大厦之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周轩既然答应去看陈晓玲,就不能失约,安顿好曾宇、刘浪和汤普森之后,开车带着虞江舟赶往家里。

虞荣和陈晓玲都在等着,见到周轩来了,开心不已。吴姨连忙端上水果,一家人就坐在客厅里聊天。

对虞荣不用隐瞒,周轩说了今天的谈判内容,惊得虞荣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双方共六千亿的投资规模,他连想都不敢想。

“这事儿稳当吗?”虞荣擦着冷汗问。

“我相信梁丘伟。”

“真要是赔了,可只有……”剩下的话,虞荣没说下去,其实是只有跳楼的份儿了。

“说起来,跟贤士现在的千亿投资项目也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有没有这笔资金和敢不敢做这件事。”

“了不得啊!”虞荣不住的赞叹,未来姑爷的胆子比天还大。

“说起来,这也不是贤士的钱,我就要用富通天下的钱来打败他们。”周轩道。

“周轩,放手去做,万一出了问题,可以把兴凯卖了支持你,怎么也不能让你落地上。”虞荣郑重地说道。

“荣哥,你真是个男子汉。”陈晓玲竖起大拇指。

“嘿嘿,咱就这么一个女儿,不支持周轩支持谁啊!”虞荣嘿嘿一笑,很得意。

“爸,别光拣巧话说,赚了钱,你可是跟着贤士沾大光呢!”虞江舟不以为然,虞荣叹息摇头,女大不中留,赶紧嫁出去得了!

聊了些家常,已经半夜了,周轩和虞江舟到三楼休息,还是住在一起,虞荣和陈晓玲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心里倒是盼着两个孩子早日修成正果。

返回临海后,袁宏将五百亿美元转给贤士集团,理由是收购前的资金监管,而贤士集团立刻将这笔巨款,转给了盈能矿业。

跟着,临海市中院开庭重新审理富通投资和源生生物合约纠纷,郑向北作为代理律师,代表源生出庭。

少不了一番激烈的辩论,郑向北一再强调源生丹的市场价值,并且提供了一份市场调查,源生丹老少皆宜,具有极其广阔的市场前景。另外还附有一份价格调查,工薪阶层普遍能接受的价格为千元一粒,等全球上市时,还会推出精华款,一粒一千美元乃至一万美元都是可行的。

也就是说,源生将来的总资产将会超过万亿美元规模,合同上的股份分配正是五百亿美元投资的标准比例!

富通投资请来的律师几乎要吐血了,还万亿美元规模,试问天底下有几个?怎么冷不丁的就能从临海冒出来一个?

只是,这种质疑含有地域歧视,不予采纳。

三天后,中院的判决下来了,富通投资败诉!

芬妮要气疯了,公开指责法院具有偏袒性,排斥外资,只不过,这番言论获得的支持却寥寥无几。反而是源生丹被更多人所关注,网上还有人搞了预定价格拍卖,一天内,一粒价格居然飙升至九千多块。

没法子,富通投资只能再度将源生生物起诉到高院,这一场官司陷入了持久的拉锯战。

通常来讲,这么大笔的投资,必须要派驻财务监管人员,只可惜,汤普森在后来签署这份合同的时候,将这一条给抹掉了。

富通投资拿了五百亿,却失去了监管权,几乎沦落成行业内的笑柄。

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源生生物的这种做法,还是令很多企业家感到害怕,即便是对源生丹感兴趣,也不敢轻易来签订合同,谁知道会不会又是第二个倒霉蛋!

所以,源生生物再想要吸收投资,几乎是不可能的。

袁宏对此根本不在乎,他是真打算并入贤士集团,再说了,他相信周轩,无论何时,都不会亏待源生,更不会让源生垮掉。

某个知名大报上,刊登了一条豆腐块大的新闻,还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却依然引发了一片哗然。

这是盈能集团发布的一条公告,贤士集团退出盈能矿业,另寻投资方向。

盈能的股票应声下跌,几乎触及了底线,媒体的电话如潮水一般打进贤士集团,纷纷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贤士集团对此并不解释,周轩本人同样拒绝任何采访,记者们又追着采访贤士的其它董事会成员,得到的答案却都是一样的,无可奉告。

这正是梁丘伟跟周轩商议的计策,以退为进,贤士集团和富通天下的矛盾已久,如果让富通天下发现有贤士参与,只怕无论如何也不肯转让股份,或者趁机要个天价也难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