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 章 温馨家庭(尾声)/少将的冷血小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傲风,相信我,我能行。”秦英看了眼布帘,虽然看不见沈傲风的人,但却可以感觉到他的紧张和担心。

布帘后面的沈傲风沉默了几秒钟后,才道,“好吧!”

“我会安排好人随时准备手术,嫂子你不要太勉强。”郑冰看了秦英一眼。

秦英默默的点了点头,在郑冰的示意下,做好生产的准备。

“现在羊水尚未破,我们还有一点时间。”郑冰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产房外面,叫人准备手术的事。

过来帮个钟后,秦英忽视皱起眉头,痛得小脸发白,几近晕厥。站在一旁的沈傲风见状,吓了一大跳,“秦英,感觉怎样样?”

秦英疼得说不出话,只能紧紧的抓住沈傲风的手,强忍住痛楚。大概几分钟过后,痛楚消失,郑冰走了过来,安排秦英上产床。

“她的羊水破了,准备生产。”她一脸严肃的道。

秦英被扶上了产床,郑冰教她如何呼吸及使劲……

一个小时后,秦英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

沈傲风抱着刚刚出生的两个孩子,幸福得无所适从,“秦英,辛苦你了。”

秦英半眯着眼看着沈傲风,微笑着看着他们,她真的累坏了,整个人虚脱到了极点。

产房外等候着的连春花,听着孩子们的啼哭声,开心得掉眼泪,“蔡姨,我有孙子了!”

“是的,老夫人。少爷当爸爸了。”蔡姨也很开心,眼眶有些湿润。站在二人身后的权叔也替沈傲风感到开心。

正当大家都开心之时,产房门外却出现了最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宁季云站在连春花对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来做什么?”连春花冷眼问道。

“阿连,我想来看看……孩子。”宁季云艰难的道。当年他抛弃她和孩子,如今实在没有脸面出现在她面前。但是,不管以前他做错了什么,沈傲风终究是他的儿子。

“你配吗?”连春花怒道。

“阿连,我知道当初是我不对,我也很愧疚。但是,让我看一眼孩子,好吗?”宁季云哀求道。

“对于傲风,你从未尽过做父亲的一点职责。所以,我们和你一丝瓜葛都没有,你可以请回了。”连春花冷漠的道。

她不会同情他,当年他为了权力,狠心抛弃她的时候,他就应该想到会有今日。她不会原谅他,因为他狠狠的伤了他们母子的心。

“你还想怎么样?季云已经知道错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就算你阻拦,你也隐瞒不了沈傲风是他儿子的事实。”柳眉躲在角落里,不忍心看宁季云如此低声下气,从角落里走了出来,责怪连春花。

“你说我狠心?怎么比得过当年他对我们母子的十分之一?还有,我从未隐瞒过傲风他是他父亲的事实,他一直都知道,包括你对我们所做的一切。”连春花面不改色的道。

沈傲风当年之所以被送去孤儿院,就是宁季云搞的鬼,他不想孩子毁了他的前程,便想方设法的将他送走。

连春花只得将他偷偷领养出来,改名换姓,躲在了乡下。

“你是说--”宁季云闻言,惊讶的瞪大眼,表情中满是后悔,但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可以改变他当年做的事吗?

“是。他一直都知道。我想他一开始对你是有所期盼的,所以才入伍当兵。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却让他对你寒心了。”连春花冷冷的扫了眼宁季云,他现在的悲痛,怎及当年的她的十分之一?

每个做错事的人,都要为他的行为负责。她对他已经完全死心,冷心。

“请你今后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冷声宣布。

“你--”柳眉还想说什么,脸上表情带着怒气,却被宁季云一把抓住了。柳眉顺着他的眼神看向产房门口,只见沈傲风一手抱着一个孩子,满面笑容的走了出来。

“妈……”沈傲风才刚刚开口,看到门口站着的人后,立即冷下脸来,退后一步将孩子递给了身后的护士。

他让开一步,对着权叔和蔡姨道,“权叔,蔡姨,你们陪我妈进产房照顾秦英吧!这里的事交给我来处理。”

权叔和蔡姨点了点头,和连春花一起进了产房,连春花头也不回的走了,对宁季云,没有一点情面可见。对他,她不爱,也不恨,只希望他不要再踏入她的生活。

沈傲风冷冷的看了眼宁季云,道,“没有逮捕你,我已经手下留情,今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傲风,等一下。”宁季云仿佛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带着一丝希冀的道,“以前我不知道你就是--”

“不知道?”沈傲风冷声问他,“是谁把我丢进孤儿院不闻不问的?别再来我面前假好心,我不会因此而感动,你们走吧!”

语毕,沈傲风拉开产房的门就进了产房。

宁季云心里悔恨,沈傲风关上的那扇门完全阻隔了他的救赎和忏悔,他只能沉重的转身,向柳眉道,“走吧!”

柳眉看见他这样,实在心疼,只能安慰道,“季云,我们还有馨儿啊!”

宁季云没有说话,拍了拍她的手背,抬步继续往前走。如果当年他不是一时鬼迷心窍送走沈傲风,现在他的身边应该有一双儿女才对。

但是,他心里有数。现在的沈傲风,不是他能动摇的。他若做出丝毫惊动他家人的举动,他必定不会对他手软。

他也只能放下,就如柳眉说的,他还有一个女儿。

“英子,辛苦你了。”连春花怀里抱着护士清洗后的小婴孩,笑呵呵的对秦英道。但是秦英累坏了,早已睡着了。

秦英在医院住了三天的,按照郑冰的要求,她应该还要留院观察才对,但她实在受不了医院,沈傲风只得按照她的要求,将她接回家。

两个孩子长得很漂亮,长得酷似沈傲风,不过仔细看时,会发现,他们像秦英会多点。

秦英给孩子们取了名字,叫沈瑶,沈涵。

“英子,他们好可爱!”这一日,夏小麦和韩冬过来探望生产后的秦英,夏小麦看着小床里的孩子们,忍不住赞叹。

“有我可爱吗?”韩冬厚脸皮的凑过来一张英俊的娃娃脸,“将来我们的孩子一定比他更可爱。”

“少臭美。我和你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夏小麦嘴硬的道,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秦英在一旁笑眯眯的听着,这时床上的小家伙们忽然半眯着眼,发出哇哇的大哭声,夏小麦吓了一跳,“英子,他们怎么了?”

“他们啊……”秦英话还没有说完,只见沈傲风从房门外走了进来,一手拿着一个奶瓶,往小家伙的小嘴里一塞,哭声立即停止。

小家伙伸出小手,捧着奶瓶咕噜咕噜的吸着,沈傲风帮忙扶着奶瓶,眼中充满爱怜和柔情。

夏小麦和韩冬对视一眼,向来冷血无情的沈傲风,竟然也有这样温柔的一面,两人相视一笑,转眸看向秦英,朝她竖起大拇指。

秦英斜靠在枕头上,笑得很温柔。

“我的小宝贝在哪?”楼下忽然传来沈慧茹的声音。

“妈,请别这样!”连春花赶紧上前阻止,却又不管太用力拉扯沈慧茹。

几人同时将目光转向房间的门口,沈慧茹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根本未将几人诧异的目光放在眼里。

沈傲风柔情的目光变冷,动了动身体挡住了沈慧茹探视的目光。

“傲风,我可是你外婆!难道没有权利探望我的曾外孙吗?”沈慧茹摆出一副长者的面孔,一脸严肃的指责沈傲风。

“可以!不过,你得先想秦英道歉!”沈傲风侧目看了沈慧茹一眼,冷声道。

“什么?”沈慧茹诧异的瞪大眼,“看在她为你生下孩子的份上,我可以勉强接受她进沈家的门,已经算是对她的宽容了。我是长辈,你竟然要我向她道歉?”

“这样的长辈,我不需要。”沈傲风冷声道。

“你--”沈慧茹气急,瞪大着眼,伸手捂住心口。

沈傲风无动于衷的看了一眼,侧过身专心的喂孩子喝奶。这一招,现在对他没用。

“傲风……”秦英喊了一声,话还未说完,便看见了门外的亲人,“爸爸!”

上官瑞笑眯眯的走了进来,越过沈慧茹走到秦英面前,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道,“我的宝贝儿,你辛苦了!瞧你给我生的外孙,他们多像天使。”

上官瑞一脸幸福的微笑,沈慧茹则有些没有搞清状况,秦英怎么可能是上官瑞得女儿?

而门口陆续进的来,是贺炜和孟岩厥。虽然安然也很想来,但是碍于他的身份,他一个人留在了英国。

沈慧茹完全被里面的人忽略,她识相的走出了房间,和连春花对视一眼。

“妈,秦英是盛世集团的千金,新上市的瑞丽公司的总裁。你今后不要再为难她。”连春花了解沈慧茹的性子,她有多势利,才成就了今天的沈氏。

“我当然知道。”沈慧茹若有所思的打开门走出了别墅,连春花想今后她不会为难秦英,但是纠缠必定少不了。

但是,沈傲风现在完全以秦英为重,他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和任何纠缠的。

房间里不时传来大家幸福的笑声,连春花满面笑容的走了进去,加入那份温馨当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