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九章:证据/田园小酒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家二爷赶过来,和窦传家在正阳县汇合,问他是否愿意继续住在正阳县给他帮忙,他的生意做到正阳县来了,接下来要铺个大摊子,需要不少人手。

窦传家也明白,曹家说是愿意给刁氏和窦占奎养老送终,但心里并不愿意。老窦家早就名声尽毁,一臭千里。刁氏他们要是到了曹家,肯定会借着曹家兴风作浪。

而他,从记事起就没有见过亲爹娘,更没有和曹家的人相处过,虽然是认祖归宗,但对着曹家的人他就觉的自惭形秽。想到以后要在曹家过活,更加不自在。听曹二爷有意让他留在正阳县,立马就答应了下来。

曹二爷笑着跟刁氏和窦占奎解释了为什么留在正阳县,说是在县城换个大院子,他的铺子也都在正阳县,准备在这边扩展生意。

窦二娘,刁氏和窦占奎有些傻眼,“不是说好的要回曹家的!?要认祖归宗的!你们之前都答应的好好地,现在又不认了,不会是说话不算话,怕我们跟着吧!?”

“老太太莫闹,老四是我曹家亲子,认祖归宗是自然。至于要给二位养老送终也自当说话算话的。只是我要在正阳县忙生意,要老四帮忙。二位也在正阳县生活习惯,老四也不远离开熟悉的地方,就跟我一块安置在正阳县吧!”曹二爷笑呵呵的解释。

“说的是认祖归宗的,这不住在家里,住在外面,哪里是认祖归宗了!?”窦二娘都已经想好打算好了,现在曹家竟然又不愿意了!?

曹二爷诧异道,“我曹家血脉自是没有寻到了还流落在外的道理,老四和他生的女儿自会上我曹家家谱,认祖归宗!安置在正阳县一为方便我,二也为你们到了陌生人家,寄人篱下不便着想。”

他的意思很明确,窦传家是曹家的儿子,他理所当然认祖归宗,他生的女儿也是曹家血脉,曹家也会认。但她窦二娘就毫无血缘,更无关系,只是寄人篱下,看窦传家的面子才养着她!想要做曹小姐,没有可能!

窦二娘脸色一阵红一阵青,急不可耐的看着窦传家,“爹!我也是你的闺女!”

“你不愿意跟你亲爹娘就留在这吧!等回头再找个人家。”窦传家心里早就不认她了,要不是她阴险毒辣做下那么多事,他也不会和梁氏义绝,落的妻离子散,众叛亲离。他一心报恩,却是被挟着报了大半辈子,他们毫不感恩,只想压榨他最后一滴血,都不肯罢休。

看他不认,窦占奎立即张嘴就骂,“你个混账狗东西不是你了是吧!?二娘被那个贱人害成现在这样,你嫌弃就不认了!?”

刁氏急忙拉了他一把,脸色难看的瞥了眼曹二爷。

窦占奎也反应过来,忙看向曹二爷。

曹二爷脸上依旧笑着,却笑意不达眼底,“我四弟到了窦家,承二位养育之恩,可也对二位极尽孝道,可以说鞠躬尽瘁。那些村人说我四弟往日所受我就不多追究。这以后,我曹家给二位养老送终,二位说话还是谨慎为好。”

“咋着?生恩没有养恩大!养恩大于天!我养活他几十年,他难道不该报恩!?”窦占奎恼恨不已。

曹二爷依旧笑着,“虽有夸大之词,但养恩的确是该报的。否则我曹家也不会给二位养老送终了。”

窦占奎怒哼一声,心下有些得意,谅你也不敢!又瞪着窦传家,“二娘是你闺女,你敢不承认!?不是亲生的,就不认了!?没有二娘,你狗屁生不出来!”

窦传家脸色难看极了。

陈娇娘站在一旁始终没有吭声,见刁氏使眼色过来,也当没看到。窦传家现在峰回路转,竟然是世家的老爷,现在也只有她,那她算是苦尽甘来了。但窦二娘她是觉不喜欢压到她头上的!

窦二娘也难看着脸,凄哀道,“爹!”

曹二爷脸色慢慢的阴沉下来,“窦姑娘有亲爹亲娘,又是出嫁之身,总不可能认我曹家家谱!”认窦传家可以,但窦二娘是绝对不认!

刁氏要答应,但窦占奎不同意。他们去了曹家又不是曹家的人,只有二娘也认了做曹家的小姐,才是斩不断的关系了!窦传家这孽畜早就想甩脱他们!

窦二娘一颗心也提了起来。

窦传家只想甩脱他们,又咋可能会认窦二娘。

曹二爷看着,就道,“老四!我最近先把院子换成大的,你还是先住到村里,什么时候倒腾好了,我再去接你。”

窦传家张了张嘴,“……好。”

“不行!不行!都走到这了,凭啥又……”窦占奎跳起来就叫。

曹二爷凉凉的看过来,“窦老爷子,这么迫不及待想要进我曹家门却是为何?”

刁氏死死的拽住他,在他胳膊上掐了几把,讪笑着,“没有!没有!我们也是跟传家过了大半辈子,这不离不开!也想着他认祖归宗,也好早点到亲爹娘跟前尽尽孝,和一家人多团圆团圆!”

“家里人俱都已经见过老四,也已经团圆过了。先忙这边安置的吧!”曹二爷叫了人吩咐,“送四爷先去安置了!”

管事立马应声,马车当即就调了头。

窦传家虽然觉的走了又没走成再回去有点丢脸,不过却也管不了这些。给刁氏和窦占奎养老送终已经是他最大极限的让步,再认窦二娘,绝不可能!他有亲生闺女!

陈娇娘看着没吭声,又重新上马车。左右不论如何,窦传家都不会把她们娘仨甩了!

曹二爷说下话,暗示的拍了拍窦传家,直接就走了。

刁氏和窦占奎铁青着脸,却没有办法。

窦二娘气的浑身发抖。

窦传家已经坐上马车,准备返回,“你们要在县城待,我就先送行李回去了。”直接就走,等也不等他们。

刁氏差点咬碎一口牙,只得强忍着又拉窦占奎和窦二娘回村里。

梁氏站在河边,见他们又回来,冷笑连连。

“你别给我得意!你们全家马上就要被抄家流放了!”窦二娘恨的两眼乌红。

“这不是去曹家的小姐?怎么还没走到地方,又调头了!?”梁氏跟窦传家一块生活了十几年,说他是世家丢的子嗣,她可是不相信。只不过是玩的谋算,真当天上掉馅饼了!真掉也是砸死人的冰雹!

窦占奎气的要骂,刁氏拉住了他,压低声音,“现在最重要的是进曹家,不能再骂!”

“那个孽畜根本就不想让我们跟着一块进!”窦占奎气恨道。

“刚才见到那曹二爷,那个管事上去跟他说话,估计就是说刚才骂人的事,你先别坏事了!”刁氏对他也很不耐烦。

窦占奎只得咬牙忍着,恨毒的剜着梁氏。

窦二娘也没有再多说,“我等着看完你们家被抄家流放的凄惨下场!”

抄家流放的话,梁氏根本不信。她心里虽然没底,但事情她们没有做过,她自己闺女也很清楚,嫌恶梁大郎还来不及,更不缺钱,是绝对不会让他去私贩官盐,扯也扯不到!

但很快搜查令就下来了。

梁大郎在大理寺和一同押解进京的涉案犯都招了,是为窦清幽办事,也是为她和窦三郎敛财。不单单是查到的十一万两银子,还有没查到的另外十七万两银子,都一并给了窦清幽,是由她的贴身嬷嬷庄妈妈和转运亲手接的!

大理寺卿上请搜查令,拿转运和庄妈妈问话,搜查都督府和窦清幽的陪嫁田庄,铺子,包括窦府。

转运被抓,就已经做了必死的决心。梁大郎个狗东西胆敢攀咬小姐,程居迁那个老货和容家势要置小姐和都督死地,真要让他们得逞,他就白活一场了!

庄妈妈却很快招认了。

转运听她招认,顿时气恨的咬牙大骂,“你个忘恩负义的老货!当初小姐冒险救你,你哭死哭活要跟着小姐,小姐这些年待你哪点不好!?你要诬害她!?你个该死的老东西就不怕天打雷劈,不怕报应吗!?”他都报了必死的心,却不想临到头,竟然被这个老货反手摆了一道。小姐……要被她害死了!

庄妈妈满脸愧疚,却供词不改,说是窦清幽联合梁大郎私贩官盐,银子都是她从中间接应的。

梁大郎没想到程居迁他们竟然下了那么深的功夫,连庄妈妈都买通了。这下燕麟和窦三郎要救窦清幽那贱人,就必须也得救他!大不了私贩官盐变成正经来路的与民谋利,罚些钱财,降职免职!

大理寺上请拿窦清幽过堂审问,燕麟直接强硬的带着窦清幽过来。

只要有罪的全部否认,“你们只凭一个下人口证,就断定我的罪名!?只怕天下官员都这么审案,要冤死多少百姓了!”

证据不足,燕麟强压之下,大理寺卿也不好羁押窦清幽。只得放人回去,然后让人加紧查出赃款所在。

庄妈妈不知道赃款所在,也已经招不出东西。

窦清幽手里的钱财全都来历清白,她所有的酒庄,店铺和庄园的账目,一笔笔全部清清楚楚。

十一万两银子,又加十七万两,这么一大笔的银子来路不明,只要确认地方,就很容易查出。

一天天过去,却查不出赃款所在。

转运和庄妈妈都被用了刑,却实在招不出。

“之前传来的消息,那个贱人的银钱不都核对了地方,竟然会没有?”潘千羽怒问属下。

“二少奶奶!之前的消息就已经说了那些银钱会不定时转换地方,定然是她们转移了!”属下顶着压力回话。

“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养你们何用!你们长个脑子是摆设吗!?再给我办不好,就提头来见!”潘千羽呵斥。

几个属下立马应声。

燕麟是有一笔银子,不止十几万两,在家里放过很长一段时间,但如今却早已经被挪用。

程居迁背后观望,江南科场舞弊案笼统定案,死的也不过几个小虾米。阉贼手下奸臣无数,他更是挥霍无度,光收买人一年都不止数十万两。一旦查出赃款,他必然没有正当来路。倒时江南科场舞弊案重新翻案,阉贼不死?

有人收拾燕麟,他虽然不用亲自上手,却也行了方便,各种提点。

五万两黄金和十万两白银被埋在了窦清幽在葡萄酒庄的山坡上。

查案钦差直接带人赶到正阳县,先搜查窦清幽的陪嫁酒庄和店铺院子,包括正阳楼。

一时间龙溪镇人心惶惶,要是窦清幽出事,她一手创立起来的酒镇那岂不是名声破败,被那些虎视眈眈的侵吞打压!?那他们这些百姓刚刚过好的日子,只怕要全毁了!

梁氏和陈天宝就按在家里不动。

看钦差都来了,窦二娘简直得意坏了,就摆好了架势,等着看热闹。

但钦差却没有搜到赃款,所有进项收益都各有来历,账目很明白,往前可以查好几年。

窦清幽陪嫁产业搜查不出,就搜查洺河畔和梁家。

黄氏已经在家里骂了不知道多少遍,从听到消息就骂大房,听是跟窦清幽合伙的,又是写信让梁五郎去找他岳家,又是给梁二智去信喊他快回家分家,不要连累到他们二房!在家里上蹿下跳。

梁三智想到燕麟暗示性的话,让梁家分家,只怕他已经料到梁大郎会出事,怕牵连全家,所以才提醒他们分家。可现在全都晚了!

梁贵死死撑着一口气,一身正气的配合钦差搜查调查。梁家的账目和从窦清幽那一脉相承,纵然有些小地方对不上,但大笔的银子都来路清白。

案件又停了,线索千头万绪,却查不到赃款,证据不足,就无法定罪。燕麟强横,又有皇上默许,大理寺连拿人都拿不了。

眼看日子越来越近,潘千羽知道等容华过来接窦清幽,她就什么都做不了。看容寻娶了程嫣然,容家彻底和程居迁绑在一起,就底气更足了,直接安排布置。

庄妈妈也同时收到暗信,让她指认赃款的地点。

在大刑上身之前,庄妈妈终于招认出几个可能的地方,让官府去搜。

掘地三尺,酒庄,坟地。

钦差带着官兵立马在正阳楼和店铺,葡萄酒庄进行再次的大搜查。

葡萄酒庄上有一个山坡是留的墓地,所有下人年迈之后可以到庄园养老,然后终老之后葬在墓地上,每年清明节日除了亲属还会有专人打扫祭拜。

墓地划分的一块一块,很是整齐,满山坡更是遍种花木。

钦差带人来后,却不能确定哪个坟墓是私藏赃款的,只得一个一个挖。

山坡上虽然只才埋了五个坟头,五家人却看着亲人的坟墓被挖,尸骨受辱,心里都恨的不行。

终于在把几个坟墓都挖了,在其他空坟里挖出了十万两白银。

窦清幽所有账目都是清楚的,但这十万两白银却是来路不清,这下证据确凿!

“只挖出了十万两白银?”程居迁拧起眉毛。

杨仲儒点头,“是。”

程居迁脸色阴沉,目光凌厉,一掌拍在桌子上。

“老师勿恼!只怕他们另有打算!”杨仲儒温声劝道。

“另有打算?多好的时机,会有什么打算!?到最后还是得老夫出手!”程居迁怒哼一声,站起身背着手出去。

潘千羽是要对付燕麟,想要除掉他,但不及她对窦清幽的仇恨,势必先要弄死了她不可!

十万两赃款拿到,大理寺再次上请,缉拿窦清幽。这下人证物证都已经全了,就算皇上偏袒,也不能阻止办案!

“不是说有将近三十万两银子,这才十万两,其余的款项呢?”燕麟和窦清幽一块搬到大理寺。

“其余的赃款只怕在别处,还正在调查!但证据已经查清,私贩官盐主谋,长平县主,如此巨额,可是死罪!”大理寺卿沉声道,冷眼看着窦清幽和燕麟。他一生清正廉明,燕贼即便报复,也无从着手,他定要查清此案!

“我知道其余的赃款在哪里!”窦清幽冷冷转头。

门外潘千羽是来听审的。见她眼神看过来,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在哪里?”大理寺卿正要动之以理,让窦清幽全部招认。

窦清幽指着潘千羽,“就是你,潘千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