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太子手段/腹黑权爷调教小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夙离撇了眼宣王妃,“朝堂大事何时论的着一个妇人说三道四,坏了规矩,既是比赛不必谦让,三皇弟你可要注意了,千万别给孤丢脸!”

慕轻飒此刻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慕夙离,好端端的提什么输赢,五十大棍还不得要了他的半条性命。

他敢肯定慕夙离是故意的!

“大皇兄……”

慕轻飒话未落,慕夙离瞥了眼慕轻飒,眸光幽冷,闪烁着寒光,“三皇弟有什么要说的吗!”

“三皇兄一定会赢得,毕竟三皇兄训练了多日,大皇兄不必担心。”慕珟矜红唇微启,缓缓开口,又看向了慕轻飒,“是不是啊,三皇兄?”

慕轻飒深吸口气,在这么多人面前也无法反驳慕夙离的话,只好点点头,“臣弟并无异议,一定会竭尽全力。”

慕夙离脸色才缓和了,点点头,斜睨了眼明丰帝,“皇上,既然那位夫人有异议,不如换个大雍重新再挑一个人?”

“皇上,微臣并无异议,愿意代替大雍迎战。”赵肆极快的站出来,单膝跪地并且沉声说着。

宣王妃此刻是不敢再乱说话了,紧紧抿着唇,不过就是一场蹴鞠比赛而已,何必弄的这么严重。

“原来是宣王世子,难怪宣王妃这么激动了……”慕夙离淡淡的开口,就好像他才知道对方的主帅是赵肆一样。

宣王妃又一次被点名,只好低声道,“皇上,臣妇一时糊涂还请皇上降罪。”

明丰帝不动神色的端着茶盏,淡淡的抬眸,“此事等赛后再议,就依太子多言,输者杖责五十棍,开始吧。”

宣王妃讪讪地重新坐下,脸色不愉目光紧盯着赛马场,指尖握在一起而抿的发白。

“宣王妃放心吧,宣王世子身强体壮又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偶尔被教训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宋婧柔声说着,悠然自得的吃着点心,一副幸灾乐祸的口吻。

“你!”宣王妃脸色发紧,想要说什么却被豫王妃拦住了,“宣王妃,我相信世子一定会赢得。”

“豫王妃又何必自欺欺人,一个纨绔子弟能有什么本事,该不会平日里都是装出来糊弄人的吧?”

宋婧一只手撑着下巴,斜着脑袋看向了两位王妃,眼睛里满满都是质疑,那态度根本就不信赵肆会赢。

赵肆是京都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吃喝玩乐样样行,干不成一点正事,宋婧的语气就好像在说赵肆就是个废物。

宣王妃脸色铁青,一个做母亲的怎么会容忍旁人这么说自己的儿子呢。

“九王妃……”

“哎,不对,是我理解错了豫王妃的意思了,旁的不行,说不定蹴鞠就是宣王世子的强项。”

宋婧笑着收回了视线,撇向了赛马场,“只可惜南曜三皇子是有备而来,宣王世子危险了。”

宣王妃越听越来气,恨不得找根针把宋婧的嘴巴封上才好,又气又怒,连带着一旁的豫王妃脸色也跟着难看。

豫王妃一向都是老好人的姿态,谁也不得罪,两边和稀泥,可宋婧并不买账,豫王妃的心思可鬼着呢。

“别跟九王妃一般见识,许是刚才被惊吓到了,才会口不择言。”豫王妃瞥了眼对面的慕夙离,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宋婧。

宣王妃点了点头,“放心吧,我怎么会跟她一般见识,今时不同往日了,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九王妃了,早晚有她哭的时候,狐媚子!”

宣王妃小声的嘀咕,刚才的确是被宋婧气得不轻。

“九王府近日动作频频,咱们不能再坐以待毙,得想个法子压制才是。”宣王妃看着宋婧就气的牙根痒痒,豫王妃闻言笑了笑,“不用你说,皇上已经动了心思了。”

话落,宣王妃抬眸看向了明丰帝,明丰帝眼中果然有一闪而逝的杀意,宣王妃此刻果然心里平衡了不少。

几个人思忱间,赛马场上已经厮杀了好几个来回了。

宋婧转头看向了赵曦,“爷以为谁会赢?”

赵曦收回目光看向宋婧,“自然是……那头,慕轻飒不敢放水,这场若是输了,慕夙离都敢趁机打死他,事关性命之忧不敢大意。”

若非慕夙离的那番话,慕轻飒一定会放水的,慕轻飒是个皇子而不是世子,怎么可能没有异心呢,何尝不想拉拢几个王爷。

私底下慕轻飒可没少下功夫,只不过效果么,甚微。

宋婧嘴角挑起笑意,略一抬眸忽然发现慕夙离正盯着自己,目光中已经没有了炽热的占有欲,而是恼怒。

宋婧缩了缩脖子,尽量不去瞧慕夙离,灵姬只不过是个示好的一个暗号,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也套不出什么话来,说白了,就会跳那个一个舞,旁得再也不会。

“大皇兄,三皇兄险胜。”慕珟矜清冷的声音带着激动和喜悦,脸上多了抹微笑。

宣王妃脸色苍白,张张嘴想开口说什么,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呀,真可惜,果然不出所料输了。”宋婧惋惜地摇摇头,仿佛在嘲笑宣王妃,“就是不知这五十棍下去,宣王世子能不能挺得过去……”

“你闭嘴!”宣王妃彻底恼了,宋婧就是一个乌鸦嘴,故意在诅咒宣王府。

宋婧勾唇叹息,“宣王世子果然是个纨绔子弟,一事无成!”

宣王妃差点跳起来要撕烂宋婧的嘴,气的哆嗦,却被豫王妃紧紧的拽住了,“你消消气,她越是激怒你,你就越要沉得住气,否则岂不是中计了?”

宣王妃深吸口气点点头,尽量不去看宋婧,心疼的看着赵肆一步步走来,赵肆跪在地上,“求皇上责罚。”

慕轻飒虽然赢了,但脸色不太好,刚才宣王瞧他的眼神都变了,慕轻飒就知道这些日子的苦心经营全都毁于一旦。

“三皇弟果然没让孤失望,来,孤敬你一杯酒,这功劳孤给你记下来了,回头一定让父皇好好赏赐你。”

慕夙离是嫌火不够大一样,不停的添柴,脸上的洋洋得意和大雍这边的死气沉沉截然相反。

慕轻飒挤出一个微笑,“多谢大皇兄,替南曜分忧是臣弟份内之事。”

两兄弟的庆祝在僵持中进行,明丰帝神色幽冷的看着赵肆,不知不觉怒火又涨了三分。

果不其然,明丰帝下颌一抬,“行刑吧!”

赵肆被两个侍卫拖拽了下去,就在台下爬在凳子上,两个侍卫手执长棍,啪的声第一棍下去,宣王妃的心都紧提着。

慕夙离瞥了眼,淡淡道,“孤记得三皇弟有一次犯了错,挨了三十棍,当时裤子都被血浸湿了,好几个月没下床,是不是?”

慕轻飒眼皮跳了跳,看了眼明丰帝,只见明丰帝瞥了眼元公公,元公公立即悄悄退下。

再接着,落在赵肆身上的棍子越来越重,赵肆的脸色都苍白了,额上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儿,宣王妃不敢再看了,心都揪成一团。

“大皇兄记性真好。”慕轻飒淡淡的回了一句,再也没瞧慕夙离了。

五十棍落下,赵肆衣衫湿透,后半截已经麻木了血水滴滴答答往下坠落,扑通倒在了地上陷入了昏迷。

“上次公主和九王妃只有两局,各胜一局,算是平局,今日不如趁着这个雅兴,将那一局也给搬上台,九王妃,你可是京都城女子的表率,万万不能输啊。”

豫王妃缓缓开口,这一开口宣王妃就像是找到了突破口。

“可不是,谁不知道九王妃英姿飒爽,一定要替大雍扳回一局,免得叫人看了笑话。”

上头的明丰帝脸色缓和了不少,直接忽略了宋婧的意见,看向了慕珟矜,“公主意下如何?”

“不如就和刚才的赌局一样,我听闻南曜个个都是勇士,没有贪生怕死之辈,想必公主也不会拒绝堕了南曜的名声吧?”

豫王妃笑着说,显然就是在刺激慕珟矜,不给她反驳拒绝的机会。

慕珟矜脸色一冷,紧抿着唇不语,她可不想挨这五十棍,于是目光看向了慕夙离。

“为何要改规矩,四皇妹和九王妃都是娇滴滴的女子,不同男子,挨了五十棍岂不是直接要了性命?”

慕夙离意味深长的看了眼豫王妃,“想不到王妃这么心狠,一个是孤的亲妹,一个是……。义妹,无论谁输了,孤都不想看她们被打的血肉模糊,太过残忍。”

宣王妃听了这话气都堵住了,这会子知道怜香惜玉了,刚才怎么就这么狠心,提五十棍的人可是他自己!

只不过这话宣王妃是不敢提的,顾忌着慕夙离的面子,即便说了,明丰帝也不会向着自己,最重要的是,赵肆已经被打完了五十棍。

豫王妃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太子,这不是之前就定好的规矩么,可不是我的主意,而且两方都是平局,总要辨个输赢才是,看来太子真的很心疼九王妃这个义妹呢,不过太子所言极是,两位都是身娇肉贵的女儿家,不比男子,那不如减半如何。”

慕珟矜撇了眼豫王妃,从五十棍减到了二十五棍,也算能承受了,再继续争执下去,傻子都看得出来她们是在帮着宋婧了。

“就依豫王妃所言,公主以为如何?”宋婧挑眉问。

慕珟矜冲着明丰帝点点头,“自然没有什么不妥的。”

明丰帝斜了眼元公公,元公公立即派人去准备。

“义妹,你可一定要赢啊,孤可不想看你被打的血淋淋的。”慕夙离仔细叮嘱宋婧,完全是忘记了自己是南曜太子的身份。

宋婧敛眉,慕珟矜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做了慕夙离的妹妹,摊上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兄长。

慕珟矜一点也不在乎慕夙离的态度,冷眼看着宋婧,“九王妃,得罪了。”

宋婧轻笑,“公主不必手下留情。”

临下场前宋婧略有深意的瞥了眼豫王妃,终于忍不住了么。

豫王妃低着头佯装没瞧见,只安慰一旁的宣王妃。

两个人换了一身轻便的简装,各自骑上一匹马对立,慕珟矜眯了眯眼,抬眸看向了背后的阳光,有些刺眼,看着对面的少女和自己有着一张七分相似的容貌,迟疑了会。

“驾!”两个人各自扬起马鞭,对着马背狠狠一抽,马儿抽痛狂奔,蹴鞠在两个人之间徘徊不定。

宋婧也察觉了对面的变化,不敢小觑,紧绷着脸,一刻不敢松懈的盯着鞠杖下的那颗球。

两人争执了足足半个时辰,分不出上下,慕珟矜并没有使用武功,所以两个人能僵持这么久。

最后的紧要关头,两根鞠杖纠缠在一起,谁也不让着谁,两个人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慕珟矜忽然往后退了几步,一不小心手里的鞠杖打在了宋婧胯下的马腿上。

马儿吃痛嘶鸣,宋婧一惊,慕珟矜也怔了下,而宋婧极快的夹住了马腹,弯起身子一抬手挥舞,鞠杖下的蹴鞠飞扬而去。

赵曦在上头瞧得心惊胆战,唇紧抿着,随时都有可能冲下台。

宋婧紧抱着马在台下狂奔,慕珟矜怔怔的看着这一幕,心跳的极快,像是在做梦一样。

马儿冲破了围栏,飞快的狂奔根本不受控制,宋婧深吸口气瞥了眼不远处的雪堆,一咬牙松开了手,一头扎进了雪堆。

痛,浑身都在痛,仿佛被碾压了一样的疼意袭卷而来,冷到了极致,浑身都是冰冷的雪。

“婧……婧儿。”赵曦扶着宋婧,在宋婧跳马的那一刻心都快停止了,直到触及宋婧温热的呼吸,心才缓缓恢复了跳动。

“我没事。”宋婧揉了揉脑袋,发鬓上全都是雪,除了身上有些狼狈之外,掌心蹭破了皮并无大碍。

赵曦深呼吸,眼中的愤怒毫不遮掩,宋婧一头扎进赵曦怀中,娇软的声音透着憨意,“爷,我真的没事,就是有些冷。”

赵曦闻言紧紧裹着宋婧,将她一把抱起,遮住了她的脸。

“既然四皇妹输了,那就开始吧。”慕夙离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只不过未达眼底,慕珟矜却知道慕夙离怒了。

他一定是看出什么了。

慕珟矜紧闭双眼,有些颤抖,“是!”

那二十五棍是慕夙离的手下打的,仅仅十棍就让慕珟矜脸色发白,雪白的衣裳隐隐可见红色。

慕珟矜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叫出声。

慕夙离一点都没有心疼的意思,仿佛在惩戒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二十五棍一棍不少,慕珟矜早已经痛的晕过去了,这二十五棍一点也不比刚才赵肆的五十棍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知豫王妃可满意?”慕夙离瞥了眼对面的豫王妃,嘴角含笑,“孤可是一点都没放水。”

豫王妃脸色淡然,“太子殿下铁面无私,本妃钦佩。”

慕夙离又看向了明丰帝,“皇上,孤来大雍是来和亲的,不如皇上做主替孤挑一两个?”

豫王妃眼皮跳了跳,一股不安在心中缠绕,好端端的怎么会扯上这件事,怎么瞧都像是慕夙离故意针对豫王府的。

当场就翻脸找后账,这性子未免太霸道了些,一点都没有人情味,对待手足亦是如此,豫王妃原本是有心思要和亲,惦记慕夙离空出来的太子妃位置,但后来想了想这样的男子根本无法控制,也就打消了念头。

明丰帝一直有此心想要给慕夙离选妃,慕夙离能主动提起,明丰帝当然乐意成全。

“好啊,回头朕就安排,不知太子可有什么喜好?”

慕夙离挑眉沉思了一会,“年纪不要超过十五岁,要小些的,既要先侧妃,身份也不能太低了。”

豫王妃的嗓子被堵住了,这就是冲着豫王府来的,豫王妃又惊又怒,怔怔地看着明丰帝,侧妃,她的女儿怎么能去做妾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