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4章 十八月影!/鬼帝毒宠:惊世狂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刚回到夕月宫,不同方向走来好几道身影,他们同时站在千夕月宫殿面前。

周围没有其他人,而他们的出现也没有惊动了谁。

看到他们出现在面前,千夕月扭头看了看周围,找了个地方坐下。

“月神!”

十八道身影动作划一,同时跪在千夕月面前。

他们注视着千夕月,目光灼热,眼神中带着激动。

月神回来了!

当真回来了!

“你们不用这样看着我,不过就是出了一趟,经历了一些事情而已。”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轻轻一笑,同时收回目光。

“让你们来夕月宫,只是想跟你们说,夕月宫最近变化很大,你们可以挑选一批人,让他们来夕月宫参加比试。

通过比试,他们以后会在夕月宫有不同的位置,就如同以前一样,可明白?”

千夕月看着他们,认真说道。

现在夕月宫的人太少了,不足以支撑夕月宫。

她必须要挑选一批人出来,然后一点点恢复夕月宫。

“月神放心,在知道夕月宫的事情以后,我们已经在着手在办,现如今我们的势力都在比试,很快就会有结果。”

到时候挑选出来的人,都会送来夕月宫。

“嗯,按照老规矩来,一开始不需要通知他们什么,等到了夕月宫,自然会明白的。”

在他们那比试不过是第一步,到了夕月宫以后,还要比试一次。

再来就是重新训练他们,让他们逐渐习惯夕月宫。

这么慢慢进行,夕月宫要恢复到从前,至少也要有十年的时间。

尽管时间对他们来说,弹指一瞬,但这十年还是很重要的。

“好!”

他们应道,全都低下头。

“另外你们的势力想要扩散,这次就按照你们的心意来,不用问我。”

他们抬起头,诧异看着千夕月。

他们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扩散?

“还是那句话,事情不要太过,我不希望最后你们这张暗牌,人尽皆知。”

对于玄帝魂界而言,夕月宫最神秘的就是十八暗卫。

谁都想知道,十八月影到底是谁,在夕月宫是什么样的存在,什么样的身份。

只是他们不知道,月影从来就不在夕月宫,他们拥有各自的生活,甚至是拥有自己的家族和家庭。

他们就和寻常玄帝魂界的人一样,光明正大生活在玄帝魂界之上。

可能也正是因为这个,从来没有人疑惑过,他们的存在在夕月宫之外。

“遵命!”

十八个人同时站起身,激动看着千夕月。

“我知道你们想要问什么,这次回来,我并没有什么事情,那次大战身上的伤也好了。”他们不用担心。

“是……”

没事了就好。

“那些人我不一定会亲自盯着他们比试,等过段时间也许我还会离开,不过这是出去一趟而已,一段时间也就回来了。”

要去一趟神祇,先告诉他们一声,免得他们以为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我们知道了。”几个人点了点头,眼眸中全都是认真。

看到他们认真的神色,千夕月应了一句,“行了,既然都知道了,那就不要说什么了,都去吧。”

“告退。”双手抱拳,他们转身离开。

他们走远以后,妖容才慢慢从后面走出来,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轻轻一笑。

“十八月影。”

千夕月看过去,轻啧一声,“怎么办呢?妖容大人知道的事情是越来越多了。”

说完这话,她轻轻一笑。

“嗯,我的事情也没有瞒着月儿。”不是吗?

千夕月想了想,挑眉说道:“也的确是这样的。”

“就连最后没有说的身份,你也都知道了。”

“那也不是你告诉我的。”

“差不多……”

“差远了。”

“嗯,那月儿是要让我补偿吗?”

“算了。”

看到他眼中的情绪,千夕月轻轻一笑,摇头。

某人现在这样,真的可以用四个字形容,“如狼似虎”!

反正已经输在他手里好多次了,就怂这一次她也没有觉得什么其它的。

一句话,习惯了。

“月儿……”

“你不是去中州了,事情如何?”千夕月快速转移话题。

说什么说呢!

说说中州的事情。

“是去了,封印是被瓦解了,玄帝魂界之上,没有一点点他们留下的痕迹,即便那头魔兽和另外两个人没有来,那个女的也能离开。”

事情,也不能完全怪在他们身上。

千夕月听着,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神祇我们要什么时候去?”总要定个时间,她好把一切事情都处理好。

“我算了算日子,三个月后我们去。”

三个月以后?

千夕月凑过来,脸上笑容加深,“莫非着三个月以后,有什么别的事情会发生?”

妖容轻笑点头,说道:“等去了,就知道了,月儿到那,总要有一个得体的身份,才不会引起注意。”

他们去了是去了,但不能让人太过注意他们。

“所以你现在还不能确定,想要创造出第二个真神的势力是谁?”天道院只是拿出来枪,他们后面还有人。

“你不是想知道当年大战的结果,我也说了,那一战死伤无数,很多的家族都覆灭。

所以我不知道,你说的‘他们的血脉’究竟是哪一个家族的,而这次,创世并没有消失。”

她估计也是,如果消失了,那就不会有第二次的了。

“所以有了第二次,这次对付创世的只有一个家族,那是创世一手创造出来的,最后的结果是,这个家族和创世同归于尽。”

家族消失,创世也消失了,连一点灵魂都没有残留下来。

“那……那个姑娘那句,她是神的血脉是怎么回事?”创世还留下血脉了?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创世并没有留下丝毫血脉,当年创世所创造出的那些,现在也没有剩下什么。”

所以说,创世的血脉。

他当时也很奇怪,创世当年还留下了孩子?

那女的那样无脑,会是创世那样一个人的孩子?

“这么说是她想多了?”神之血脉……

“这个,就要等到了神祇,才会知道了,包括你看到的那场大战,也要到了神祇,才能够弄清楚究竟是哪一场。”

还有月儿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