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大结局 夫凭妻贵/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朝颜在进宫之前,不忘将去林家将孙雯和在京城的顾家人都接到她的公主府中。像顾孙氏、顾国兴,两人一个是顾氏一族的族长,一个是抚养朝颜长大的祖母,两人都得到允许能够进宫观礼。但其他人就没法了。毕竟这一次还有诸国来使,人不是一般的多。

不过顾家能有两个人进宫观礼,已经让他们分外得意了。在二十年前,他们哪里想到顾家会有这一番的造化呢。

朝颜担心弥勒教的人会在京城中搞事,她的这些亲朋好友尤其可能遭殃。因此她才干脆将他们都接到她的公主府中,以防不测。像褚念春、唐东离等人也都被接了过来。至于其他人,到时候都会在宫里,她并不担心。

她公主府中的精兵最少有五百人,这还只是明面的。再加上暗地里的势力,就算来两千个弥勒教的人围攻,她也是无所畏惧的。

毕竟朝颜还留下了好些地雷、手枪等工具。

朝颜也同大家强调过,若是到时候有人来叫门,无论是谁,都不能开门。

大家也不是傻子,看到朝颜这如临大敌的模样,便知道到时候肯定会有大事发生。一个个都保证着除非朝颜回来,不然绝不开门。

顾泰磊还低声同朝颜说道:“是不是有些人不想让你登基,所以想搞事啊。”

在顾泰磊心中,朝颜这样有本事又受上天庇护的人不当皇帝才是没天理,不过他心中也清楚因为朝颜的女子身份,不服气的人还是存在的。

朝颜微微颔首:“差不多是这情况。”

“你到时候也小心一些。”

顾泰磊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放心,我们绝不会给你添乱的。”

他心中琢磨着将商铺的护卫都一起找来,壮壮声势。

朝颜见他眉头紧皱,安抚他,“不过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人,无需太过在意。”

弥勒教在大穆几次围剿下,依旧能够如同野草蔓延,一方面是因为他们的蛊惑本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京城中有人在帮他们遮掩。

不是每个人都对朝颜上位服气的。

那些人未必有胆子造反,不过却也愿意推弥勒教一把,给朝颜使绊子,若是能让朝颜因此而元气大伤就更好了。还有一些则是要借着弥勒教达成自己铲除异己的目的。

这些肮脏的心思,朝颜都洞若烛火。这次的登基大典也是一次将毒瘤一把铲除的好机会。

他们若是不跳出来,她还找不到动手的理由呢,毕竟她一贯是师出有名的好人。

朝颜将京城里的事情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然后才进宫准备登基大典的事情,还将在实验室中的小道士玄静给带进宫里。

褚经年这个丈夫反而被她以镇守京师的名义留在皇宫外。

朝颜这一手,让不少人心中都在嘀咕着:他们没想到朝颜还真惦记上了那俊俏的小道士玄静,为了他,甚至不惜下褚少将军的面子。

不少人都因此同情起了褚经年。

朝颜仿佛对底下的暗潮涌动视而不见,只是将玄静带在身边,同进同出的,仿佛是默认了那些流言蜚语。

这是她和褚经年挖的一个小小的坑,只是不知道到时候会跳进去多少人。

……

朝颜在皇宫里准备着登基。另一边,褚经年则是在一家酒楼,点了个厢房,一个人独酌小酒,那叫一个凄凉。

他一杯一杯地喝着酒,眼神却依旧清明。

忽的他听到了门口传来了躁动的声响。

“经年在里头是吧?我好久没和他喝一杯了,很该联络一下感情。”

褚经年眼睛微微眯起,很快将声音和人给对应上了。那是赵侯爷最疼爱的庶子赵深。赵侯爷先前还曾经想过越过样样出众的嫡长子,将爵位传给心爱的小儿子。只可惜那位赵世子颇有能耐,最后事情闹大,赵侯爷因为宠妾灭妻的事情,还被朝颜给好好训斥了一番,心爱的妾室更是连侧室的名分都没保住,赵深也同样灰头土脸的。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意,对门外正在阻拦的原江说道:“让他进来吧。”

赵深说道:“你看你家主子都让我进去了。”

然后厢房的门被打开,赵深走了进来,将门关上,看着经年在借酒浇愁,脸上笑意加深。

他大大咧咧地坐在褚经年的面前,摇头晃脑的,“你看看你,都成了什么样子了?现在的你还是以前那京城第一公子吗?”

褚经年嗤笑一声,继续喝酒,原本晴明的眼睛瞬间多了几分的醉意。

赵深说道:“以前我们多羡慕你啊,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后来你娶了昭瑞太子为妻,大家也没少羡慕你,谁知道才几年呢,你就沦落成这样了。”

“原本以为能看着你和昭瑞太子一生一世一双人,圆圆满满地过日子,结果啊……果然是只闻新人笑啊。早知道如此,你当初还不如娶其他门当户对的贵女,好歹不会给你头戴绿帽子。”

褚经年沉声道:“你进来就只是为了看我的笑话不成?”

赵深摇摇头,“我只是为你不值罢了。”

“她也不过是仗着那出身,加上其他皇子不得力,不然哪里轮得到她坐上那位置。”

赵深见褚经年没有反驳这话,心中一喜,继续说道:“其实不是我说,很多人都对她不服气呢,你说她一个女人,压在我们所有男人头上,还让不让人活了!”

褚经年说道:“她能走到这一步,并不仅仅只是凭借着她的出身,实力自是有的。”

赵深嗤笑一声,“都到了这时候,你还为她说话啊,可是她完全不顾念旧情,还没登基呢,就将一个小道士戴在身边,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你头顶绿油油的。再说了,若没有你的话,她能走得那般顺?”

褚经年作为手握重权的少将军,他对朝颜的支持,也让其他将军不敢蠢蠢欲动。

赵深叹了口气,说道:“等明天登基大典后,只怕你都凉了。”

赵深原本不想将那么多的,但是一杯酒入肚后,不知不觉就将自己的真心话给说了出来。

“你们两个的孩子已经八岁了吧,也是知事的年纪了。若是有你的辅佐,我想你大儿子绝对不会做得比她差。”

褚经年没搭腔,只是垂下头,睫毛显得更长了,即使是赵深也看不清他现在的表情。

……

朝颜收到宫外传来的消息,简直要笑出来。

那些人还真的跑去拉拢褚经年了。

她将那张纸条烧了,灰烬直接当做化肥了。

刚烧掉纸条,穆武帝便遣谭成过来。

朝颜有些惊讶,这时间也差不多要休息了。

她微微点头,跟着谭成过去。

“父皇。”

朝颜进入养心殿后,喊了一声。

穆武帝微微点头,让其他人离开。等屋内别的人都走了后,穆武帝才指了指他办公的桌子,说道:“这里有条密道,是开国太祖当年挖的。若是哪天大穆皇室出事,也能够从这里离开。”

穆武帝都这样说了,朝颜当然得下去看看。

她拿眼瞥穆武帝,“父皇,要一起下去吗?”

穆武帝轻笑一声,说道;“那就一起下去吧,我也只是登位的前一天才下去一回。”

朝颜看着穆武帝按了桌角一个龙的垫脚石,然后便出现了一条的缝隙。穆武帝将缝隙给拉开来,自己先往下面跳了下去。

穆武帝的功夫虽然称不上特别好,但跳下地道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朝颜也跟着跳了下去,然后看着穆武帝从袖子中掏出了一个手电筒。她嘴角抽了抽,便宜爹身上的现代工具真是越来越多了,也难怪他会迫不及待地想要将皇位给让了。

因为是深夜的缘故,地道十分幽暗,不过有了手电筒的光芒,朝颜还是将地道的景色收入眼底。

她落后穆武帝一步的位置,慢悠悠看着。

穆武帝说道:“这地道通向皇宫外,出口就在护城河那边。”

真从这里走到护城河的话,还不知道要走多久呢,朝颜自然不会傻到真的这么做。她心中不由腹诽着:无论是前朝还是大穆,都喜欢修建地道作为后路。在修建的过程中,两个地道没有撞到,也是有趣。

大约走了一刻钟后,穆武帝领着她去一件密室,指着里头的一个大箱子说道:“这里是一些黄金和地契。”

朝颜懂他的意思,就算哪天大穆后代真国破家亡了,这箱子里的财物,也能够让他们后半辈子安然无忧。

她转过头,却看到那桌子上摆放着一个骨灰坛,墙壁上还挂着一幅画。

画上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同少玄真人五官有几分相像。

朝颜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了,这不是前朝女帝江明姣吗?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她的画像。

既然父皇来过这里,那么也是见过江明姣的画像的,那他应该清楚少玄真人的身份吧……

她心中泛起了淡淡的不安,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是杞人忧天。

父皇若是真要对付少玄真人的话,这些年来就不会一直都不做声了。少玄真人可是进宫好几趟了。

穆武帝见朝颜一直看那画像,说道:“这位你应该是清楚的,便是那末代女帝江明姣。”

“也是穆太祖的妻子。”

朝颜嘴角扯了扯,“太祖心中并没有将她当做妻子吧。”

若是真当做妻子了,还会联合外人推翻江明姣,最后甚至让她落得自焚的下场吗?

虽然穆太祖算得上是她的祖先,不过因为少玄真人的缘故,加上江明姣和她同为穿越者,朝颜心中自然是更偏向了江明姣。

穆武帝说道:“你有所不知。太祖那时候并没有想要她命的想法,他原本同那些人定下约定,等推翻了夏朝后,会立江明姣为后。”

“只是他没想到那些人惧怕江明姣活着,以她对太祖的影响力,会对他们不利,这才设法算计江明姣最信任的妹妹,利用她谋害了江明姣。”

这倒是朝颜所不知道的内情了。

“等太祖建立大穆王朝后,便慢慢地灭了那些人,因为这缘故,他还落得了一个刻薄寡恩的名声。”

朝颜没忍住说了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江明姣人都死绝了,他再做出这深情的模样又有什么用?

穆武帝说道:“那便是女帝的骨灰。原本他想要一起下葬的,后来似乎梦到女帝,又改变了主意,说她未必想和他一起。”

朝颜点点头,她也是这样觉得的。倘若她是江明姣,就算太祖有再多的苦衷,也无法原谅他。他一手推翻了她的国家,背叛了她。

穆太祖将这些前尘往事都告诉了朝颜,“事实上,你那位老师混入军营中给他下药,让他绝育,实属多此一举。即使没有这一出,他也不会同其他女人生下后代。”

“他很早之前,便将我们这些侄子带在身边,好从中挑选合适的嗣子。”

“你以为他当真不知道江名媛的下落不成?江名媛的存在,我们都知道的,只是放任她在京山县罢了。”

在说起这些的时候,穆武帝也免不了唏嘘了一把。

朝颜也能猜得到穆武帝将这些详细告诉她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让她知晓大穆的一些秘史,另一方面,也算是以江明姣的遭遇告诫她,让她别落得她那样的下场。

朝颜笑了笑,说道:“我和经年不是他们。”

也不会走到那一步。

穆武帝只是说道:“嗯,你比她有福。”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你若是想的话,也可以将这骨灰坛子交给你老师。”

看在她这些年来,尽心尽力辅导朝颜,不曾有过坏心的份上,也算是全了她这一份的想念。

朝颜怔了一下,嘴角不由勾了勾,“好。”

少玄真人这些年来一直在寻找这个,若是能拿到,她一定会很开心吧。

穆武帝又领着朝颜去了其他几间密室,等朝颜熟悉环境以后,才将她重新带上地面。一个时辰,也就这么过去了。

在重新回到地面上时,朝颜的脑海中响起了功德系统任务完成的声音。

“恭喜朝颜完成连环任务:探索前朝往事。奖励两万功德值和一个技能。”

朝颜怔了怔,说实话,这么多年过去了,她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曾经触发出这么一个连环任务,结果没想到在今天还真的完成了,一时之间心情有些复杂。

两万的功德值她还真不缺,但那个技能就让她挺喜欢的。

系统说道:“因为系统升级了的缘故,宿主可以指定一个喜欢的技能,或是将技能送给别人。只是若是送给别人,那就只能是随机技能了。”

朝颜还真没想到有这样的好处。

她现在想要什么技能,完全可以自己买,手握两百多万点的她可谓是财大气粗。平时朝颜虽然能够兑换东西给其他人使用,但是却没办法将技能送给其他人。

有更好的选择,朝颜自然是选择后者了。只是具体要送给谁,她还没有确定。就算真送了,能不能抽出好的技能才是最重要的。

没想到连环任务还有这么一项大好处!

……

朝颜怀抱着愉快的心情回自己的玉华宫去。

等回到宫殿里,她忽的发现自己因为去了一趟地道的缘故,头发和衣服上都有灰了。毕竟那地道几十年没走过人,更没打扫过,地上都是灰尘。

朝颜爱洁,便吩咐人打盆热水来洗澡。

莲子一边叹气,一边让人给她准备。

朝颜不解问道:“你怎么看上去很忧愁的样子?”

她的登基大典都要到了,照理来说,莲子应该开心才是。

莲子颇为幽怨地看了朝颜一眼,说道:“姑娘,你大半夜叫水,传出去后,还不知道还有多少流言蜚语呢。”

朝颜被她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她和褚经年云雨过后,一般都会打水好好洗澡。

如今褚经年在宫外,为了迷惑那些人,她更是将玄静给带进宫,还安排住在偏殿。她的心腹自然知道两人清清白白的,但朝颜三更半夜叫水来洗澡,肯定会让一些人误解了的。

朝颜噗嗤一笑,说道:“没关系,经年相信我就可以了。”

……

她洗过澡后,只休息了两个时辰,就被人叫起来,开始梳妆打扮。

朝颜觉得自己大婚时打扮就已经够麻烦了,等到今天才发现,那时候和现在相比较,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穆武帝特地为她准备了一顶的王冠,通体用黄金打造而成的龙,眼睛是红宝石,鳞片上镶嵌着绿宝石和翡翠。整个制作工艺十分的精美,流光溢彩的,但是看上去……也很重!

朝颜叹了口气,只能安慰自己:反正就只有这么一天,忍忍也就过去了。

莲子亲自给她化妆,梳头发。尽管她已经是朝颜跟前最得用的人,但这两件事依旧不假人手。

这一画,就画了一个时辰,从天还是黑的,画到了天亮。

等画好了以后,小苹给她送了一碗的燕窝粥,让她吃着垫垫肚子。

朝颜吃了燕窝粥,顺便还吃了一个包子。等吃饱后,重新给嘴唇上妆。

褚晏清、褚修文和褚霁月,三个孩子都穿戴得整整齐齐的。

朝颜看到自己的孩子,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意。

欢欢嘴巴很甜,说道:“娘,你今天真好看。”

朝颜眨了眨眼,问道:“难道我平时就不好看吗?”

欢欢机灵,没那么容易被绕进去,“娘平时也好看,只是今天亮闪闪的,就更漂亮了。”

朝颜笑了笑,牵着女儿的小手,一起往外走。

她抱着女儿直接上了车辇,从玉华宫到明阳山也要半个时辰的。往日过年要么飘雪要么下小雨,今天却是晴空万里的,十分给朝颜面子。

尽管如此,春寒陡峭,天气还是挺冷的。

当朝颜的车辇抵达明阳山的时候,距离登基大典还有一个时辰。

在登基之前,朝颜还得拜见大穆的几位祖先。

她只记得自己不断地跪下,磕头,弄得膝盖都有些疼了。拜完大穆的祖先,还得再祭天。

等到祭天以后,距离登基大典也只有一刻钟时间了。这时候的明阳山放眼望去,皆是漫山遍野的人海。

朝颜估量着加上各国的来使,最少也有两千人了。

在朝颜到来的时候,原本鼎沸的人声一下子肃静了下来。

到高台的这条路上都是由红色的绸缎铺成的,两边还洒落着玫瑰花的花瓣,也不知道那些花匠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花提前开放的。

虽然朝颜说过大典一切从简,但显然有些是不能太节俭的,毕竟这代表着大穆的颜面。

朝颜慢慢地走在绸缎上,感受到从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她步履轻快而从容,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头顶的阳光投射在朝颜身上,散发着七彩的光芒。

大穆的人早就习惯了“神迹”时不时出现,若是朝颜登基大典上老天爷没点表示,他们反而要怀疑人是假的。如今看到神迹出现,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至于其他诸国的来使,则是一脸的震惊。

一位大穆的大臣没忍住,用略带优越感的语气说道:“真是大惊小怪。”

朝颜耳力原本就好,听到这话,不由轻轻一笑。

她走到高台上,对坐在上面的褚经年福了福身子。

穆武帝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儿,眼中透着几缕的骄傲,沉声道:“从今往后,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都托付于你。望你能不忘初心。”

初心吗?

朝颜嘴角勾了勾,这一路走来,她始终不曾忘记。

她深深行礼,语气郑重,铿锵有力,“儿臣领旨,而成定不负所托。”

既然她选择了这一条路,那么她就不会后退,也绝不后悔。

然后双手接过穆武帝手中捧着的那传国玉玺,在这一刻,她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沉甸甸的,那是责任。

在接过传国玉玺的时候,明辉领着一众的和尚,眼中带着笑意。他身后站着六个容貌俊俏的和尚,眼睛不曾从那高台上移开,若是仔细观察的话,还能发现他们眼中的不安。

只是明辉笑着笑着,笑容就撑不住了:这高台怎么还没炸?不是已经安排人了吗?再这样下去,柳朝颜和穆武帝两人都要离开高台了。

……

朝颜站在高台上,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脸,有些凉,她看着下面的人海,手握传国玉玺,声音用内力传达开来,“从今往后,朕便是大穆女皇。”

她的目光遥遥落在明辉等人身上,不得不承认弥勒教的人还真是胆大啊,还活着的七个候选人都进宫了,或许是为了第一时间拿到传国玉玺吧。

她嘴角勾起凉薄的笑意,声音却充满了冷酷的意味,“传朕旨意,和尚明辉勾结弥勒教,试图颠覆社稷江山,将他们拿下。”

明辉原本因为地雷迟迟没有反应而心中忐忑,听到朝颜这声音,不由脸色灰败。

“陛下,这一定有什么误解。”

明辉下意识地为自己喊冤。

朝颜嗤笑一声,“你以为你们为什么能顺利拿到地雷,那是因为朕想要让你们拿到。”

明辉听了这话,便知道那批地雷有问题,脸色灰败。

从他身后,忽的出现了一队的御林军,将明辉和他身后的人全都包围了起来。

一个都没放过。

明辉还想喊冤,他身后的弥勒教人见到这情况,便知道大势已去,自然不肯束手就擒,直接同御林军交手了。只是朝颜派过去的这一队,明面上是御林军,事实上却是她和褚经年的心腹,每一个皆身手不凡,一个打十个完全不是问题。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这些弥勒教的人就全都被她给拿了下来。

其他同弥勒教勾结的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发凉:他们这时候也算是看明白了,他们的一举一动,只怕都在这位昭瑞女皇的掌握之中,对方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发,也只是为了方便将人一网打尽罢了,亏得他们还以为自己算无遗漏。

朝颜冷冷吩咐下去,“赵世军、何书夜……勾结弥勒教,试图谋反,罪无可赦,反抗者就地斩杀。”

话应刚落,她所念到名字的那几个人,全部被拿了下来,挣扎的人直接被一剑穿心。

血腥味顿时弥漫开来,地上开放着红色的花朵,那样的刺眼。所有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出声,生怕被误会和弥勒教也是一伙的。

柳城奚作为弥勒教的其中一员,自然也被抓住。他身手只是平平,因此根本就没有做无畏的挣扎。

所有的弥勒教成员终于被朝颜一举拿下了,一个都没放过。甚至那些勾结他们的大臣们,也都是同样的待遇。

每个人在被捆绑的时候,都被喂了药,只能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柳城奚看着朝颜从高台上下来,精致的面容流转着淡淡的威严。

他咳嗽了一声,咳出血来,“你是怎么发现的?”

朝颜淡淡道:“在你上门的时候,便猜到了。后来盈袖醒来后,就越发确定了你的身份。”

柳城奚说道:“没想到我潜藏了那么久,终究还是没瞒不过你。”他顿了顿,“盈袖应该没死吧?”

朝颜没回答,手抬起,一道劲气射了过去,正好将柳城奚头顶的假发给弄掉,露出了里面的光头。都这个时候了,他问柳盈袖是否还活着,根本就没有意义。

好几个护卫拥了上来,将柳城奚给带了下去,和其他弥勒教成员作伴。

赵深忽的大声喊道:“就算你逮捕了我们,你舍得逮捕褚经年吗?”

“你其他的亲人,现在只怕都落在了他的手上。”

其他大臣不由担忧地看向朝颜。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轻笑声,“不劳你费心,我和朝颜的亲人都好好地在家里休息呢。”

褚经年率领着两千护卫队,款款走来,银色的盔甲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

他身上还有些溅到的血液,但都不是他的。

他身后的那群护卫,抓着那些与弥勒教勾结的大臣们的家眷。

赵深看到这一幕,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恶狠狠地瞪向褚经年。他原本以为已经说服了褚经年,却没想到这是对方的算计。被褚经年带来的人还包括了他生母和他一母同胞的妹妹。她们脸色苍白,身子颤抖个不停。

朝颜嘴角勾了勾,说道:“若是我没将玄静带进宫,又如何能让你们相信我和经年之间起了罅隙呢?”

“我原本只是下一步闲棋,没想到你们还真上钩了。”

若不是赵深等人太过贪心,跑来找褚经年,也不会将其他所有人都暴露了出来。

赵深等人全都被一起押了下去,只待大典后处置。

朝颜手提着裙摆,越过所有人,走到褚经年的面前,毫不避讳地给了他一个吻。

褚经年怔了一下,旋即反客为主,加深了这个吻,攻城略地。

无论是谁都能感受得到他们两人之间那几乎要化作实质的浓情蜜意,在亲眼目睹这一吻后,没有人会再怀疑两人之间的感情。

朝颜也用这举动向全天下的人昭示了她和褚经年之间的感情。

朝颜低声说道:“我的功勋同属于你。”

褚经年轻轻一笑,附在她耳边说道:“那我这算不算是夫凭妻贵了?”

------题外话------

喵喵先休息个两天,然后再开始写番外,番外要写的内容还是挺多的,很多正文里不好详细写的,刚好都留给番外。多谢大家一路陪我走过来,这篇后面不少是我不擅长的内容,写起来十分费劲,更新比之前更吃力,只能收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