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心易变,合计/盛世田园之夫凭妻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这事,孙雯自然也很上心。当时谢家这门亲事,也是她这个做嫂子亲自相看的,原本想着谢家有求于林家,先前也许诺得好好的,小姑子嫁过去后,前面也算是事事顺心。现在林媛的日子出了波折,孙雯不免有被打脸的感觉。只能说,人都是会变的。

孙雯同丈夫说了这事后,直接派人去归远那边走了一趟,请她帮忙查一下这事。孙雯和朝颜感情深厚,自然知道相关的情报信息得找归远来帮忙。

这种小事也不需要归远亲自出手,只需要吩咐下去即可。

不过三天时间,几张薄薄的纸便送到了孙雯面前,上面详细地写了谢彬的情况。在一目十行看完后,孙雯那张温柔的面容浮现出了怒气。

“真是欺人太甚!”

谢彬这段时间之所以时常出门,竟是为了那杜晓言。杜晓言同她前夫和离以后,使了不入流的下药手段,成功爬上了谢彬的床,这其中杜林氏出力可不少,不然谢彬也没那么容易中招。

谢彬一开始自然也是瞧不上杜晓言的,最多几两银子打发了。但是在杜晓言诊断出了身孕以后,他的态度便逐渐产生了变化。尤其是杜晓言和杜林氏两人口口声声表示杜晓言怀孕后喜欢吃酸的,这一胎必是男孩。谢彬便因此动摇了,时常去探望杜晓言,杜晓言在他面前又是小意温柔,各种讨好,极大地满足了他大男子心,一段时间下来,两人便有几分你侬我侬的感觉了。

谢彬之所以能在谢家遮掩得很好,也是因为有谢老夫人的帮助。谢老夫人自然是看不上杜晓言的,但她却十分重视杜晓言这一胎,迫不及待地想要有个孙子,又担心事情泄露了以后,金孙会保不住,这才帮着谢彬一起。

余柑跟在孙雯身边,也是读文识字的。她是孙雯的心腹,孙雯许多事都交给她做,这件事自然也不会隐瞒着她。

余柑怒道:“这谢家出嫁之前可是保证得好好的,现在就换了另一张脸,简直无耻之极!”

在气过以后,她又担心道:“夫人,这件事可否要告诉大小姐?”

现在林媛的身子,若是动了胎气,只怕会有生命之危。只是若是没处理,真让杜晓言生下孩子,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孙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在生意场上无往不利被誉为铁娘子的她也感觉到了头疼。若是林媛没怀孕,她肯定第一时间选择告诉她。

她沉默了一下,说道:“我和老爷商量一下。”

林媛现在已经在府里养胎着,孙雯每日都吩咐厨房给她做养身的,花了好一番心力才将她养得气色红润,有了怀孕的女人该有的状态。

待到林旭回来后,孙雯将整件事情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丈夫。

林旭没忍住,手上的扳指被他一捏,便捏成了粉末,可见他此时的愤怒。

他冷笑道:“我林旭的妹妹可不愁嫁,既然谢家这般苛待她,背信弃义,那么这门亲事不要也罢。大不了我一辈子养着媛儿。”他眼底多了一抹骇人的厉色,“至于杜晓言那边,等下我就让人送一碗堕胎药过去。”

想要踩着他妹妹,她也配!

原本林旭以为谢彬只是在外头喝花酒,逢场作戏。若是如此的话,那么他还不至于要妹妹和离,而是打算狠狠教训谢彬,给谢家一个好看,让他们不敢再欺负他妹妹。他没想到谢彬胆大包天到弄出孩子不说,甚至还想着将孩子给生下来,这简直就是打脸。更别提他勾搭的对象还是杜晓言,吃窝边草到亲戚头上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孙雯想了想,说道:“且慢……”

她停顿了一下,说道:“这样岂不是太便宜她了,不只是她,还有姑婆,正好咱们家可以利用这件事,和杜家恩断义绝。”

也省得杜林氏在林家面前摆长辈的派头。

“再说了,有杜晓言在,日后谢家就算想要续娶好的正头娘子也不可能。”又会有谁敢将闺女嫁给这样的人家。

转瞬之间,孙雯便已经想好了一连串对付杜晓言和谢家的主意。

只是……

想到林媛,她便忍不住想要叹气,“妹妹那边可想好章程了?”

林旭也默然无语,一会儿后才开口说道:“媛儿那边我同她亲自说这件事。”他抬眸望向妻子,“媛儿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柔弱。”

他从小同妹妹相依为命,自是清楚她的性子。

孙雯点点头,说道:“至于两个外甥女,到时候自然不能让他们留在谢家受到磋磨。如何能让媛儿和离后还将外甥女带回来,是个问题。”

林旭颔首道:“此事得从长计议。”

孙雯想了想,建议道:“不如我回去同归远和小丽商量一下?”

正所谓三个臭皮匠抵得上一个诸葛亮。

林旭并没有什么家丑不能外扬的观念,他父母早逝,妻族那边的长辈便是他的亲人,平时他对顾孙氏也十分孝顺,时常送好东西过去,同正经孙女婿一样。

林旭说道:“好,有劳夫人了。”

他十分庆幸自己先前没有娶彭家的那小姐,而是娶了孙雯这样的贤内助。孙雯温柔俏美,又不乏手段才智,将他的后宅打理得井然有条的,让他全然没有后顾之忧。

……

这件事迫在眉睫,因此第二天孙雯便收拾了几样礼物,准备回顾宅。

林媛的大女儿珍儿眨巴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她,“舅母要出去玩吗?”她也想一起去。

孙雯摸了摸珍儿头顶软软的头发,说道:“嗯,舅母今天有事呢,下回再带珍儿出去。”

珍儿十分懂事,立刻说道:“那舅母早点去,我会帮舅母照看弟弟的。”

孙雯自己没有女儿,看到两个可爱的外甥女自是十分喜欢,平时也格外疼宠她们,因此无论是珍儿还是珠儿都分外亲近她。她看着珍儿懂事的模样,心都要化成一片了,柔声道:“好,那就拜托珍儿了,珍儿真是好姐姐。”

谢珍被夸奖后,小脸都红了,捏着自己的袖子。

孙雯同外甥女说了一会儿话,便出发回顾家。林家距离顾家不算远,半个时辰的马车也就到了。

她进门时,洪小丽正同顾孙氏说着京城近日的一些八卦。在朝颜登基以后,顾孙氏这位原本的奶奶便被册封为了一品夫人。尽管身份更加贵重,但顾孙氏的喜好还是同过去没有太大的差别,平日里喜欢听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故事。

洪小丽主要是说一个伯爷在外头置外室的事情,结果被妻子知道了,妻子气得带领着娘家人跑去外室宅子中,直接在外室的脸上烙了一个贱人的印记。

孙雯来的时候,洪小丽正说到一半,“冤有头债有主,那王夫人应该找她丈夫算账才是,发泄到情敌身上算什么。”洪小丽本人是十分看不上这种行为的,罪魁祸首还不是那花心的男人。

顾孙氏也一脸赞同地点头,“是啊,那外室听说是青楼女子,也是可怜。”

作为青楼女子,她本身也是身不由己。

她抬头看到孙雯过来,笑道:“雯儿怎么来了?”

孙雯笑了笑,“过来看看姨婆。”像谢家那样的糟心事,她自然不会在姨婆面前说。她陪着顾孙氏说了一会儿话后,才回到自己出嫁之前的闺房里。尽管孙雯出嫁多年,但顾宅已经保留着她的院子。

洪小丽看得出她有事要商量,很快就过来寻她了。

她也不客气,直接坐在椅子上,“发生什么事了?”她瞥见孙雯脸色多了几分的严肃,用玩笑的语气说道:“难不成是姐夫在外头有人了?我帮你去教训他!”

她也是知道林旭不可能做这种事,这才敢开这样的玩笑。

孙雯揉了揉自己的头,说道:“若是他出问题,我自己就会解决了。”

她停顿了一下,将小姑子的事情和洪小丽说了一下,也算是让她帮忙拿主意。这个时辰,吴归远还在国子监里忙着呢。等朝颜登基为女皇后,她那公主府就空了下来。吴归远也不好一个人住在那边——毕竟于理不合,索性就回到顾家里住着。反正她在顾家这边住了那么多年,顾家就跟她娘家一样。

洪小丽本人是最恨这些负心薄幸之事,听了后那叫一个义愤填膺,“真是不要脸的一对贱人!可怜媛儿那孩子了,姐姐可不能轻易放过这对贱人!”

孙雯说道:“我和媛儿她哥是想着让媛儿和离,只是我那两个外甥女也是要一起带回来的,免得谢家总是拿孩子要挟。”

洪小丽略一沉吟,忽的说道:“若是这个的话,我倒是有个主意。”

洪小丽毕竟是吃过苦,见过世事艰辛之人,在这方面比孙雯更有经验一点,鬼点子马上就出来了。

“只是这主意可能会对两孩子的名声有碍。”

孙雯说道:“你先说。”

洪小丽说道:“我看谢家那老夫人看着就是那种迷信命理之人,不如请个大师,在她耳边吹风,告诉她说,两个外甥女的命格是注定会克弟弟的。那谢老夫人知道后,不用咱们出面讨要两个孩子,她肯定巴不得媛儿把两个孩子给带回来。”

“到那个时候,就可以顺理成章让两孩子和谢家断绝关系了。”

“若是谢老夫人不信,那就让杜晓言那一胎出点问题,由不得她不信。”

孙雯听了后,也不得不承认表妹这主意的确很有用,直接摸准了谢老夫人的命脉。她的眉毛微微舒展开来,说道:“还是你聪明,我回去后同你姐夫商议一下。”

就算将来谢老夫人将这事传出去,也影响不到两个孩子未来的婚嫁之事。毕竟她们克的是弟弟,又不是儿女。

洪小丽又问道:“至于杜晓言,你打算如何处理?”

依她表姐这护短的性子,哪里会白白便宜那对贱人了,肯定是要一起收拾了。

孙雯嘴角翘了翘,说道:“我得先去问一下少玄老师,问问她那边有没有可以用的药。”

洪小丽看着她温柔的笑,顿时一寒,心中明白表姐是打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了。她想了想,说道:“到时候有热闹的戏码,表姐可别忘了通知我一下。”

孙雯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知道了。”

然后便去寻少玄真人了。少玄真人现在也是住在顾家,每日调香看书,深入简出,生活那叫一个悠闲。京城里的人都知道大穆的女皇十分尊重自己这位恩师,也有想要通过少玄真人来讨好朝颜的。

但少玄真人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人物,哪里会给那些人拍马屁的机会。那些人送上来的所谓珍贵礼物,她更是看都不看。作为末代女皇最疼爱的妹妹,她见过的世面哪里是那些人可以比的。在碰了几次壁后,其他人也就消停了下来。

孙雯过去的时候,少玄真人正在调配一种新的香。

还没进屋,孙雯便嗅到了那宛若兰花的幽香,淡淡的,却挥之不散。孙雯也不打扰,而是放轻了脚步,在门外停下,静静地等待着。

一刻钟后,少玄真人平静的语气传了出来,“进来吧。”

孙雯这才进了屋子,同少玄真人请安,“见过老师。”

她虽然不是朝颜那样的关门弟子,却也承少玄真人教导过,有师生之谊。在看到少玄真人的时候,孙雯不由在内心感慨:有些人的美并不会随着容貌的老去而减少半分,就像是老师。尽管她眼角的细纹书写着岁月流逝的痕迹,气质却越发雍容华贵,超逸出尘。

少玄真人通透的眼神落在她身上,“说吧。”

她一贯不爱那些繁文缛节。

孙雯说道:“弟子想要从老师这边求一味萤黄散。”

她曾经在书籍上看到过,说这是以前皇宫的秘药,服用后,能延长孕期,最长甚至可能延长两个月,而且无损肚里孩子的健康。像以前一些妃子,为了让孩子能够出生在更好的时辰里,就有可能服用这药。萤黄散并不难配置,所需要的药材也不是什么稀缺的。但这个不难也就是相对而言,让孙雯自己配置,她肯定是做不到的。

少玄真人道:“半个时辰后,你再过来我这边拿。”至于孙雯想要拿这药做什么,她半点好奇的意思都没有。

“多谢老师。”

孙雯高兴地谢过少玄真人,便回到自己的屋里了。

半个时辰以后,少玄真人果真将这药调配好让人拿去给孙雯。

孙雯小心翼翼地将药收好,直接在姨婆这边用了晚饭后才回去。在她走之前,顾孙氏吩咐她将几匹细棉布拿过去,说给小婴孩做衣服最舒坦。那细棉布用最柔软的棉和最透气的蚕丝制作而成的,顾孙氏在拿到后便命人收了起来。就算孙雯今日没过来,她迟早也要让人送过去的。

孙雯拿了几样顾孙氏给她备好的东西,便回去了。到家的时候,珍儿一脸担忧地跑来找她。

孙雯看到外甥女这反应,多少猜到了几分。

珍儿的脸都要皱成一朵菊花了,“舅母,我娘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哭,会不会对弟弟不好?”

她口中的弟弟便是林媛还没出生的孩子。珍儿虽然年纪小,却也知道她爹和她奶奶都盼望着她娘能生下男丁好传宗接代,因此平日口中也只称呼是弟弟。

孙雯摸了摸她的头,说道:“别怕,我去和你娘说说话。舅母给你和珠儿带了几个玩具,等下你们姐妹两记得拿去玩。”

她安抚了一下颇为不安的外甥女,抬脚便往林媛的院子中走去。

刚进院子里,就看到林媛的丫鬟橘子在门口来回走着,分外急切的模样。当橘子看到孙雯的时候,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小跑着来到孙雯面前,低声道:“夫人她已经哭了快两刻钟了,她在屋里又不许我进去,我担心她身子撑不住。”

孙雯眉头微微皱起,这种哭法也莫怪橘子会这般担心。她走到门前,手弯曲成环,敲了敲,语气尽可能地柔和了,“媛儿,是我。”

林媛还是十分给孙雯这个嫂子面子的,很快就开了门,眼睛看上去红得跟兔子一样,挺着个大肚子。

孙雯看了一眼她气色,虽然哭过一场,但气色看上去还可以,也就微微松了口气。再一看,放在桌上的燕窝也有动过的痕迹,就更不担心了。

虽然小姑子心情难受,但不至于难受到失了分寸。她走了进去,将房门关上。

林媛勉强挤出一抹笑,只是笑容看上去比哭还难看,“嫂子,让你见笑了。”

在哥哥委婉地将事情原貌告诉她时,林媛在那时候感觉到天都塌了,心情难受到了极点。等哥哥走后,就忍不住狠狠掉了一回眼泪。

孙雯叹气道:“是我看走了眼。”

林媛并非那种不知好歹之人,当时孙雯选择谢家时,就将方方面面的事情都同她说了。在那时候,还有几个候选人,她亲自去看了一回谢彬,觉得他相貌儒雅,为人和气,这才红着脸选了他。只是她没想到幸福的日子也就只持续几年。

林媛抽了抽鼻子,说道:“是我没这个福气,没法生下儿子。”

她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悲哀。倘若她能和嫂子一样,早早就生下一个儿子,谢家也不敢做这些事吧。

这话孙雯还真不爱听,直接冷笑道:“儿子女儿不都是孩子吗?有什么差别?难不成他家有皇位需要继承不成?”

她没忍住将朝颜曾经吐槽过的话给说了出来,“就算是皇位吧,现在女子也有继承权的。”

她表妹不就当了女皇吗?

孙雯继续说道:“再说了,生男生女,可不仅仅是看女人,也看男人的,说不定是谢彬自己的问题呢。咱们隔壁那张家你也是知道的。先前张家老夫人以儿媳妇生不出儿子作为理由,逼着儿子休了儿媳妇,结果她儿媳妇改嫁后,三年内生了两个大胖儿子。”

孙雯越说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凭什么都把原因怪在媛儿身上了。

林媛听了这话,心情好转了一些,说道:“嫂子疼我才这样想,外头的人可不会这么说。”

孙雯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你是什么想法?”

林媛抽泣道:“我知道你和哥哥的意思,只是我若是和离了,珍儿和珠儿留在那边还不被磋磨死。”

孙雯说道:“这个不用担心,我有法子呢。”

然后就将洪小丽出的注意同林媛说了一下。

林媛呆了一下,旋即咬牙道:“那就和离。”

别人怀孕是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她怀孕却还得和婆婆斗智斗勇,心力交瘁。林媛出嫁前在家也是受宠的,心中早就憋着一股的火了,现在丈夫的所作所为更是彻底寒了她的心。一想到枕边人同杜晓言翻云覆雨,她便一阵的反胃。现在哥哥嫂子都帮她安排得妥妥当当了,她又何必委屈自己呢。

孙雯听了这话,心中便像是吃下了定心丸一样,说道:“来,我们好好合计一下这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