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把人给睡了/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锦豪,这是给苏家的聘礼,总价值两个亿左右,你看看,还需要添点什么么?”梁玉琼拿着一张聘礼清单,递给丈夫。

她的脸上,端着欢喜的笑容,一想到儿子再过两个月就要结婚了,她就欢喜不已。

陆锦豪拿着一份报纸在看,听了妻子的话,他头也没抬,含笑道:“我相信你不会亏待了小静,对了,按照我陆家的规矩,等苏静进门后,公司里百分之一的股份,是要划到她名下的,这件事情,我们也该跟律师打个招呼,让他提前拟好合同。”

梁玉琼含笑点头:“嗯,你说得对,等今晚煜城回来,我会跟他讲。”

梁玉琼话音刚落,就见陆煜城从外面走进来,她看到陆煜城,疑惑地问道:“煜城,你今天怎么还不去公司?”

陆煜城看着自己的母亲,淡淡地道:“妈,我回来换件衣服。”他顿了顿,然后看着自己的父母,继续道,“对了,爸、妈,有件事情我要跟你们说一下,两个月后的婚礼,新娘换成苏昕。”

陆锦豪和梁玉琼呆愣地对视了一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良久,梁玉琼才看着陆煜城,惊叫道:“煜城,你说什么?你刚刚说什么来着?妈没有听清。”

陆锦豪也瞪大眼睛:“煜城,你没事吧?怎么大清早的回来胡言乱语?”

陆煜城似乎早就料到父母会是这样的反应,他抿了抿唇,看着自己的父母,认真地道:“爸、妈,你们没有听错,我的新娘,会换成苏昕,而且,我跟苏家的人,也达成了共识。”

“不行,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梁玉琼激动得大喊出声,“我们陆家,怎么能娶苏昕那样的女人?她刁蛮任性,蛮横无理,嫁进我们家,还不得将我们家弄得鸡飞狗跳的?”

陆煜城挑眉:“妈,苏昕跟你有仇?”

梁玉琼听了陆煜城的话,顿时一愣,仔细回想她跟苏昕有没有仇,想了半天,几乎没想起来,她跟苏昕有任何交集,她只是时常听到那些富太太讨论,说苏家的小女儿有多么蛮横无理,怎么欺负别人家的千金小姐,在家又是怎么欺负自家姐姐的云云。

久而久之,苏昕在她的印象中,就是一个刁蛮任性,蛮横无理的女孩子,是一个被后妈惯坏的刁蛮千金,至于有仇,倒还不至于。

不过,虽然没有仇,但是那样一个人,她也是不愿意娶进门当儿媳妇的,她对苏静很满意。

苏静温柔体贴,又会关心人,在外,还是做生意的好手,如今不过二十六岁,就已经接管集团的大部分业务了,不用想也知道,未来的苏氏,会落入苏静之手,可是那个苏昕呢?不仅臭名昭著,还整天无所事事的,她就是苏家的一条米虫,这样的人,娶回家来,还不丢尽了他们陆家的脸面?

“总之,我不同意你娶苏昕进门。”梁玉琼语气很坚决。

陆锦豪看着自己的儿子,郑重地问道:“煜城,你没事吧?怎么突然要换新娘?苏静不是很好么?你怎么想起要娶苏昕?”

陆煜城抿了抿唇:“爸,跟我定亲的人是苏昕,你们擅做主张,给我换了新娘,可没有经过我的同意。”

当初,他刚回国没多久,一直在忙着公司的事情,家里人说要举办宴会,他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他出现在宴会上,他才知道,原来,家里人说的宴会,是给他和苏静办的订婚宴,当时,如果不是碍于长辈面子,他都会直接甩袖子走人。

准确地说,他是被他们欺骗了,糊里糊涂地就跟苏静订了婚,事实上,他根本就不喜欢苏静,昨晚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也只不过是顺水推舟。

当年,陆锦豪和苏向南给他和苏昕订娃娃亲的时候,他已经五岁了,已经记事,当时的他,很喜欢那个粉嫩嫩的奶娃娃,因此,父亲说要给他订娃娃亲的时候,他并没有反对,既然他当时没有反对,那么,时隔二十三年后,他又如何能另娶他人?这样对那个女娃儿可不公平,当然了,这些话他不会说出来。

而且,就算昨晚没有发生那样的事情,他也不会娶苏静的,他这辈子,唯一想娶的人,只有苏昕。

梁玉琼可不管儿子心里怎么想的,她厉声道:“煜城,我不管你们定亲不定亲的,反正,我就认定苏静这个儿媳妇,别人想嫁进我们家,门都没有。”

陆煜城不理会自己的母亲,他看向父亲,低声道:“爸,我把苏昕睡了,你说,我要不要对她负责?”

“咳咳咳……”陆锦豪听了陆煜城的话,直接咳嗽起来,可怜他一把年纪了,竟然还会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还被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煜城,我没有听错吧,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你……你睡了苏昕。”过了好久,陆锦豪还是没办法恢复冷静,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而梁玉琼,直接惊呆了,过了半晌,她才火大地道:“怎么会这样?是不是那个小贱人勾引你?是了,大家都说,那死丫头最爱抢姐姐的东西,没想到,她连姐姐的未婚夫也……”

“妈,注意你的用词。”陆煜城沉声喝了一句,他不喜欢梁玉琼这样说苏昕,特别是,她口中的那一句“小贱人”,让他听得很不舒服又极度反感。

梁玉琼不服气:“难道我说错了么?”

“你就是说错了,昨晚,我喝醉了酒,才做下那样的糊涂事,苏昕是受害者,你别这么说她,这样对她不公平。”陆煜城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的神情,也非常严肃。

“我……”梁玉琼被儿子那深不见底的幽深墨眸注视得有些惊慌,竟是半晌说不出话来。

“妈,当年,你跟苏昕的妈妈,可是朋友呢,你如今这样说你故去的朋友的女儿,真的好么?”陆煜城敛起眼中的厉芒,温声说道。

梁玉琼被陆煜城问得哑口无言,她呆呆地看着陆煜城,半晌都忘记了反驳。

“我以陆家当家人的身份宣布,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陆煜城说完这句话,就大步上楼去,留下一脸呆愣的陆锦豪夫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