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穿得很有安全感/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陆煜城对她招招手:“你过来一下。”

苏昕疑惑地走过去,只见陆煜城在那个门锁上点了几下,然后抓起她的手,将她的指纹,录了进去。

录完指纹后,陆煜城才低声道:“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所以,这里的门你必须能开才行。”

听着他认真的话语,苏昕的心口,有细微的暖流,缓缓流过,她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却发现此时他们的姿势有些亲密。

他站在她身后,他的双手正环着她的身子,他一只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则轻触指纹锁上的设置项,正在给她设置权限。

他们的身体,挨得如此近,她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她感觉整个身子,都微微热了起来。

她想要挣脱,却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他依然在专注地做着手中的事情,为了防止尴尬,她便也不敢乱动。

过了一会儿,他才放开她,低声道:“好了。”他的声音,暗沉带着磁性,在这样安静的夜里,听起来很魅惑,特别是,他说话的时候,还有些许热气喷洒在她耳边,让她觉得整个人都不对劲了。

苏昕逃也似地离开他的怀抱,边上楼边道:“我先上去洗澡。”

陆煜城看着她的背影:“主卧室在二楼东面第一间。”

“好,我知道了。”苏昕应了一声,便加快了上楼的脚步。

径直来到二楼东面第一间房,苏昕推门而入,入目的一切,都是如此富丽堂皇。

欧洲宫廷风格的设计,让整个卧室看起来雍容华贵,晕黄的灯光,将室内的物件都镀上了金色,而唯一与这雍容的宫廷风不搭调的,只有床上那火红的帷幔和火红的被褥,那些火红的床品,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耀眼夺目。

苏昕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整个人不禁开始有点恍惚,对了,今晚,是她和陆煜城的洞房花烛夜,想到这里,她的脸,不自觉烧了起来。

她苏昕,今年才二十三岁,恋爱都没谈过一场,除了被陆煜城抓过她的手之外,她的小手都没被男生牵过,更别说吻了,因此,直到如今,她的初吻都还在。而她跟男人做过最亲密的事情,就是婚礼上,陆煜城在她额头上印下的那一吻。

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的她,真的要就这样把自己交给那个男人么?不行,这怎么能行呢?没有爱,怎么能做最亲密的事情?

“不行,不行……”苏昕看着床上的火红,傻呆呆地开口。

“什么不行?”不知何时,陆煜城已经推门进来,他听着苏昕的喃喃自语,不禁疑惑地问道。

“啊……”苏昕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拍了拍胸口,看着陆煜城,一脸无辜,“你干嘛不声不响地进来?会吓死人的好不好?”

陆煜城淡淡地道:“我进来一会儿了,而且也刻意弄出了动静。”

苏昕撇撇嘴:“哦,感情还是我错了,那好吧,我原谅你。”

陆煜城听了这话,简直哭笑不得,他竟是不知道,这个小妮子,竟然脸皮这么厚,明明自己错了,还摆出我原谅你了的表情,他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是说要洗澡?”陆煜城懒得跟她计较。

苏昕连忙点头:“嗯嗯,对对对,我要洗澡了。”

苏昕说着,连忙朝衣帽间走去,她记得,前几天陆煜城有派人去苏家帮她搬东西,她想,她的东西应该都搬到这边来了,当然,也包括衣服,果然,她走到衣帽间一看,衣柜里,满满的都是她的衣服,除了她带过来的那些,还有很多连标签都没有拆的新衣服,那些都是陆煜城为她准备的。

苏昕拿了一套真丝睡衣,正想转身出门,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她默默地将真丝睡衣放回去,改而拿了一套很保守的家居服。

从衣帽间出来的时候,发现陆煜城已经不在卧室了,她也懒得理会,她走到浴室门前,径直推开浴室的门。

她被眼前那庞大的浴缸吓了一跳,这浴缸,简直太大了,两个人坐进去都还绰绰有余。

两个人?苏昕被自己脑海中的想法吓了一跳,在心里暗骂自己好污,为什么看到这庞大的浴缸,就会想到两个人坐进去呢,太污了简直太污了。

苏昕觉得,这么大的浴缸,放水都要放好久,她想要淋浴,可是今天一整天她几乎都没怎么得休息,简直累得要死,于是,她也懒得站着了,她一屁股坐进浴缸里,干脆一边休息,一边等待水漫上来。

幸好人家做那么大的浴缸,是有考量的,根本不用担心放水需要很久的问题,不用多久,浴缸的水就注满了,而且这浴缸竟然还有感应,水一满,就自动停,而且调节水温也非常方便快捷,显然,这是高科技产品。

泡在温暖的水中,苏昕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泡在水里后,她感觉整个人清醒了一些,洞房花烛夜这几个字,又开始在她脑海中盘旋。

“幸好我早有准备,要不然,今晚可就尴尬了。”苏昕小声地嘀咕,为自己先前做的准备,得意不已。

“昕昕。”陆煜城的声音,从浴室外传来。

“哎,我在,怎么了?”苏昕听到陆煜城的声音,不禁吓了一条。

“没事,看你那么久不出来,以为你睡着了,不要洗太久,要是在里面睡着就麻烦了。”

“哦,知道了知道了,这就出来。”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苏昕还是在里面磨蹭了半天才出来,她出来的时候,陆煜城已经穿着睡衣坐在床上了,他估计是去公卫洗了澡。

他坐在床头,拿着一本书在看,也不知道他看的什么书,看样子还挺认真的。

苏昕从浴室里出来,他甚至头也没抬,待到苏昕走到他身边,他才抬头看了她一眼。

当他看到苏昕身上保守得类似于秋装的家居服时,他的眉头,微微蹙了蹙:“大晚上的,怎么穿成这样?”

苏昕干笑了两声:“呵呵,我习惯了,总觉得这样穿,比较有安全感。”

陆煜城挑眉:“我让你觉得没有安全感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