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 他一直在等她/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错,非常没有安全感,苏昕在心里一个劲地点头,不过,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她看着陆煜城,讨好地笑了两声:“呵呵,那个陆少,咱们商量个事呗?”

陆煜城听了她对自己的称呼,眉头紧紧蹙了起来:“陆少?你确定这是对自己丈夫的称呼?”

苏昕一脸尴尬,哎呀,真是傻了,刚刚只顾着讨好他,倒是忘记他们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呃,我错了,那个,煜城,嗯,我能跟你商量个事么?”

煜城?听着倒挺很顺耳的,虽然相比于城哥哥和老公这两个亲密的称呼,她现在这样的叫法,也只是差强人意,但是,念在她还不适应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份上,他也就勉强接受吧。

陆煜城看着她:“商量什么?说来听听。”

苏昕眼珠子骨碌碌地转动了几下,这才小心翼翼地道:“呃,是这样的,我们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还不是很熟,对吧?”

“嗯,所以?”

“所以,有些事情,咱们能不能缓一缓?比如说,嗯,那个,我们能不能暂时不同房?”苏昕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陆煜城定定地注视着她,看到她明亮如星子般的眼眸,正闪动着期待的光芒,这一刻,他的心,变得格外柔软。

嗯,他喜欢她这直接的性子,他也理解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他们之间关系的转变,所以,他原本就没打算强迫她。

他点点头:“嗯,可以考虑,我会等到你心甘情愿的那一天。”

苏昕松了一口气:“啊,那太好了,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苏昕开心地笑了起来,她整个人一放松,脸上的笑容就变得格外甜美。

陆煜城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恍惚,不得不说,他的妻子很美,美得让人有一口将她吞食的欲望,然而,他明白,这件事情不能操之过急。

苏昕被陆煜城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连忙道:“呃,那个,客房是哪间?我去睡客房好了。”

陆煜城径直下了床:“不用,我睡客房,你就睡这里吧。”

陆煜城说着,便往外走,苏昕看他走得那么干脆,不懂为何,心情却莫名有点低落,不过,想到不用跟陆煜城同房,她也暗暗高兴,说实在的,一时之间,让她跟陆煜城做亲密的事情,她还真的没办法接受。

陆煜城离开后,苏昕才懒懒地躺在床上,屋子里很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她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

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想到婚礼仪式上陆煜城印到她额头上的那个轻柔的吻,她的心情,竟然突然飘扬起来。

这两个月来,她始终觉得,她和陆煜城的婚姻,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可是,明明觉得莫名其妙,她还是毅然而然地嫁给了他。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知道,因为她要嫁的人是陆煜城,是小时候那个,明明不爱玩过家家,却为了陪着她,而不得不硬着头皮上阵的城哥哥,因为是他,所以她才无惧。

她从来没想过,她会那么勇敢那么仓促地决定自己的婚姻,可是,她真的就这么勇敢了。

想到这里,苏昕的嘴角,不自觉弯了弯,说实在,她感觉嫁给陆煜城,也是不错的,哪怕,相隔了这么多年,他们之间,早已经变得陌生,可是,她依然愿意跟他在一起,依然相信,他还是那个和小时候一样迁就她的陆煜城。

儿时的回忆,一一划过脑海,不知不觉,苏昕就进入了梦乡,梦里,繁花似锦,欢声笑语,满满的都是快乐的场景,她睡着的时候,都不禁弯了嘴角。

陆煜城从主卧室出来后,并没有直接去客房,而是进了书房,为了这场婚礼,他这几天,花了好多时间去准备,从而落下了好多工作,既然没有洞房花烛夜,他干脆就先处理一些落下的工作再睡了。

然而,他虽然坐在电脑前,但是他一直无心工作,脑子里,都是苏昕的倩影,那个他等了二十三年,终于娶回家的女孩儿,可是她却不愿意和他同房,虽然这是预料中的事情,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难免有些失望的,今晚,本应该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可是他,却只能待在这冰冷的书房里,处理着繁琐的工作,只是想着,心里就有点愤愤不平了,他到底要如何做,才会让她接纳她呢?

这也许是一段很长的路,但是,他愿意走下去,他愿意用尽自己的耐心,等待她敞开心扉,等着她从身到心都接纳他。

陆煜城关上电脑,走出书房,仿佛身子不听召唤一般,他径直朝主卧走去,生平第一次,他做一件事情这么鬼鬼祟祟,他轻轻旋动了一下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反锁,他推开一条小小的门缝,目光,便在大圆床上搜寻,床边,开着一盏昏黄的小灯,他可以看到,床上的人儿,正抱着一个枕头入睡。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眸中,不自觉流露出几分宠溺,他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走到她旁边,看着她哪怕是睡着了,嘴边还依然挂着一丝浅笑,他的心情,便跟着飞扬起来。

他伸手,轻轻将她压着的被子从她身下抽了出来,然后轻手轻脚地给她盖上,这一刻,他好像找到了他之所以偷偷摸摸进入她房间的理由,理由就是,他担心她不会盖被子,所以,他是进来给她盖被子的,而显然,他的担忧并没有错。

至于他是怎么发现她有蹬被子的毛病呢?那是在苏家那一次,他睡到凌晨,醒来的时候,发现她躺在他身边的那一次,他亲眼看到她将盖在身上的被子,一脚踢下了床。然后伸手就胡乱抓着,抓到热源,就往怀里拽,当时,他被她抱着睡了好久。

直到天大亮的时候,他才轻轻拿开她的手,装着自己也在沉睡,是的,那天晚上,他虽然喝醉,但是他依稀记得发生什么事的,他也知道,是那母女俩设计了他和苏昕,而他,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娶他,是他这二十几年来,最坚定的信念。如今,他终是如愿了,只不过,小妮子的心,好像还不在他身上,如今,他要做的,就是等,他会努力的,他相信,假以时日,她会明白,他一直在等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