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来了两颗电灯泡/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煜骅拉着一脸不情不愿的言江,屁颠屁颠跟在陆煜城后面,之前陆煜城脑海中一直想着要跟苏昕送花的事情,没有注意到陆煜骅和言江的举动,他一回头,发现陆煜骅和言江一直跟着他,他挑了挑眉,淡淡地道:“无故提前下班,这个月的奖金减半。”

“啊,哥,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哥?太残暴了。”陆煜骅一个劲地哀嚎,陆煜城不理会他,径直往外走去。

言江暗暗松了一口气,陆煜骅看着他的模样,好奇地道:“言江,你怎么了?不就是去我哥家里吃个饭么?你用不用那样一副表情?据我所知,你也算是我哥的好朋友吧?”

言江小声地道:“你哥现在每天吃的可都是你嫂子做的饭,我可不敢去吃。”

“什么?我嫂子竟然会做饭?太让我吃惊了,不行,我今晚说什么也要去蹭饭。”言江不这样说还好,一说陆煜骅就更来劲。

“要去你自己去,别拉上我行么?”言江一脸哀求。

“那不行,当电灯泡这种事,怎么能孤零零的呢?那太凄惨了,我不管,你今晚要是不跟我去,我就把你是单身狗的消息散布出去。”陆煜骅笑得一脸奸诈。

“二少。”言江无语了,怎么会有那么奸诈的人?明明知道,他是害怕了那些女人的纠缠,所以才对外宣布他已经结婚了的,要是被别人知道他是骗人的,以后出去应酬,还不得被别人烦死?

言江长得一表人才,虽然跟陆煜城比起来是逊色了点,但是也算是南城数一数二的帅哥,他所到之处,都能吸引不少目光的,最要命的是,作为陆煜城的特助,他平时待人总是风度翩翩,和颜悦色,这为他招来了不少桃花。

至少,那些受不了陆煜城那冰冷的眼神的人,最后总喜欢把目光转移到言江身上,最后,言江迫不得已,干脆告诉别人,他已婚,然后,他身边的桃花才渐渐消停了下来。

被陆煜骅抓到了痛处,言江无奈,只得陪陆煜骅一起去当灯泡了,大不了,今晚回去买点防腹泻的药吃,这样也好过身边桃花不断。

……

陆煜城到花店买了一束香水百合,这才心情愉悦地往家里赶去,好几天没吃苏昕做的饭了,说实在,他真的有点怀念,虽然苏昕目前的手艺还是一般般,但是,他尝到了家的味道,他爱极了这样的感觉,回到家,有体贴的妻子接过他手里的外套,有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两个人,一张桌子,几道家常菜,气氛温馨而宁静。

苏昕今天煮了四个菜,木耳鸡、青菜、糖醋排骨和回锅肉,另外还精心熬制了两个汤,两种汤都是给陆煜城调理身体用的。

看着桌上那四菜两汤,苏昕满意地笑了,这时,门铃响了起来,苏昕疑惑,陆煜城一直都有带钥匙的习惯,这个时候,到底谁会来?

她疑惑地走过去,刚打开门,入目就是一束洁白的香水百合,她一抬头,就对上陆煜城那溺满温柔的脸。

苏昕俏脸一红,一颗心,顿时像是喝了蜜一般,她甜甜地笑道:“煜城,你回来了,怎么又给我送花?”

陆煜城轻笑:“给妻子送花,还需要理由么?”他说着,将花束推到苏昕面前。

苏昕欢喜地接过花束,甜甜地道:“煜城,谢谢你,你真是个好老公。”

哎呀,她家老公的段数是越来越高了,随便说一句话,都能甜死人,她要沦陷了,怎么破?

陆煜城听着妻子的夸赞,一张脸,犹如春日的朝阳,格外灿烂。

哦,妖孽啊,苏昕在心里低呼了一声,她恨不得搂着他,在他脸上狠狠亲上一口,他笑起来的模样,简直太秀色可餐了。

陆煜城看着妻子一脸痴迷地盯着自己看,他禁不住低笑了声,他刚想低头,亲一口妻子娇嫩的小脸蛋,然而,煞风景的汽车喇叭声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被打断好事的陆煜城,一张俊脸顿时就黑了,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压根不想搭理来人。

苏昕也被汽车喇叭声惊倒,因为她是正对着门口,她一抬头,就看到了陆煜骅坐在骚包的敞篷跑车里,陆煜骅旁边还坐着一个人,苏昕在婚礼上是见过言江的,此时一看到言江,就马上想起来他是谁了。

陆煜骅看到苏昕看他了,大声嚷道:“嫂子,你小叔子来了,快点给我开门。”

陆煜城无视自己的亲弟弟,牵起苏昕的手,就要进屋去:“别理他,我们吃饭。”

眼看着别墅的门就要被合上,陆煜骅顿时就急了:“嫂子,不带这样的,这还是你小叔子第一次登门拜访呢,你这么拒之门外不好吧?”

苏昕挣脱陆煜城的手,好笑道:“煜城,煜骅怎么说都是你弟弟,你别这样对他。”

苏昕说着,就摁动了屋子旁边的控制开关,院子里的镂空大门,就缓缓开启,陆煜骅开心地笑道:“还是嫂子好,嫂子,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嫂子。”

苏昕无语,不就是给他开个门么?就变成世界上最好的嫂子了?这厮也太容易满足了吧?

车子停稳后,陆煜骅和言江双双下了车,陆煜城扫了言江一眼,言江讪笑了两声:“呵呵,陆总,其实我还有工作要做,不如我先回去。”

刚才看到陆煜城黑脸的那一刻,他就后悔了,人家现在新婚燕尔,正是培养感情的好时候,而他,竟然那么不识趣地跑来当明晃晃的电灯泡,简直太不厚道也太不称职了,助理不是像他这么当的呀。

陆煜骅一听说言江要走,连忙道:“这么晚了还做什么工作呀?哥,你不会这么虐待自己的员工的哦?”

他是不会虐待自己的员工,但是不识趣的员工那就另当别论了。

言江简直要给陆煜骅跪了,他是陆煜城的亲弟弟,他怎么闹,陆煜城都不能把他怎么样,可是他言江就不同了,虽然他跟陆煜城交情还可以,但是毕竟是他不对在先呀,他总觉得,今天走进这屋,是很危险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