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被狗粮撑着了/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走过去看了一眼可视电话,发现是送东西的,她笑眯眯地道:“是我买的洗碗机到了。”

“哟呵,你还买洗碗机,真准备一直当家庭主妇呀?”陆煜骅打趣道。

苏昕耸耸肩:“不管准不准备,买个洗碗机总没错的,最近我们吃完饭都是你哥洗碗,他的手那么漂亮,我其实挺不忍心让他的手被洗洁精泡坏。”

陆煜骅捂着胸口,一脸被狗粮噎到的模样:“我的天,嫂子,你这也太宠着我哥了吧?”

不对,刚刚嫂子说什么来着,她说最近都是他哥洗碗,他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他家大哥竟然连洗碗这种事情也会去做?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言江似乎也被苏昕的话惊到了,半天没反应,而苏昕已经打开门,让送货工人把洗碗机扛了进来。

送货师傅估计是没料到这里会有那么多帅哥吧,他看着几人的眼神,满满的惊艳,这样的惊艳之色,同样落在苏昕身上。

陆煜城似乎是不满意别人打量他老婆,如刀的目光,落在送货工人身上,工人吓得一个激灵,连让苏昕签收都忘了,朝着门口的方向,撒了腿就跑。

苏昕看着工人落荒而逃的情形,不禁感叹:“煜城,其实你可以不用这么凶的。”

陆煜城一脸无辜:“我很凶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

苏昕一副被打败的表情,他什么都没做,看起来就已经很凶了好吧?

虽然苏昕是一副不满陆煜城总是对人太凶的神情,但是看在陆煜骅眼里,总觉得两人其实就是在打情骂俏,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便拉着言江走了。

那两人走了以后,屋子里顿时安静了许多,陆煜城看着客厅里摆着的那台洗碗机,看着苏昕的眼神,变得更加温柔。

苏昕转身就进了厨房,边走便说:“安装洗碗机的师傅明天才会来,今晚我先洗碗吧。”

她刚刚还说不舍得弄伤人家的手的,现在自然不好意思再让陆煜城洗碗,谁知,她刚走几步,就被陆煜城拉住了,陆煜城捏了捏她娇嫩的手,轻声道:“你的手更漂亮,我更舍不得。”

呃,苏昕瞬间被电到了,看起来闷葫芦一样的陆煜城,其实说起甜言蜜语来,那简直就是秒杀,一秒钟,就可以让她春心荡漾。

……

估计是苏昕炖的汤的作用,夜深了,陆煜城还是无法入睡,总觉得身体燥热得厉害,明明已经是入秋的季节,天气不冷不热的,可是这一晚他却要将空调开到二十度。

他坐起来,脑海中,不禁想到苏昕今天的表情,因为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落在她身上,因此,其实他并没有漏掉陆煜骅打开汤锅之前,苏昕那尴尬的神情。

虽然之后她装得一脸无辜,但是也没有骗过他,她之所以突然给他炖这两种汤,绝对不是巧合,而是刻意为之,可是,她为什么要突然给他炖这样的汤呢?难道是在苏家那天听到了什么消息?

陆煜城是何等聪明的人?这一刻,他已经将苏昕从娘家回来那天的反常举动联系起来了。

一想到日后可能时常要被这样的补汤关照,陆煜城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不行,他不能让自家老婆误会下去了,他得找个时间,让她明白,他到底行不行。

想到这里,陆煜城便更加热血沸腾,体内的躁动,狂肆地叫嚣着,整个人更加毫无睡意,那是她的妻子呀,他最最喜欢的妻子,为了兑现当年的承诺,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守身如玉,二十八岁高龄了,一直都没有开荤。

如今,老婆都娶回家了,他竟然还傻得和她分房睡,简直了,现在倒好,就因为他想要给妻子一个适应的过程,却被妻子误会了。

陆煜城想想就觉得自己决断失误,于是,他直接站起来,直接朝主卧走去。

因为是在自己家里,苏昕睡觉并没有反锁门的习惯,因此,陆煜城轻轻扭动门把手,门就开了。

入目的,是那张奢华的大床,床头开着一盏昏黄的床头灯,淡金色的灯光,将整间屋子衬得格外柔和。

他一步一步走过去,然后轻轻地在床边坐下来,他定定地注视着她,满眼都是不加掩饰的爱意。

女孩纤细莹白的手臂很自然地露在被子外面,她正以一种极其舒服的姿势安睡。

灯光下,女孩长而卷翘的睫毛,在眼底投下一小片月牙形的暗影,

她嫩白如瓷的肌肤,此时正泛着淡淡的粉色,整个人漂亮得有点不真实。

最诱人的是她那娇艳如夏日榴花的红唇,那是一种红得很娇嫩的颜色,一般人,就算是涂上上好的口红,也达不到这样的效果,可她,却得天独厚地拥有了这样天然不需要雕琢的美丽颜色。

此时,她的唇微微嘟着,嘟成很漂亮的唇形,他看着看着,不自禁就被迷住了。

鬼使神差的,他忍不住低头,缓缓对着那唇靠过去,眼看他的唇就要碰触到那诱人的嫣红,而这一刻,她却突然翻了个身,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看着那颗毛茸茸的后脑勺,他不禁哑然失笑,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吻自己的妻子,还要这般偷偷摸摸。

他想要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转过来,但是又担心会打扰到她的好眠,最后,他只得作罢。

他小心翼翼地在她身边躺下来,然后大手一伸,便将她拥进怀里。

然而,抱着这副馨香醉人的娇躯,他体内的躁动却一下子更加狂肆。

看着她熟睡的小模样,他好想把她吻醒,最后还是不忍心,虽然他们的感情一直在升温,但是毕竟才结婚没多久,他还是觉得应该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是吓到她就麻烦了。

她才二十三岁,如花一样的年龄,她纯洁得如同一张白纸,他应该给她时间,从女孩过度到女人。

虽然很留恋怀里的娇躯,最后,他还是不得不放开她,因为,这一刻,他急切需要洗个冷水澡。

最后,他只得无奈地放开她,大步朝浴室走去。

床上的人儿还沉浸在梦乡,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嘴角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很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