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昏迷的女孩/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转头,她看着陆老太太,淡淡地道:“奶奶,我不会劝他的,他手上沾不沾鲜血,我都不关心,对我来说,他的命,比别人的命,重要一千倍,一万倍。”

苏昕说完这句话,正想继续上楼,却发现陆煜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楼梯拐角处,他正定定地盯着她看,她抬眸,对上他幽深的眸子,赫然发现,此时他的眸中,溢满感动。

如果不是碍于旁人在场,估计他现在已经将她狠狠地勒进怀里了,刚刚陆老爷子以下棋为由,跟他打听陆天恩的情况,爷孙俩不欢而散,所以他就下来了,没想到却恰好听到苏昕说的那一席话。

苏昕看着陆煜城,扯出她招牌式的微笑,“老公,我闷了,想回家,正想上去找你呢,没想到你就下来了,咱们夫妻两真是心有灵犀。”

陆煜城大步走向她,他抓着她的手,放在手里捏了捏,才柔声道:“嗯,的确是心有灵犀,走了,我们回家。”

苏昕点头:“好。”

他们走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再看二老一眼,就这么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陆老爷和陆老太太看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心里百般苍凉。

“老爷,煜城还是不愿意说么?”陆老太太看着丈夫,眼里是满满的哀伤,她最爱的孙子,她的天恩,她日盼夜盼,就盼着能见到他,可是,她现在就连他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这种未知和无尽的等待,几乎要将她折磨疯了。

陆老爷子坐在妻子身边,满心的苦恼:“没有,一提到天恩,煜城整个人就变得好冷,这到底是为什么?我最出色的两个孙子,为什么非得要斗得你死我活?”

“老爷,煜城口口声声说天恩想要害死他,我不相信,我真的不相信呀,我们的天恩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当初我跟他在花园里散步,他不小心踩到了一只受伤的蜻蜓,蜻蜓死了,他还伤心了半天,这么善良的天恩,怎么可能会想要害死自己的哥哥?”陆老太太一想到自己那个善良又聪明的孙子,她就心如刀绞。

陆老爷叹了口气,“可是煜城也不是心胸狭隘的人,夫人,你是知道的,煜城虽然话少,但是他一直都是光明磊落的,他并没有伤害天恩的理由。因为他根本就不稀罕这个家主之位,这几年,如果不是锦豪一直催促他,他根本就不会回来接手家族企业,而且他早就已经打算在m国那边创造自己的商业王国了,他在那边,生意也做得风生水起,以他的才能,根本就不屑争这个位置。”

陆老夫人还是不服气,“他这样做,估计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他当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为了上位而残害自己的兄弟,要是别人知道他残害了自己的兄弟,谁还会服他?”

陆老爷叹了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是非对错,有时候真的难以判断,不管谁对谁错,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痛,家族之争,往往都是最伤人的,因为,他们伤的,都是亲人。

……

这是一家环境清幽的疗养院,说是疗养院,不如说是一处私人别院。因为这里就住着一个病人,疗养院总共有两个医生,五个护士,两个清洁工,还有两个厨师,五名保镖。

黎暮寒将车子开进疗养院,熟练地将车子停好,这才打开车门下了车,这里的工作人员,无一不认识黎暮寒,看到他进来,连忙恭敬地跟他打招呼。

黎暮寒生性冷漠,面对别人的问好,也只是冷淡地点了点头,来到疗养院的主楼,他径直朝二楼走去,守在病房外的护士看到黎暮寒,连忙恭敬地问道:“黎少好。”

黎暮寒点点头,随即问道:“小姐怎么样?”这是他每次来都必问的问题,然而,他等到的答案,也和这次一样,“黎少,小姐还是老样子,没有苏醒的迹象。”

黎暮寒的眸色一暗,不再说什么,径自推开门,缓缓跨进病房。

这间病房,不同于医院的普通病房,到处都是白色,这里的一切,几乎都是粉色的,粉色的床、粉色的床垫、粉色的床单、粉色的被子、粉色的蚊帐、粉色的窗帘,就连摆放在地上,明显用不上的女士拖鞋,也都是粉色的。

粉色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女孩静静地躺在床上,乌黑的柔软长发散落在枕边,让女孩的脸看起来更加娇小,女孩的脸很瘦,很白,白得近乎透明,白到让人感受不到任何生命迹象。

黎暮寒走过去,习惯性拉开床边的椅子,在床边坐下来,他抓起女孩瘦小冰凉的手,用自己的大手将小手包裹了起来。

他握着女孩的手,哑声道:“馨馨,你真的不打算醒过来了么?你都已经睡了五年了,你到底还要睡多久?”

回应他的,是一室的寂静,屋子里安静得令他窒息,他甚至能听到风吹动窗帘发出的轻微声响,他多么希望,眼前的女孩能够醒过来,像从前那样,在他面前欢快地笑,他喜欢她脸上灿若朝阳的笑容,可惜,她已经沉睡了五年了,他已经五年没有听到她的笑声了,这是他这些年来,心底最深的痛。

“馨馨,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你爱的那个人,他已经结婚了,他没有邀请我去参加他的婚礼,但是我还是去了,不过我不是去祝福他的,我不希望他得到幸福,你是因为他才变成这样的,要是连他都得到了幸福,这个世界上,还有天理可言么?他娶了一个草包,那个草包,连你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屎糊了眼睛,他竟然看上那样的草包也不要你,我一开始以为,他娶了那样一个女人,是不会幸福的,只是没想到,那个女人,比我了解到的还要让人意外,到现在,我都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了,而现在,他跟那个女人在一起,似乎还挺幸福的,馨馨,陆煜城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了,你是不是也该醒过来,寻找自己的幸福了呢?你还这么年轻,难道你真的要一直这么睡下去么?你不能这么残忍,你快点给我醒来,醒来啊。”

黎暮寒说到最后,嗓音都嘶哑了,嘶哑的声音,是他压抑的情感,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看着床上这个无声无息的女孩,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