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宣泄的出口/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女孩被他握在手里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黎暮寒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惊愕地看着床上的人儿,可是床上的人儿依然一动不动,黎暮寒不死心,继续道:“馨馨,陆煜城结婚了,他找到了他人生的另一半了,他现在过得很幸福,他把那个女人宠上天了,现在,几乎全南城的女人都羡慕陆煜城的老婆。”

黎暮寒说这句话的时候,定定地盯着她的手看,果然,在他提到陆煜城的时候,他抓着手里的那只手,又几不可闻的动了一下。

黎暮寒震惊地看着,这一次,他确定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他放下女孩的手,快速走出去,大声喊道:“来人。”

听到黎暮寒的喊声,正在办公室里讨论病情的两个医生急急忙忙冲了过来,“少爷,发生了什么事?”

“她能动了,刚刚她的手指动了一下。”黎暮寒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

两位医生听了黎暮寒的话,微微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少爷,您说的是真的?”

黎暮寒点头,“千真万确,我刚刚已经确认过了。”

“少爷,您先别激动,请你把刚刚的情形,给我们仔细说一遍。”

黎暮寒点点头,开始描述刚刚的情形,两个一声听后,眼睛都亮了,他们激动地道:“少爷,按照你这么描述的话,小姐应该是还有意识的,只是对于某些人的意识比较强烈,为了能够让小姐醒过来,我想我们应该找她最在乎的人前来唤醒她。”

最在乎的人?黎暮寒愣了一下,馨馨最在乎的人是陆煜城,可是,陆煜城现在还会来么?记得在她昏迷三个月的时候,陆煜城出现过,只是那时候他将所有的错误都怪到陆煜城身上,所以他压根不让陆煜城靠近她,在那之后,陆煜城又来看过她几次,可是都被他挡在门外,再后来,他就没有再来过了,如今想要陆煜城来唤醒她,他还愿意么?

医生看黎暮寒一脸为难,继续劝道:“少爷,我们很早就说过,能不能醒过来,就看小姐的造化了,这些年我,为了维持小姐的生命,我们已经尽了全力,如今,小姐身体的各个机能都还是完好的,出了昏迷不醒,并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只要能唤醒她,小姐就有救的了。”

黎暮寒咬了咬牙,“好,我知道了,我尽量找人来唤醒她。”

……

陆煜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便乘坐专属电梯,直达负一楼的停车场,他刚走出电梯,就被人堵住了去路。

陆煜城看到黎暮寒,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他定定地看着他,并没有开口,黎暮寒看到陆煜城,脸色也和以往一样阴沉,看到陆煜城从电梯里走出来,他便沉声道:“跟我走。”

陆煜城并没有动,而是看着他,不冷不热地开口:“原因。”

“哪里那么多废话,跟我走。”黎暮寒并没有说明原因,而是对着陆煜城,不耐烦地低吼。

陆煜城抿了抿唇,不再理会他,径自朝自己的车子走去,黎暮寒看陆煜城不理会他,很是懊恼,最后,终于不得不说出自己的目的,“馨馨有苏醒的迹象,医生说,需要她最在乎的人才能唤醒她。”

陆煜城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他看着黎暮寒,从黎暮寒的眼里,看到了深切的期盼,他叹了口气,然后拿出电话,给苏昕拨了过去,“老婆,我今晚有点事,晚点回家,不用等我吃饭,你先吃,嗯?”

黎暮寒听着陆煜城温柔的嗓音,简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认识他这么多年了,何时见过他对人说话这么温柔?就算是当初对待馨馨,也只是比一般人温和一些而已,他现在只不过是晚点回家,都要打电话跟那个女人汇报,这样的陆煜城,还是他认识的陆煜城么?

那个女人,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值得陆煜城如此对待?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陆煜城挂了电话,才看着黎暮寒,淡淡地道:“走吧。”

他说完,继续朝他的车子走去,黎暮寒知道他不愿意坐自己的车,也不勉强,快步走向自己的车,便开着车在前面开路。

此时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在市区的时候,时速几乎达不到四十,在这样拥堵的路段,也亏得陆煜城车技好,要不然估计早就跟丢了,当然啦,跟丢了也没有关系,因为他知道疗养院的地址,虽然他回国后就不曾去过。

一个小时候,黎暮寒和陆煜城的车相继出现在疗养院,黎暮寒率先下了车,他默默地走在前头,虽然没有回头,但是他也知道,陆煜城一直默默跟在他身后。

来到病房门口,黎暮寒看着陆煜城,淡淡地道:“你自己进去吧,希望你能跟她说说话,她已经睡了五年了,我们一家人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如果你真的能唤醒她,我们一家人,将会对你感激不尽。”

陆煜城看着黎暮寒,叹了口气,“暮寒,我不需要你的感激,我也希望她能够醒来,她出事了,我也难过,因为,我一直将她当成自己的妹妹。”

黎暮寒听到妹妹两个字,苦笑了一下,是啊,陆煜城从来都只把馨馨当成自己的妹妹,一直以来,都是妹妹的一厢情愿,所以,他才更恼火,他一直觉得,他黎暮寒的妹妹,应该是高傲的,应该像个公主一样被人爱慕,可是偏偏陆煜城对自己的妹妹不屑一顾。

黎暮寒看着陆煜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陆煜城的话,他怨了陆煜城五年,虽然心里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根本就不能怪陆煜城,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责怪他,因为,心太痛,所以总是需要宣泄的出口,而陆煜城,被他当成了宣泄的出口。

他怨他,怪他,怪他当初没有来,如果当时他没有缺席当晚的party,自己的妹妹,也许就不会出事,可是,连他自己都知道,这样的理由,其实很牵强。

陆煜城缓步走进病房,这是黎雨馨出事后,他第一次见到她,看到床上那个脸上毫无生气的人儿,他的心,还是很难过的,也为她感到惋惜。

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他盯着黎雨馨看了半晌,才低低地道:“雨馨,好久不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