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祸害遗千年(2更)/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在一旁听着,得知他是派人去查路上的监控,估计是想从中看看于红玲和苏静发生了什么事。 陆煜城打完电话,便搂着苏昕,低声道:“现在还早,我们继续睡,不用管她。” 嗯,这是他第一次睡在苏昕的闺房,他觉得这里好舒服,要知道,这是苏昕这些年来一直住的房间呢,他很喜欢。 苏昕往他怀里蹭了蹭,低声道:“嗯,好,我还困着呢。”昨晚她主动勾引陆煜城,结果可想而知,她现在腰都还酸痛不已。 陆煜城搂紧她,柔声道:“困就继续睡,睡够了再说,反正今天周六,我不去公司。” 有陆煜城这句话,苏昕更加安心了,她眼睛一闭,就继续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了,陆煜城夫妇穿戴整齐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没看到苏向南等人,反而是乔姨看到苏昕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道:“二小姐,姑爷,你们竟然还在这里,我以为你们也去医院了呢。” 苏昕惊讶地问道:“我们为什么去医院?” “二小姐,您还不知道么?太太昨晚出了车祸,住院了。”乔姨低声道。 苏昕愣了一下,“出车祸了?” 乔姨点头,“对啊,老爷半夜匆匆忙忙出去了,还有大小姐也一起去了。” 苏昕点点头,“好,我知道,早餐准备好了么?我们先吃早餐,等会再过去看看。” “二小姐,你稍等,我马上让人准备。”因为大家以为主人不在家,现在还没有做早餐,不过材料都是现成的,要煮也很快的。 苏昕点点头,拉着陆煜城在客厅等,于红玲出车祸了?难怪昨晚陆煜城的人堵不到人呢,就是不知道苏静最后怎么样了。 就在苏昕疑惑的时候,陆煜城的电话又响了起来,陆煜城接了电话以后,脸色变得有点阴沉。 苏昕看向他,轻声问道:“怎么了?” 陆煜城低声道:“昨晚于红玲和苏静离开没多久,就被拦截了,据监控显示,苏静被人带到了酒店,而在酒店的人,竟然是乔恩。于红玲为了追赶那辆货车,超速行驶,出了车祸。” 苏昕愣了一下,“乔恩?难道,乔恩是于红玲的人?” 陆煜城点头,“如果我没有猜错,昨晚的事情,应该是于红玲和乔恩联手策划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毁你清白,而拦截于红玲的人估计是不知道计划有变,以为被下药的人是你,所以就将苏静带走了。” 苏昕听得脸色铁青,“这个女人真是可恶,还有那个乔恩,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陆煜城冷笑,“这个乔恩,他会为他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苏昕感受到陆煜城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气,微微愣了一下,不得不说,陆煜城冷起来的时候,真的挺吓人的。 她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柔声道:“嗯,我不反对你对付乔恩,至于于红玲和苏静,只能说她们自作自受了。” 陆煜城点点头,这时,乔姨走过来,告诉他们早餐准备好了,陆煜城和苏昕简单吃了早餐,就朝市中心医院赶去。 …… 医院里,苏向南和苏静一直守在手术室外面,对于苏静来说,真的好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噩梦,自己被夺走了清白,自己的母亲躺在手术室内,生死未卜,明明昨天晚上他们还开开心心地为父亲庆生,她们还指望着看苏昕的笑话,可是,所有的事情,跟她们预想的都反了,苏昕没有被下药,苏昕还好好的,而一切厄运,都落在她们母女身上。 为什么会这样呢?她们明明计划得这么好,这么周全,她们等着看陆煜城的笑话,等着看苏昕的狼狈来着,可是,所有的事情,都反过来了。 心里的苦,不知道要向谁倾诉,她死也不能让别人知道,她被两个下贱的人夺走了清白,所以,哪怕此时她心里痛苦不堪,她也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异样。 苏向南紧张地看着手术室亮着的灯,心里不住的祈祷,希望老天不要这么残忍,车祸已经夺走了他一个妻子,不能再夺走他第二个妻子了,他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的。 于红玲嫁给她十八年了,十八年来,她将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她视自己的小女儿如己出,这样的好女人,老天可不要将她夺走了。 这时,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告诉苏向南,于红玲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苏向南还以为是自己的祷告灵验了呢,殊不知,那根本就是祸害遗千年。 这时,陆煜城和苏昕恰好赶到,苏昕听到医生说于红玲脱离了生命危险,眼里不禁闪过一抹失望,不过随即便想,要是于红玲就这样死了,未免也太便宜她了,等着,有朝一日,她会找出证据,找出她害死自己母亲的证据,她会亲眼看着她被制裁的。 陆煜城似乎看透了苏昕的心事,他用自己的大手,握着苏昕的小手,试图将自己掌心的温度传给她。 苏昕感受到丈夫的安抚,不禁抬头对他微微一笑,苏静看向他们时,恰好看到苏昕的笑容,她觉得那笑容真的是说不出的刺眼,这一刻,她真的恨不得撕碎了苏昕,觉得天理不公,像苏昕这样的人,凭什么得到幸福呢?等着,总有一天,她会把她的幸福撕碎的,一定会的。 苏昕和陆煜城看过于红玲之后,就离开了,苏向南父女俩在医院留守,苏静刚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此时虽然守在医院,但是整个人也是魂不守舍的,一副风吹就能倒的情形。 苏向南以为是女儿太担心了,便安慰她道:“小静不用担心,医生都说你妈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过些日子就能好起来的。” 苏静听了父亲的话,眼泪终于抑制不住落下来,她早就想哭了,但是她之前一直不敢哭,她怕自己一哭,所有的坚强都崩塌了。天知道,她现在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强撑下去,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最是需要人倾诉,可是自己可以倾诉的人,此刻却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