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震怒(2更)/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乔恩发出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踢得撞到了客厅里的红木沙发上,他的额头,有献血缓缓渗出来,那是刚刚碰伤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站着他面前,冷着脸看着他,恨不得用目光将他射杀了。 这个男子,正是之前跟于红玲通电话的神秘人,名霍天,是欧洲最大的帮派红鹰帮的老大。 红鹰帮的势力几乎遍布欧洲,这个男人,可以说是黑道帝王,时至今日,整个欧洲暗势力,可以说是谈鹰色变,因为他手段狠辣,嗜杀成性,敢得罪他的人,下场都很凄惨。 而乔恩,就是他派出去勾引苏昕的,因为于红玲不仅想让苏昕给陆煜城戴绿帽子,她还想让苏昕连心都不在陆煜城身上,她想看着他们痛苦。 这个任务不是一般人轻易办到的,他已经调查过陆煜城,知道那是一个不简单的男人,虽然于红玲说那个男人不行,然而,这个男人哪怕是不行,但是他的实力依然不容人小觑。 所以,霍天才会出动了乔恩,乔恩有才有貌,是他最得力的手下,他在红鹰帮的地位,仅次于他的儿子霍霆轩。 他以为,只要出动乔恩,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这件事情,只是没想到,乔恩去了南城一段时间,不仅没把事情办好,反而让手下把于红玲最宝贝的女儿给睡了。 也难怪霍天如此震怒,他狠狠踢了乔恩一脚,尤觉得不解气,他对着乔恩,再次一脚踢过去。 乔恩刚刚站起来,没想到霍天又一脚踢过来,他整个人再次倒在地上,他的五脏六腑好像都受伤了,嘴角有鲜血渗出来,他看着霍天,想要求饶,嘴巴动了一下,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他知道主子发怒的时候很可怕,这一次,他显然是凶多吉少了。 屋里站着好些人,他们都面无表情地看着,没有人敢为他求情,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男人有多残暴。 谁要是胆敢求情,估计连小命都跟着乔恩一起丢了,霍天看乔恩奄奄一息了,他喘着粗气,怒道:“废物,一点事情都办不好,我要你何用?” “主子,对不起,对不起……”乔恩低声地道歉,他不敢求饶,当初,他的命是霍天保下来的,他就算是要了他的命,他也无话可说。 那天晚上,是他糊涂了,他一心只想着苏昕,压根不知道,那个苏静对老爷来说有多重要。 是他无能,他不但没得到苏昕的心,连人都没有得到,是他没用,他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弄丢了自己的心,所以,他是死有余辜。 霍天看着乔恩那窝囊的模样,冷声道:“废物,看看你这个什么破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废物,你这样的废物,我留你何用?” 霍天说着,抬脚对着他又是一脚,这一次,乔恩彻底晕了过去,屋内的人战战兢兢地站着,生怕战火燃烧到自己身上来。 霍天看乔恩晕死过去了,他才走到沙发上坐下,他端起茶杯,狠狠地灌了一口茶,他真的太生气了。 当他接到于红玲的电话,听到她那虚弱的声音,听到她的哭喊控诉时,他的心都碎了,他真的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她第一次求他帮她办事,他的人竟然将事情办成这样,简直是丢尽了他的老脸,也让他在于红玲面前抬不起头来。 那是他这辈子最在乎的女人,当初,如果不是实在困难,实在是需要谋出路,他是不舍得让她回到苏向南身边的,他也是因为心疼她,才不忍心让她跟着自己打打杀杀。 所以,这些年,哪怕他得势了,权势滔天了,他也不忍心带她回来,因为他知道她在那边过得很好,他知道她喜欢当贵夫人,她心底里虽然看不起他的身份,但是她曾经帮过他,不止一次地帮过他,她一次又一次从苏向南那里拿钱接济他,为了让他发展帮派,她甚至和他联合绑架苏向南的女儿,那个女人,她为他做的太多太多了,如今,他有了能力,只要她一句话,他愿意为她赴汤蹈海。 他原以为,她不会再找自己了,可是,她却找了来,因为有过承诺,所以,她找来的时候,他无条件地答应了她的任何请求,可是谁知道,事情却演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知道,苏静是她最宝贝的女儿,因为她这辈子,只能有苏静一个女儿,那些年,她跟在他身边,跟着他打打杀杀,后来一次逃亡中,她受了重伤,还伤到了子宫,从此以后她便再也不能生育了。 那个女人,她真的太苦了,她跟苏向南的时候,苏向南还是有钱人家的少爷,谁知道,她跟苏向南好了没多久,苏家就破产了,苏向南从有钱人家的少爷,变成了落魄的生意人,她不知道苏向南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苦,所以才跟了他。 那时候,他是一家上司公司的老板,身价不菲,他一直喜欢着她,可是她偏偏喜欢苏向南,当她找上他的时候,他自然二话不说就收了她,哪怕她怀了别人的孩子,他也不在乎。 只是没想到,她跟了他没几年,他的生意也失败了,他从一个千万富翁变成了一个穷光蛋,还被人到处追债,他带着她到处逃亡,最后不得已,他走上了邪路。 好在他有聪明才智,他有胆量,他不怕死,所以,他用了短短二十几年的时间,就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 而他贩卖军火的第一笔钱,就是于红玲联合他绑架苏向南的女儿得来的。 因为感念着她的这份恩情,同时心里也还记挂着他,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未曾娶妻,因为,在他心里,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替代她…… 屋子里安静得厉害,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他们小心翼翼地注视着这个盛怒的男人,不敢动弹,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生怕他一个不好,就会迁怒于他们。 这样的安静,让人连呼吸都觉得不顺畅,就在人们觉得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时候,客厅的门被人推开了。 ------题外话------ 那个,友情提醒一下,男二出现了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