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秦小昕?/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停下车子,推开车门下了车,而林盛也下车了,苏昕看这男人面生得很,她不禁蹙了蹙眉,“喂,你什么意思啊?”

林盛走到苏昕面前,低声道:“陆太太,您好,我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能借一步说话么?”

“不能。”苏昕直接回绝。

林盛愣了一下,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昨晚他已经派人将苏昕调查了一遍了,苏昕在外的名声他也一清二楚,此时听到苏昕毫不客气的回绝,他心里想着,传言果然不假,这位还真是够任性的。

“陆太太,我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的,我就是想跟你打听一个人。”林盛连忙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已经占用了我的时间。”苏昕觉得这个人根本不是好人,好人会开套牌车么?好人会偷偷摸摸地跟着她么?

林盛一脸尴尬,他连忙拿出口袋里的那张照片,他将照片递到苏昕面前,问道:“请问陆太太,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你么?”

苏昕扫了他那张照片一眼,只是看一眼,她根本看不清楚,因为照片太朦胧了,再加上她根本就不打算理会这个男人,她淡淡地道:“这照片上的人我不认识,你找错人了。”

林盛不死心,他将照片继续凑到苏昕面前,紧张地道:“陆太太,你再好好看看吧,这张照片是十年前拍的,有点不清楚,你不好好看,是看不清楚的。”

这张照片是霍霆轩偷拍的,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清楚照片中人的五官,因此,苏昕根本就懒得认真去看。

苏昕被迫又看了照片几眼,她顿时觉得照片上的人有点熟悉,嗯,好像还真的是她自己呢。

不过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承认,毕竟,这林盛好像不是好人。她摇摇头,“我真不认识照片上的人,好了,你的问题我已经回答完了,请你让开,我要回家。”

林盛听了苏昕的话,一脸失望,他看着苏昕,满怀希冀地道:“那么陆太太,你有没有一个姐妹或者表姐妹叫秦小昕的?因为我感觉照片上的女孩跟陆太太长得真的很像,可能是陆太太的亲人也说不定。”

秦小昕?苏昕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她记得,这个名字,嗯,她好像只用过一次。

记忆中,有这么一个男孩子,因为她帮了他的忙,他就一个劲地追问她的名字,她被问得不耐烦了,就告诉他她叫秦小昕,因为她妈妈姓秦,所以她就干脆说自己叫秦小昕了。

依稀记得,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件事情对她来说,只是一个小插曲,因为,她和那个男孩,毕竟是萍水相逢,她压根没想到他们还会相遇。而且,她没想到的是,那人当时竟然还偷拍了她。

尽管想起来是什么人要找她,但是苏昕并不想跟那个人有交集,因此,她不打算告诉林盛真相。

她继续摇=摇头,“抱歉,我不认识什么秦小昕,还请你快点让开,要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林盛听了苏昕的话,不禁一脸失望,他对苏昕说了一句抱歉,就将车开走了。

苏昕上车后哦,不禁蹙了蹙眉头,这个人为什么要找她?难道真的像他以前说的那样,要找她报恩?算了吧,她其实挺喜欢当现代雷锋的啊,做好事不留名什么的,才有意思呢,她可不需要他来报恩。

……

江昊麟在医院里,左等右等等不到陆可柔到来,他难免有些失望,他以为,他今天出院这么大的日子,陆可柔一定会来接他的,没想到,她却一直没有来,看不到陆可柔,他心里竟然生出了失落感,原来,不知不觉,那个女孩儿,已经开始影响他的生活了。

江宁远夫妇看江昊麟看起来不是很高兴,心里不禁在猜想儿子不高兴的原因,想到儿子可能是因为陆可柔没有来而不高兴,他们不禁相视一笑。

兰溪看着江昊麟,柔声道:“昊麟,听说可柔那孩子已经去公司上班了呢,今天不是周末,她估计是上班去了,所以才没有空来接你。”

江昊麟被母亲说中了心事,他有点不好意思,连忙道:“妈,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可柔来不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兰溪嗔他,“儿子,别怪妈没提醒你,在爱情面前,你可别死要面子,要不然,到头来吃亏的可是你。”

江宁远在一旁添油加醋,“我发现可柔去上班后,整个人变得更有魅力了,她一个千金大小姐,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公司里那些青年才俊看上,要知道,陆氏集团可是人才济济的,更何况,追可柔的公子哥儿也很多。”

江昊麟听了父亲的话,不禁有点紧张了,他看着江宁远,问道:“很多人追求可柔么?我之前怎么不知道?”

江宁远投给他一个你是不是傻的眼神,“废话,可柔是谁?她可是陆家的千金啊,陆家又是什么人家?那可是无数人仰望的存在,陆可柔长得漂亮,身份又高贵,追求她的人自然多。”

兰溪在一旁帮腔,“再说了,可柔长得多漂亮啊,人又单纯,我这辈子,要是能娶可柔这样一个媳妇,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江昊麟被父母说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笑了笑,“呵呵,你们说得没错,可柔的确是个好女孩,行了,爸妈,我们走吧,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我都烦透这里的味道了。”

江宁远和兰溪适可而止,便不再多言,跟江昊麟一起走出病房,经过走廊的时候,恰好看到来给母亲送饭的苏静,苏静看到江家一家子,连忙热情地迎了上来。

“叔叔,阿姨,你们好,今天昊麟出院么?恭喜啊,昊麟终于康复了。”苏静温柔地开口。

兰溪和江宁远对苏静现在已经没有好感了,对着苏静的笑脸,他们依然摆不出好脸色,兰溪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就越过苏静,继续往前走。

苏静看着他们冷漠的背影,心口像被刀割一样疼,她眼睁睁看着江昊麟一家离去,却再也没有勇气上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