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监督吃饭的/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折腾了两回的苏昕,窝在陆煜城的怀里,睡得很香甜,陆煜城揽着娇妻,也睡得给外香甜,自从跟苏昕同床共枕以后,陆煜城的睡眠质量好了很多,几乎都是一睁眼就是天明。

然而,今夜的好眠,却被一通电话打破了,他连忙抓起手机,快速将手机调到了静音,唯恐扰了床上人儿的美梦,他转头,看了苏昕一眼,看到她并没有被吵醒,他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他低头,在苏昕的脸上吻了吻,这才拿起手机,走到阳台去接电话。

接了电话回来,陆煜城的脸色有些凝重,他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几不可闻地叹息了一声,他在苏昕身边躺下来,然而他此刻已经没有了睡意,他伸手,将苏昕揽进怀里,安静地听着她的呼吸,感受着她的心跳,一直到天明。

苏昕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陆煜城正看着她出神,她动了动身子,咕哝了一句,“老公,你怎么起那么早啊?”

陆煜城没有回答,只是轻声道:“嗯,时间还早,你多睡一会儿。”

他揽着她往怀里带了带,示意她继续睡。

苏昕整个人清醒了一些,脑子也开始运转,她看了下时间,发现现在才七点,然而陆煜城好像已经醒了很久的样子,她不禁看着陆煜城,问道:“煜城,你睡不着?”

陆煜城想说没有,最后还是改口了,“嗯,因为我等会要去一趟M国,但是又有点舍不得你,所以便睡不着了。”

苏昕讶异,“要出差么?”跟陆煜城结婚那么久,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要出差。

陆煜城点点头,“是的,出差。”

“要去多久啊?”苏昕一听说陆煜城要出差,顿时没有了睡意。

“我尽快赶回来。”陆煜城没有告诉她具体需要多长时间,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

苏昕嗯了一声,也不再睡了,她坐起来,套上一件外套,便走到衣帽间开始帮陆煜城整理行李,陆煜城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看着她拿出一个箱子,仔细地将他可能要用到的东西放进箱子里,他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柔情又满是不舍。

如果此行只是出差,他一定会带上她,他才不会舍得让她一个人留在家里,然而,他这一次根本不是出差,而是要去处理一些未知的危险,他不想让她担心,也不想将她置身于危险之中,所以他不能带上她。

他是她的男人,他想带给她的,是和平安康,而不是让她置身于危险之中,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比她的安危更重要,只要她安好,他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后顾之忧。

因为有了她,所以他有了弱点,如若可以,他不会将自己这个弱点暴露在别人面前,让别人有机可趁。

苏昕收拾好行李,一转身,就撞进陆煜城的怀里,她顺势环住他的腰,“煜城,行李我都给你收拾好了,你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漏的,到了那边,一定要按时吃饭,注意休息,应酬的时候,尽量少喝酒,因为喝酒伤身……唔……”

苏昕还想说什么,嘴已经被他吻住了,他急切地吻着她,似是要将她吞进腹中一般,苏昕想到要跟他分开了,心里也很是不舍,于是,她抱着他,热情地给予回应,她以为,他顶多是跟她来一个告别的吻,没想到,吻着吻着,她发现自己身上的外套被他剥掉了,而她整个人,已经被他抱到了床上。

苏昕原本想要推开他的,但是想到两人即将要分离,她也就由着他,尽管她昨晚已经被他折腾得筋疲力尽了。

最后,苏昕累得连眼皮都睁不开了,陆煜城看着妻子在床上昏昏欲睡,他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柔声道:“现在还早,你继续睡。”

苏昕有气无力地道:“我原是想着送你去机场。”

陆煜城摇头,“嗯,不要送,你去送我,我就走不成的。”

“为什么?”苏昕傻傻地问。

“嗯,因为我舍不得你。”陆煜城看着她,哑声道。

苏昕:……

苏昕再次醒来,习惯性看一下时间,发现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下意识以为陆煜城还有一个钟头就要下班,她正想着他们中午要吃什么呢,脑子混沌了一会儿后才想起来,陆煜城出差去了。

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不能每天看到陆煜城,她的心突然就空荡荡的,顿时连起床的动力都没有了,这时,她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她不禁蹙了蹙眉,她疑惑地接起电话,懒懒地喂了一声。

只听电话里传来一个男音,“夫人,该起床了,主子有吩咐,说你必须在十二点之前起来用餐。”

苏昕整个人有点懵,什么状况?这年头竟然还有催起床的?而且还规定她一定要在十二点之前起来用餐?

“你是谁?”苏昕问道,虽然心里已经认定这是陆煜城的人,但是她还是要问一下。

“夫人你好,属下焰夏,是主子吩咐过来监督您按时吃饭的。”焰夏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其实有点崩溃,想他好歹也是陆煜城身边武力值排在前五的高手啊,竟然被安排了这么一个任务,他当时简直恨不得直接抗议,不过接收到陆煜城那冷冰冰的眼神,还有其他人一脸羡慕的神情,他拒绝的话终究没有说出口。

最后,他偷偷问了老大焰鹰,焰鹰告诉他,主子明面上是说让她监督夫人按时吃饭,其实是让他暗中保护夫人,要知道,主子对夫人的在乎,胜过他自己,主子能把这么重大的任务交给焰夏,那是看得起焰夏,要是焰夏拒绝了,肯定会后悔一辈子的。

焰夏听了这话,禁不住抹了把汗,心里庆幸不已,想着幸好当时没有脑袋发热提出抗议,要不然他就完蛋了,这辈子都别想在主子身边出头了。

“焰夏?”苏昕总觉得这么名字有点怪异,不禁问道,“是哪个姓?哪个夏?”

“回夫人,是火焰的焰,夏天的夏,我的名字是主子起的。”焰夏恭敬地回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