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快相思成疾了/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学做饭这种事,其实还是挺累的,折腾食材一下午之后,苏昕累得不行,以至于第二天,苏昕又起晚了,不过今天总算有点进步,不用等到焰夏的电话打过来催她起来吃饭,她自己已经起来了。

她起来穿戴整齐后,便打电话给焰夏,焰夏接到电话后,没几分钟就出现了,因此,苏昕可以断定,焰夏就待在这里附近,苏昕不禁觉得疑惑,为什么陆煜城去出差了,要派一个人守在她附近呢,而她看得出来,焰夏其实是个练家子,陆煜城让一个练家子守在她附近,虽说是为了照顾她的饮食起居,但是她怎么有种陆煜城在派人暗中保护她的感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陆煜城出个差都要派个人在暗中保护她?苏昕心里突然有了疑惑,不过她并没有深思,只当陆煜城是小题大做了。

焰夏看到苏昕后,便恭敬道:“夫人,现在距离午餐时间还早,属下先给你做早餐。”

焰夏说着,不等苏昕回答,就径直走进厨房,苏昕也没有阻止他,她还好奇,今天焰夏会给她做什么早餐呢,毕竟,焰夏的手艺真的是非常不错,堪比饭店那些五星级大厨。

苏昕跟在焰夏身后进了厨房,打算跟焰夏学两招,等她学会了,以后想要体贴陆煜城的时候,可以起来给他准备早餐。

焰夏看苏昕跟进来,连忙道:“夫人,你坐着就好,我会很快。”

苏昕摇头,“你不用管我,我就看看,你做你的。”

焰夏知道这位估计又要偷师,于是,他也没管她,他从冰箱里掏出食材,开始准备早餐,苏昕看他熟练地剁肉,肉剁好后,他又往肉里加了各种调料,直到苏昕看到他和面,才知道他原来是要包饺子。

当焰夏将包好的饺子摆在碟子里的时候,苏昕不由得惊叹,这个男人的手艺真的太好了,只见他手指翻飞,没几下,一个个漂亮的饺子就摆进了碟子里。

包着饺子的时候,锅里已经开始烧水了,不多时,饺子就下了锅,过了一阵子,香味就飘出来了,苏昕顿时觉得饥肠辘辘。

饺子起锅,焰夏端着装着饺子的碟子出了厨房,来到餐厅,才看着苏昕道:“夫人,可以吃了,我再给你做份西式的。”

苏昕连忙摆手,“不用了,我今天就吃饺子,明天再吃西式早餐吧。”

焰夏听了苏昕的话,微微蹙眉,“主子交代,要照顾好你的饮食起居,我不能亏待了你。”

苏昕好笑,“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我不喜欢浪费粮食?”

焰夏:“呃,这倒是没有。”

苏昕:“那我现在告诉你,我不喜欢浪费粮食,今天的早餐,就吃饺子,OK?”

焰夏点点头,不敢有意见,突然发现,这位夫人很有意思,她好像不像别的豪门太太那样,什么东西都讲究排场,他听说,豪门中人,仅是吃一顿早餐,要求都是非常高的,绝对不会像苏昕这样,一碟饺子就可以打发。

苏昕吃了早餐,又继续跟焰夏学做菜,似乎铁了心要将焰夏的手艺都学到手,焰夏都被她这好学的劲头惊到了,没想到,这位夫人竟然那么热衷于学做菜。

日子,在学习厨艺的过程中缓慢度过,不知不觉,就过了五天时间,在这五天里,苏昕可以说是尝尽了相思之苦,夜深人静的时候,摸着空出来的那边床,她感觉自己的心也是空的。

慢慢的,她开始失眠,想他想的,因为失眠,她第二天起得便越发晚了,终于,到第六天的时候,她也没有心情学做菜了,再加上,这几天一直忙着学做菜,她也落下了很多工作,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她就将自己一直关在书房,昏天暗地地工作,借着忙碌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白天忙累了,她夜里才能睡好。

就这样没日没夜地工作了两天,她将自己落下的工作几乎都处理得差不多了,她决定约甘丽蓉出来谈谈心,因为她担心她再这样下去,会闷坏的。

这一刻她才发现,没有陆煜城在身边的日子,是这么的日夜无光,似乎连天空都蒙上了一层阴云。

甘丽蓉最近跟肖明锦感情发展得还不错,小日子过得挺滋润了,虽然肖明锦的动作还是有点温吞,但是已经算是进步很大了,知道下班后约她去吃饭,知道在她加班的时候送她回家,知道偶尔给她送小礼物,虽然他没有开口跟她说爱,但是他能做到这一步,甘丽蓉已经很满足了。

接到苏昕的电话,甘丽蓉一脸惊喜,“昕昕,你终于舍得找我了,我以为你日子过得太甜蜜了,所以将我抛之脑后了呢。”

苏昕听了甘丽蓉的话,有气无力地道:“是你日子过得甜蜜吧,我的日子过得可惨了。”

甘丽蓉大惊,“怎么回事?”

“蓉蓉,我想见你,马上就想见到你。”苏昕急切地道。

“昕昕,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你。”苏昕在电话里,说得十万火急,可把甘丽蓉吓傻了。

“你来找我太慢了,还是我去找你吧,你在公司对面的咖啡厅等我。”

“好好,你准备到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我马上过去。”

“嗯。”

……

甘丽蓉担心苏昕有什么事,她一接到苏昕说准备到达的电话,就马不停蹄地往咖啡馆赶去,当她看到苏昕略微憔悴的脸时,整个人都吓到了。

她看着苏昕,急切地问道:“昕昕,发生了什么事?你跟陆少吵架了?”

苏昕连忙否认,“没有,只是他出差了,蓉蓉,我觉得我完蛋了。”

甘丽蓉听说陆煜城出差,她哪里还有不明白的?想来好友是太思念丈夫,所以才变成这副样子的,她问:“嗯,他出差多久了?”

“他出差一个星期了,蓉蓉,这简直惨绝人寰,他是有家室的人呀,他怎么可以出差这么久?这不科学呀对吧?”苏昕连忙大吐苦水。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