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战斗/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陆煜城,要的就是他们不撤离,因为,他打算在今晚剿灭这个组织,只有这个组织消失在世界上,他才能得到安宁,否则,这些人无论是天涯海角,都一样会追杀他,就为了他们那所谓的组织规矩。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的阶段,这些人都是死士,一个个不畏生死,死命地往前冲,最后,竟然被一部分人撞开了别墅的大门,冲进了屋子。

屋子里一片漆黑,他们什么都看不见,但是作为杀手,他们天生敏锐,一点点风吹草动,他们都能发现不同。

陆煜城的人早已经在屋子里进行了埋伏,那些人一冲进来,有好几个就中弹身亡了。

屋子里的战斗,要比在院子里动静大得多,他们打斗撞翻了屋子里的物品,物品摔倒在地上发出激烈的撞击声,还有人中弹时发出的闷哼声,各种声音交缠在一起,令人毛骨悚然。陆煜城的目标很明确,他今晚的目标是M组织的头领,因此,他的目光,始终追随着那个蒙着面的男人。

男人如鹰般的眸子也在屋子里四处搜寻,他虽然手臂中弹了,但是行动依然敏捷,他一冲进屋子,就找到了最佳隐蔽位置。

陆煜城站在暗处,手中握着枪,他每放一枪,都要换一个位置,以防被M盯上他,要知道,那个男人的武力值在M组织排名第一,不容小觑,在没有摸清敌人的实力之前,他不会硬拼。

战斗,持续了两个小时,M组织的人已经倒下得差不多了,而陆煜城的人也已经死的死伤的伤,这一次的损失,比陆煜城预料到的还要严重。

M看到自己的手下已经全部倒下了,他带来的人,仅剩他一人,他眼里闪过一丝惊恐,他当杀手三十年了,从来没有体会过什么叫恐惧,而这一刻,他竟然感到深深的恐惧,那是面临组织灭亡,自己身处险境的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就在他在挣扎是去是留的时候,屋子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陆煜城带着几个人,从二楼走下来,几人簇拥着他,他像个王者一般缓缓走到M的面前。

M看到陆煜城脸上的冰冷,身子顿时像是被寒气侵袭,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现象,作为一个资深的杀手,他理应习惯于面对生死,不惧任何人,可是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强大,强大到他甚至觉得自己很渺小。

M是见过陆煜城的照片的,所以他认识陆煜城,在看到这个男人真面目的这一刻,他后悔了,后悔当年接了那样的任务,也是那一次错误的决策,毁了他一生的心血,如今,他的人死的死,伤的伤,而他,今夜估计也是逃不出这栋别墅了,他的生命将会因为这个男人而终结,而他,也将会成为道上的笑柄。

他的M组织,名声享誉国内外,可是最后的下场,竟然是瓦解在一次任务中,这样的耻辱,他就算是死,也死不瞑目。

陆煜城看着面前这个戴着面罩的男人,冷冷地道:“你就是传说中的M吧?”

M紧抿着唇瓣,没有回答陆煜城的话,过了一会儿,他才看着陆煜城,沉声道:“陆煜城,你要怪就怪那个幕后之人,我跟你无冤无仇,只是在完成交易而已。”

陆煜城冷笑,觉得这个人说的就是笑话,他都差点要了他的命了,还跟他无冤无仇,这不是可笑么?买通他们来杀他的陆天恩可恨,他们这个毫无人性的杀手组织就不可恨了么?

M看着陆煜城脸上的笑容,他眸光微闪,他现在势单力薄,形势对他很不利,他的目光,开始在屋内搜寻,似是想要寻找逃跑的机会。

陆煜城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已经没有机会了。”意思是,让他别白费心机。

M突然看着陆煜城,冷笑,“陆煜城,你以为,就你们几个人,真的能奈何得了我么?”

陆煜城觉得这人还真是狂妄自大,都已经成了丧家之犬了,竟然还在这里大言不惭,陆煜城不想跟他废话,他大手一挥,就示意身后的人一起上。

M眸光一闪,身子来了一个利索的翻滚,同时扣动手中的枪,陆煜城等人连忙下蹲躲避,下一刻,屋内再次陷入漆黑,M将屋子里的灯全打坏了。

这个过程,只有短短的三秒钟,黑暗中,M已经躲了起来,而陆煜城等人因为人多,不利于隐蔽,只得再次分散。

M真不愧是M组织的头号杀手,身手果然了得,动作快得不可思议,饶是陆煜城经过了特殊的训练,竟然也让他在手底下逃脱。

接下来,又是一场剧烈的打斗,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最后,双方的子弹都耗尽了,手里的枪便成了废品,陆煜城站在黑暗中,下腹传来的疼痛让他蹙起了眉,刚刚他被M打中了一枪,而他自己,也打中了对方,他们可以说是两败俱伤,好在,陆煜城身边还有人,而M只剩下孤身一人了,他相信,继续战斗下去,败的一定是对方。

M的手臂和腹部都中了枪,他的行动明显缓慢了许多,动作也变得比较艰难,陆煜城的人,找起他来更容易。

战斗,依然在你追我躲中进行,而此时,M已经距离门口越来越近,虽然是杀手,虽然见惯了生死,但是到了最后关头,他还是不想死,但凡有一丝生还的希望,他都不愿意放弃。

……

苏昕和焰夏下飞机后,就径直朝陆煜城的别墅本来,虽然焰夏很不愿意带苏昕来涉险,但是他心里其实也记挂着主子和同伴的安危,再加上他也对苏昕的身手有信心,最后,他还是把苏昕带来了。

苏昕和焰夏一进院子,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苏昕的心跳顿时漏掉了半拍,别墅内安静得出奇,她甚至嗅不到一丝生气,带着无边的恐惧,她缓慢地朝别墅的门口前进。

她的恐惧,不是对敌人的恐惧,而是出自对某人的担心,她不敢想象,要是陆煜城有个三长两短,她会怎么样,她想,她一定会直接疯掉,一定会毁天灭地,这是这一瞬间,她心底最真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