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让他长记性/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在院子里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转身去到陆煜城的病房,此时,陆煜城的麻药还没有退,他还在昏睡中,看着他苍白的脸,苏昕心下一疼,她忽略掉心中的酸涩,安静地坐在他床边。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碰他,只是安静地坐着,安静地盯着他看,看着他的时候,便想起他们结婚以来的点点滴滴,想起那些甜蜜的过往,想起他对她的种种包容宠溺,想起他对她的柔情,甚至想起他每天晚上将她折腾得死去活来的情形,过去的种种,都是那么幸福甜蜜,她想,她是习惯了,习惯了这样的幸福,这样的习惯是可怕的,因为一旦习惯,就无法戒掉了。

如果这一切都失去,她会疯掉的,这辈子,她已经体会过一次失去亲人的痛,她已经承受不起第二次了,所以,看到他奄奄一息的模样,她真的很生气很生气,生气他瞒着她,试图让她蒙在鼓里,如果他有什么事,她甚至连他最后一面都见不上;生气他独自一人涉险,不让她跟他一起作战,她是他的妻子,她想跟他一起风雨同舟,她不要躲在他的身后;很生气他竟然让自己受伤,看到他受伤,她感觉自己比他还痛,所以,她必须生气,因为,只有生气,才能替代她心底无边的恐惧。

苏昕在陆煜城的床边坐了很久,直到看到他有苏醒的迹象,她才转身离去,她不要让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他,他要让他看到空荡荡的病房,他要让他想见她却见不到,她要让他长长记性,省得他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陆煜城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病房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没有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妻子,他以为,他昏迷前的一切都是幻觉,可是,他明明听到她急切的呼喊,听到她在车上一路都在喊他撑住,她还一路骂他,骂他不负责任,骂他招惹了她就想扔下她一个人;她还说要是他敢不好好活下去,她一定跟他没完。他感受到她温热的泪水滴落在他脸上,他还听到她苦苦哀求,让他一定要撑下去;他还听到她哽咽着说让他不要扔下她一个人。

一切都是那么真实,怎么可能是幻觉呢?可是,她人呢?她人在哪里?陆煜城睁着迷茫的双眼,眼里,是浓浓的失望,他多么希望,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第一个能看到的人是她。

这时,焰夏提着饭盒走进来,他知道,苏昕已经将近一天没有吃东西了,她刚才说去找东西吃的话都是骗人的,所以,他才出去给她买了早餐,可是,来到这里却不见人。

他看到陆煜城醒了过来,连忙惊喜地问道:“主子,你醒了?夫人去哪里了?”

“夫人?我还想问你。”陆煜城对焰夏说话的语气不是很好,他估计还在责怪焰夏,觉得焰夏没有办好他交代的事情。

焰夏故意忽略掉陆煜城那不满的语气,他疑惑地道:“奇怪了,我去买早餐之前,夫人明明还在这里的啊,她在这里守了你一夜的啊。”

焰夏的说法其实太夸张了,因为陆煜城做完手术,都快天亮了,苏昕在这里,也仅是坐了两个钟头而已。

陆煜城眼睛一亮,“她真的在这里守了我一夜?”

焰夏把头一点,“主子,这绝对是真的,她一直都坐在床前,我去买早餐的时候她还在呢。”

陆煜城蹙眉,“那她现在去了哪里?”

焰夏放下吃食,“主子,我出去找找,夫人应该就在这附近。”

可是,焰夏失望了,他在医院里转了一圈,都找不到苏昕,陆煜城看着他垂头丧气走进病房的时候,整个人简直失望透顶,最想见的人没有见到,还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于是,他只好命令焰夏,“去给我找到她,你必须要确定她是安全的,要不然,到时候有你好受。”

焰夏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属下明白。”

焰夏急匆匆出去了,可是他在医院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苏昕,她简直要急疯了,最后才想起该给苏昕打电话,可是苏昕电话已经关机了。

焰夏有点崩溃,想着苏昕怎么就走了呢?主子都受伤住院了,她怎么还乱跑?就不能乖乖待着陪主子么?

焰夏现在还没办法了解苏昕的想法,事实上,苏昕只是想让陆煜城长记性而已,所以她不打算那么早跟他见面,她就是让他着急,这样他以后遇到这类事情的时候,才会有所顾忌,她可不想当一个傻傻的女人,傻傻地在家享受着他的宠爱,不管他在外面遇到怎样的风雨,她都蒙在鼓里。

她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是风雨同舟,哪怕在他危险的时候,她跟他一起生死与共,都好过事后才得知他出了事,如果是那样,她会崩溃的。

苏昕并没有去哪里,而是回到了昨晚战斗的别墅,透过镂空的院门,苏昕看到这里已经被人清理干净了,仿佛昨晚上这里弥漫的血腥味,都是她的幻觉。

她拿出昨晚焰夏给她的钥匙,打开大门,不紧不慢地往里面走,虽然院子已经被人清理干净了,但是她的脑海中,依然浮现出昨天夜里的情形,当时她看到那一具具躺在地上的尸体时,她几乎迈不动脚步,生怕进去以后,看到自己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好在,后来她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还活着,好在她还听到他叫她,然而,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她几乎要崩溃。

如今想起昨晚的情形,她还觉得心有余悸,她深吸了一口气,缓步朝主屋走去,她打开主屋的门,屋子里空荡荡的,里面也已经被人清理干净,一滴血迹也没有了,几乎看不出这里有打斗过的痕迹,然而,昨晚她虽然没有进门,但是她也想象得到,昨晚这屋里的情形有多惨烈。

奔波了一天一夜,她其实累得慌,但是她整个人却还很清醒,她走到沙发坐下来,看着屋子里陌生的一切,顿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这个时候,或许她只有陪在他身边,她的心才会觉得踏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