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抹不掉的恨/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致成原本是上来请父母下山和他们过节的,最后却是弄得不欢而散,心里还窝了一肚子火。

夫妻俩坐上车后,冯晓立刻红了眼眶,她哽咽道:“老公,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们一家子幸福,而我们却一辈子要忍受失子之痛么?我好恨,我真的好恨。”

陆致成何尝不恨?年轻的时候,他斗不过陆锦豪,好不容易生下个神童儿子,最后却被陆锦豪的儿子害死了,他也是陆家的子孙,也是父亲的儿子,凭什么他要低人一等?

可是,他知道自己的能力,知道自己没办法和陆锦豪抗衡,他唯一可以依赖的儿子没有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跟陆锦豪一家子斗。

冯晓看陆致成没有说话,心里不禁责怪丈夫的窝囊,她狠狠地道:“不管如何,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陆致成听了妻子的话,连忙道:“晓儿,你别冲动,咱们还有女儿呢,咱们不能放着女儿不管啊,如果只有我一个人,那么我可以跟陆锦豪一家子同归于尽,可是我们不能,芷涵还小,我们不能扔下她一个人。”

提到自己的女儿,冯晓更心痛,同样是陆家的小姐,陆可柔因为有个当族长的爹,现在又有个当族长的哥,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里,而自己的女儿呢,因为父亲不是族长,时常被人忽略。

一样的出身,差别待遇却是如此的大,这真的是天理不公。

冯晓越想越气,恨不得将陆锦豪一家子都弄死,同样都是陆家的人,这样的差别待遇足以将她折磨疯了。

陆致成看着妻子那喷火的眼神,眼神有片刻的怔忪,他一直都明白,自己的能力不及大哥,因此,在没有娶妻之前,他从没觊觎过那个位置,他当陆家的二爷,也到处受到人尊敬,虽然那种恭敬不能跟大哥相比,但是他也乐在其中。

他记得,在过去的那些年里,他活得潇洒肆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开始变大了呢?这或许,是从他的妻子给他生了一个神童儿子开始吧,他将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自己有生之年没有做成的事,能由儿子来完成。

儿子的表现一直都很出色,让他越来越相信,儿子有希望能成为下一任的家主,只是没想到,儿子翅膀都还没有长齐,就出了这样的变故,一想到自己那优秀的儿子,他就心如刀绞,此刻,他是恨的,他的心已经被恨意蒙蔽,让他忘记了他和大哥之间的兄弟之情。

一路无话,车子缓缓抵达他们家的别墅,夫妻俩走进屋,一眼就看到陆芷涵正坐在沙发上嗑瓜子,陆芷涵有一张瘦削的瓜子脸,不说话的时候,樱唇微微抿着,看起来有些冷。

陆天恩的失踪,让陆芷涵从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变成了有心计的女孩,早在几年前,她已经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她不像陆可柔,从小被家人疼爱,她自从失去了哥哥之后,家里的气氛就变了,那个充满欢乐的家,开始变得很压抑,母亲对她也不似以前那么溺爱了,总是时刻提醒她要变强,说她是他们家唯一的孩子了,如果她不变强,到时候被人连皮带骨吃了都不知道。

也是因为冯晓的耳提面命,让陆芷涵一个单纯的小姑娘,变成了如今会隐藏心事并过于早熟的陆芷涵。

陆芷涵比陆可柔还小三岁,可是要是她和陆可柔站在一起,别人一定会以为她的姐姐,因为她看起来比陆可柔成熟得多。

看到父母进来陆芷涵将手里抓着的瓜子随手扔回茶几上的瓜果盘,毫无意外地没看到自己的爷爷奶奶。

“怎么?请不到爷爷奶奶么?”陆芷涵懒懒地问了一句。

冯晓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怒道:“何止是请不到,要是我们再晚去一点,那两个老东西就跟着陆锦豪一家子下山了。”

对于母亲叫自己的爷爷奶奶两个老东西,陆芷涵不禁蹙了蹙眉,她看向冯晓,淡淡地道:“妈,爷爷奶奶平时待你不薄,你说话这么不尊敬,似乎不太好吧?”

陆芷涵明白,他们一家子太弱了,想要在陆家稳稳地站住脚,必须要依赖二老才行,只要二老还活着,陆锦豪一家子就不敢动他们的,如今,她的翅膀还没有变硬,她需要依赖二老的庇佑,才能在这个家好好活下去。

冯晓哼了一声,闷闷地道:“这里又没有外人。”

陆芷涵蹙了蹙眉,“妈,爷爷奶奶是爸爸的父母,不管是嘴上还是心上,我们都应该敬着他们,至少,我是这么想的。”

陆致成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似乎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想到自己的父母一直以来对自己都挺关照的,甚至因为陆天恩而跟陆锦豪闹翻,他觉得自己确实有必要尊敬自己的父母,于是,他看着冯晓,沉声道:“晓儿,芷涵说得对,以后不许你说出对爸妈不尊敬的话,听到了么?”

冯晓哼了一声,抿着唇不说话,她始终觉得,陆致成的父母很偏心,难道就因为陆锦豪是长子,就理所当然地可以当族长么?她自认为,她的丈夫也不差,为何却什么都得不到?

陆致成看妻子明显是并不放在心上,他不禁蹙了蹙眉,知道妻子此时正在气头上,他也就不说她了,反正,说了她也听不进去的。

陆芷涵站起来,淡淡地道:“爸妈,午饭时间还没到,我先上楼复习功课了。”

在他们家,越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气氛越是压抑,因为每到这个时候,就是父母思念大哥的时候,她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的感觉了,哪怕今天是除夕,她也不指望自己能过一个开心的除夕,而她也开心不起来。

因此,她在家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将自己关在房里的,来个眼不见为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