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还是抱着你睡舒服/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冷笑:“我想怎么样?我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我要你告诉我当年我母亲出车祸的经过,还有,是什么人撞死了我母亲,如果你拿得出对我有用的线索,我可以考虑不追究你的盗窃罪。”

雷叔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过了,他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跟我来吧。”

苏昕等人默默跟在他后面走,不多时,一行人就来到了雷叔的家门前,雷叔的孩子都在国外,家里就剩一个保姆和他们夫妻。

昨天那个保姆看到苏昕,不禁愣了一下,看着苏昕的眼神,难免有些心虚,而雷叔的妻子,在看到雷叔带着两个漂亮姑娘和一个男子进来后,一脸疑惑。

“志达,这些人是……”雷叔的妻子阿兰小声地问道。

“阿兰,这是小小姐,这是我当年帮佣的秦老爷家的外孙女。”雷叔小声地回答妻子的疑问。

阿兰听了雷叔的话,脸色都变了,她站在原地,呆呆地看着苏昕,也不记得吩咐保姆给苏昕等人泡茶。

当年雷叔偷偷拿走秦家的古董去变卖的事情,她也是知情的,她也知道她这些年的荣华富贵是哪里来的,如今,秦家的人找上门来,是不是意味着事情败露了?

苏昕也没心情理会她,她现在只想拿到当年车祸的线索,至于雷叔的帐,以后再慢慢算。

雷叔看着苏昕,低声道:“小小姐,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雷叔说完这句话,就转身上楼去了,不多时,雷叔就从楼上下来了,此时,他的手里多了一个盒子。

那个盒子是一个带锁的铁盒,看起来已经有些年代了,他将盒子放在茶几上,拿出一根已经有些生锈的钥匙,小心翼翼地将锁打开。

锁估计是很久没开过了,他试了好久,最后都打不开那把锁,好在那把锁并不大,最后他拿来一把铁钳,将锁拧坏了。

打开铁盒,雷叔从里面拿出一张发黄的纸张,苏昕接过纸张,只见上面写着当年母亲出车祸的日期和时间,下面是一个车牌号码。

雷叔看着苏昕,低声道:“这是我当年匆匆记下来的车牌号码,那辆车撞了小姐后,就直接开走了,连犹豫都不曾有,我想,那估计是蓄意谋杀。”

雷叔这句话,无疑是印证了苏昕这些年的猜测,苏昕一直认为,母亲的死不是意外,如今听了雷叔的话,她更加确定了。

那张泛黄的纸张很轻,可是她拿在手里,却觉得异常沉重,就是这一辆车,夺走了母亲的生命。

苏昕拿着那张纸离开了,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跟雷叔说什么,雷叔夫妻俩,在苏昕离开后,依然觉得忐忑不安,担心苏昕哪天想起来,会告他盗窃。

苏昕现在顾不上理会雷叔,她只想尽快找到害死母亲的凶手,拿到车牌号后,苏昕马上给陆煜城打了电话,让他找人第一时间去查这辆车。

陆煜城自然不敢怠慢,马上拖了关系让人去查,事情已经过去十八年了,查起来自然需要一些时间,因此,一时半会是拿不到结果了。

找到雷叔,拿到了自己想要的线索,苏昕也无心待在H市了,她订了最快的一趟航班,带着彩羽就直接离开。

到达南城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陆煜城知道妻子要回来,下了班就匆忙到机场接机,苏昕走出机场,看到陆煜城的那一刻,直接扑进他怀里。

陆煜城紧紧地抱着她,轻声道:“老婆辛苦了。”他指的辛苦,不仅仅是路途的辛苦,而是她心里的苦,母亲的死,一直是她心里的痛,如今,为了找出真凶,她不得不将心底的伤痛揭开,面对自己母亲当初遇害的情形。

苏昕窝在他怀里,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轻声道:“煜城,幸好有你。”

突然发现了,自从有了这个男人后,她开始变得脆弱了,不开心的时候,总是想要窝进他的怀抱。

陆煜城低头,吻了吻她的脸,轻声道:“我们回家。”

苏昕点点头,任凭陆煜城拉着她的手,朝他们的车子走去。

焰夏坐在前面开车,彩羽坐副驾驶座,陆煜城和苏昕则是坐在后座上,一上车,苏昕就靠在陆煜城怀里,不多时,她就睡了过去。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焰夏急忙进厨房给她准备夜宵,陆煜城因为要去接苏昕,晚饭也是匆匆解决的,夫妻俩一起吃了夜宵后,才回房休息去。

夜里,夫妻俩躺在床上,苏昕跟陆煜城说起遇到雷叔时的情形,一想到雷叔当年竟然知情不报,她心里还是很怨恨的。

如果当初雷叔站出来提供线索,或许警察已经能抓到那个肇事者了,可是雷叔没有,他竟然取走主人家的东西,还心安理得地享受了半辈子的荣华富贵,仔细想想,这个人真的是可恨的。

陆煜城安静地听着她讲述,他温柔地把玩着她柔软的长发,轻声道:“嗯,老婆,我们一定会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你放心。”

苏昕点点头,“嗯,不管如何,这件事情,我一定要查下去。”

“对了,警方那边说要多久才能查到那辆货车的主人?”苏昕问。

“事情过去太久了,而且当年又不像现在这样信息联网,因此,估计需要一些时日,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们不介意让凶手多活一些时日。”陆煜城低声道。

苏昕点点头,“嗯,我明白。”

“好了,时候不早了,我们睡觉吧。”陆煜城将她揽进怀里,像安抚小孩子一样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苏昕往他怀里蹭了蹭,咕哝了一句,“嗯,还是抱着你睡舒服。”

陆煜城听了她的话,心里顿时产生了共鸣,自己何尝不是这么认为呢?昨天夜里,她不在家,他躺在空荡荡的床上,觉得自己的心都是空的,如今,能够抱着她,他才觉得整个人踏实了,拥她在怀,他的心,就会变得满满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