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这样的我,你害怕吗?/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边,陆煜城派人拦截那架直升机后,就一直焦急地等消息,一个钟头后,陆煜城接到电话,对方说,他们拦截的那架直升机坠机了。

陆煜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身子晃动了一下,脸上的血色也缓缓褪去,坠机了?那他的妻子,他的妹妹,还有命吗?

陆煜骅看陆煜城神色不对,心里划过不好的预感,急切地问道:“哥,怎么样?拦住那辆直升机了吗?”

“坠机了。”这三个字,似乎掏空了他的力气,他软软地跌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像是失去了魂魄,虚无得仿佛只剩下一个躯壳。

一旁的江昊麟听了陆煜城的话,只感觉一阵晕眩,整个人也有些站立不稳,他喃喃地道:“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煜城,一定是弄错了。”

陆煜城呆呆地坐了一会儿,再次拿起电话,给对方打了过去,“是在哪里坠落的?发定位给我。”

陆煜城挂了电话,就大步走了出去,边走还边打电话,“给我准备直升机,马上。”

他不相信他的妻子和妹妹会死,她答应过他,会好好的,她说她会带着可柔回来的,她一定不会说话不算数的,她最可爱的了,她从来不会说话不算数。

他对她这么好,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开他呢?一定不会的。

陆煜骅一直跟在陆煜城的后面,陆煜城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令他担忧,他好担心他哥会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毕竟,他有多爱嫂子,他是知道的,还有可柔,那可是他的亲妹妹,虽然他生性冷漠,但是他还是很疼爱可柔的,骨血至亲,怎么能不痛?就连他自己,此刻都心痛到几近麻木。

对他们而言,失去亲人,如同割肉一般疼,此刻,他的心在被凌迟。

陆煜骅听说陆煜城要出动直升机,知道他是要去找人,他连忙道:“哥,我跟你一起去,嫂子和可柔一定还活着的。”这句话,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是他却要说出来安慰陆煜城,同时也安慰自己。

江昊麟也跟了出来,他现在整颗心都是乱的,他以为,他爱可柔爱得还不够深,可是此刻,他才明白,原来,他爱她已经爱得深入骨髓,因为得知她出事后,他几乎要崩溃。

因为爱,因为在乎,所以才会崩溃,他已经无法忍受失去她了,到了这一刻,他才明白,他到底有多爱她,可柔,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舍得离我而去?可柔,你一定还活着对不对?可柔?

……

四月末的晚上,还是有些凉,苏昕和陆可柔被扔在郊外,风一阵阵吹来,冷得她们两个人直打哆嗦。

周围黑漆漆的,虽然手机有手电筒,但是苏昕不敢拿来照明,担心会将最后一点电耗光,于是她直接将手机关机了,她要等到天亮,然后找个高点的地方,希望能接收到一点信号。

陆可柔冷得直打哆嗦,苏昕将她揽进怀里,柔声道:“可柔,跟嫂子靠近一点,靠近一点就不会冷了。”

陆可柔点点头,小声地问道:“嫂子,这里这么黑,你不怕吗?”至始至终,她看苏昕都很镇定,而她自己看到周围黑漆漆的,偶尔又传来一些古怪的声音,她都害怕得不行。

苏昕轻声道:“我没事,可柔,要是你害怕,你就靠着我。”

陆可柔轻声道:“嫂子,你跟我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她真的不敢相信,苏昕身手这么了得,而且她刚才杀人的时候,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真的太令她意外了,刚才看到苏昕一枪一枪地解决那些人,她吓得心都要跳出来。

苏昕轻声问道:“这样的我,你害怕吗?”

陆可柔摇头,“不,嫂子,我为有你这样的嫂子而骄傲,真的,我很庆幸嫂子你这么与众不同,要不然,我现在估计已经去见阎王了。”

苏昕摸了摸她的头,像个姐姐一般安抚她,“可柔,希望今天的事情,不要让你有心里阴影才好。”

陆可柔抿了抿唇,说没有阴影,那是假的,她长这么大,从未像这两天一样恐惧过,既恐惧死亡,又担心那些人毁她清白,这两天,她一直在惊恐中度过,这种感觉,可以将她折磨疯了。

苏昕看陆可柔没有说话,知道她是真的害怕极了,她怜惜地紧了紧搂着她的手,轻声道:“没事了,都过去了。可柔,你知道吗?我当年也经历了像你一样的事情,而且当时,我才五岁。”

陆可柔惊愕得瞪大眼睛,只是夜太黑,她眼睛瞪得再大,苏昕也看不见,苏昕没有去理会她的反应,而是像讲故事一样,缓缓说道:“当时,绑匪绑了我,将我关在一个黑漆漆的屋子里,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他们要我爸拿出一千万去赎我,当时我爸筹那笔钱,整整用了两天时间,那两天,我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那间屋子很黑很黑,在那两天里,我不曾见到过一点光亮,他们还差点将我撕票。”

陆可柔安静地听着,她听得心揪成一团,她没想到,苏昕那么小就经历过这些。

苏昕继续道:“可柔,你一定想不到,那个绑架我的人是谁。”

陆可柔惊讶地问道:“是谁?”

苏昕笑了一下,只是那样的笑,很苍凉,“我是事后才知道,是我的后妈联合外人绑架我的。”

陆可柔惊得嘴巴都合不起来,“她……她怎么可以?”

苏昕苦笑,“其实她是想要我死,只是她的合伙人为了下次还有机会勒索钱财,才没有撕票。”

陆可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刻,她的心揪痛得厉害,她哽咽道:“嫂子,那个女人太恶毒了,她会不得好死的。”

苏昕苦涩地笑了笑,“更令我痛心的不是这个,而是我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父亲的时候,他竟然不相信我。”

陆可柔哽咽道:“你爸怎么那么糊涂?连自己亲生女儿的话都不相信。”

苏昕叹了口气,“他是挺糊涂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