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惩罚/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老爷子看着那个中年男子,一脸痛心,陆家鸣是他的侄子,是他二哥的儿子,因为他二哥去得早,以前他可是对陆家鸣照顾有加,他真的没想到,他照顾得这么好的侄子,最后竟然会做出这种事。

陆老爷子看完所有的证据后,一脸沉痛,他将那些资料又递给一个胡子已经花白的老人,这位老人是陆锦豪的三叔,也就是陆煜城的三叔公,论辈分,他仅次于陆老爷子。

三叔公看了文件后,沉声道:“家鸣你这次做得实在是太过了,竟然试图杀害家主,这可是死罪啊,到时候,家主要是处罚起来,谁也救不了你。”

三叔公看过证据之后,又将那些证据一一传下去,大家看了以后,都不禁一脸同情地看着陆家鸣,证据确凿,这一次,陆家鸣怕是凶多吉少了。

待到大家都看过了证据,陆煜城才看向陆家鸣,沉声道:“六叔,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陆家鸣沉声道:“不是我,根本不是我,你这些所谓的证据,肯定是假的。”

众人冷笑,假的?连他是何时跟对方接头,跟对方达成了什么协议,还有负责接头的人和他给对方的支票等等,每一样东西都是真的,他竟然还敢说是家主造假?这简直是不知死活。

陆煜城冷笑,“六叔,既然敢做,为什么不敢当?这件事情是你做的,你想抵赖是不可能的了,除非,你还能说出,是谁在背后指使你做这件事。”

陆家鸣听了陆煜城的话,身子狠狠颤抖了一下,他抿了抿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他沉声道:“是,是我做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

陆煜城冷笑,“给我一个理由,六叔,我自认为没有做过什么得罪你的地方。”

陆家鸣冷笑,“没有?没有做过什么得罪我的地方吗?真的没有吗?”

陆煜城冷声道:“说清楚。”

“说清楚?陆煜城,那你能不能告诉我,天恩去哪里了?你是不是害死了天恩?我告诉你,天恩是我陆家鸣的恩人,我要为他报仇,我就是看不得你害死了自己的兄弟,还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一切。”陆家鸣狠狠地道。

陆家鸣有一个儿子,从小爱调皮捣蛋,有一次,他的儿子上树掏鸟窝,却不小心从树上掉了下来,幸好陆天恩经过,陆天恩伸手接住了他儿子,儿子才免于摔死,而陆天恩因为承受的重量太重,导致双手骨折,疗养了几个月才完全恢复。

从此,陆家鸣就将陆天恩当成了恩人,陆致成告诉他,陆煜城为了上位,杀死了陆天恩,陆家鸣听了这话,气气愤不已,于是,他和陆致成商量着,要为陆天恩报仇。

这一次的计划,他们以为安排得天衣无缝,先是让陆致成在春节的时候跟陆远航交好,让陆煜城将目光放在陆致成和陆远航身上,而陆家鸣在背后谋划一切,他们以为,这一次,只要抓住了陆可柔和苏昕,陆煜城会必死无疑,只是没想到,那两个女人竟然这么命大,能从那些人手里逃脱。

要知道,陆家鸣请的是邪心盟的人,邪心盟的人都是一些亡命之徒,要钱不要命的,因为,陆致成答应过,事成之后,请人的钱由他来出,他给对方开出了两个亿的天价。

邪心盟的人觉得这笔生意非常划算,不仅能从陆家鸣这里拿到两个亿,还能跟陆煜城勒索两个亿,只要杀了陆煜城,就有四个亿的收入,那简直就是天价,他们一辈子都没有遇到过的天价报酬。

为了这次任务,邪心盟的首领不惜动用所有的家当,买了一架直升机,只是没想到,这么完美的计划,却被苏昕给打破了。

陆煜城听了陆家鸣的话,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又是陆天恩,他倒是没想到,陆家鸣竟然能为了陆天恩做到这种程度,这还真是出乎他的预料呢。

陆煜城冷笑,“陆家鸣,少为你自己找借口了,你说我害死了陆天恩,你有什么证据?”

陆家鸣没有证据,他是听陆致成说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他觉得陆致成说得有道理,他冷哼道:“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是也不能说明不是你害死了天恩,除非,你把天恩找出来,要不然,你就是杀害天恩的凶手。”

三叔公听了陆家鸣的话,一个劲地摇头,觉得陆家鸣简直是无理取闹,陆天恩三年前就失踪了,让陆煜城去哪里找他?要陆煜城找到陆天恩才能说明陆天恩不是陆煜城害死的?这是什么狗屁道理?

三叔公沉声道:“家鸣,我看你是糊涂了,原本三叔公还想为你求求情,如今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其他人听了三叔公的话,也都是一阵静默,陆家鸣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劫,他狠狠地瞪着陆煜城,紧抿着唇不再说话。

陆煜城也不想跟他多费口舌,他淡淡地道:“陆家鸣绑架族人,试图谋害族人性命,这是重罪,按照家规,他要被活活打死,看在他年老的份上,就打一百军棍好了。”

众人听了这话,吓得额头冷汗直流,一百军棍下去,估计也活活被打死了,毕竟,六叔都六十几岁了,哪里还承受得住一百军棍。

六叔公的儿子听了陆煜城的话,吓得面色一白,连忙求情道:“家主,我父亲年迈,还请家族从轻处罚,我求求你了。”

陆煜城淡淡地道:“不让人将他活活打死,已经是从轻了,当然,如果你心疼父亲,你可以替他分担一半,当然,你年轻,你受五十军棍,他可以少受二十军棍。”

五十军棍,都能把人打残了,陆家鸣听了陆煜城的话,连忙喝止儿子,“启民,你走开,我不用你替我受罚。”

陆启民看着自己的父亲,一脸焦急,他闷闷地道:“爸,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竟然敢去绑架陆煜城的妹妹,还试图害死陆煜城,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