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陆煜骅寂寞了/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昕看到江昊麟,不禁打趣道:“昊麟这是知道可柔在我家,逮人来了?”

江昊麟笑笑,“不,我是专程来看望嫂子的,当然,也特意来找我们家可柔。”

江昊麟这话,陆煜骅就不爱听了,“什么你们家可柔?可柔现在还是我们家的,不是你家的。”

江昊麟好笑道:“二哥,可柔迟早都是我家的。”

陆煜骅瞪眼,“什么二哥?谁是你二哥了?想要我当你二哥,还早呢。”

江昊麟听了陆煜骅的话,也不恼,依然微笑道:“我迟早都是要叫你二哥的,这声二哥,跑不了。”

面对江昊麟的好脾气,陆煜骅无可奈何,只得哼哼两声,开始扫荡桌上的美食。

江昊麟坐在陆可柔身边,他们只是互换一个眼神,都能让人感受到其中的甜蜜。

陆煜城更是对妻子温声软语,将妻子照顾得无微不至,就连焰夏和彩羽,看起来都很有夫妻相,陆煜骅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好悲催,为什么,他突然有种他很寂寞的感觉?

嗯,难道,他真的该找个伴了?真的该找个伴了?还是,他必须找个伴儿了?

一顿饭下来,陆煜骅塞了一肚子美食,还顺带塞了一肚子狗粮,差点把他给撑着。

吃完饭,他哼哼道:“我还是老老实实地上楼休息去了。”

陆煜城则是看着江昊麟和陆可柔,问道:“需要给你们准备客房吗?”

陆可柔摇头,“不用了哥,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休息了,我有空再来看望嫂子。”

江昊麟也道:“我也回去了,我下午还有工作。”

陆煜城点点头,也不挽留他们,任由他们小两口离去了。

……

回到房间,陆煜城就定定地盯着苏昕看,苏昕被他看得有点莫名其妙,“怎么这么看着我?”

陆煜城低头,吻了吻她的脸,才轻声道:“今天看起来精神多了,看到你恢复了这副模样,我很高兴。”

苏昕好笑,“我还以为你在看什么呢,我休息了两天两夜呢,精神能不好吗?”

陆煜城拉着她在床上躺下来,他伸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感慨道:“真的难以想象,这里面竟然有一个小生命的成长。”

苏昕想到自己今天早上也这么想,不禁笑道:“嗯,我今天早上也发出这样的感慨来着。”

陆煜城勾唇一笑,轻声道:“昕昕,谢谢你。”

苏昕疑惑,“你干嘛突然谢我?”

陆煜城抚摸着她娇嫩的脸蛋,轻声道:“就是想谢你,谢谢你当初愿意嫁给我,谢谢你愿意为了生孩子。”

苏昕笑道:“傻瓜,我们是恩爱夫妻,我愿意为你生孩子,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至于嫁给你,那是我的荣幸。”

陆煜城低头,吻住她的唇,缠绵悱恻的吻,几乎让彼此失控,如果不是顾忌到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真的恨不得狠狠要了她。

苏昕被他吻得意乱情迷,一些熟悉的感觉全部被他唤醒,她几乎要失控,最后,还是陆煜城找回了理智,在紧要关头刹住了车。

陆煜城抱着怀里的娇妻,无奈地叹了口气,这样的日子,到底何时是个头?看来,生孩子是要付出代价的。

……

夜深了,陆致成依然没有睡,这两天,他夜不能寐,每当他闭上眼睛,陆家鸣被活活打死的情形就出现在他脑海,一想到陆家鸣的死是因为自己,他的心情就很复杂,他只是想找一个同盟为儿子报仇,没想到,却把人给害死了。

这一切,都是陆煜城害的,陆煜城,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那可是你的六叔,你竟然让人把他活活打死,陆煜城,你会遭报应的,你会不得好死的。

陆致成在心里恨恨地想着,想到当时陆煜城冷冷地看着陆家鸣被杖毙,想到陆煜城有意无意落在他身上的目光,他的心跳不自觉加速,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想到陆煜城那冰冷的眼神,想到他残暴的手段,他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如果那天,陆家鸣将他供出来,他是不是也会和陆家鸣一样,被陆煜城让人活活打死?

想到陆家鸣的惨状,他不禁毛骨悚然,但是,心里对陆煜城的恨,又是这么深这么深,哪怕心里有无尽的恐惧,他依然不愿意收手。

冯晓一觉醒来,发现丈夫依然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她不禁问道:“致成,你怎么了?你怎么还不睡?”

陆致成悠悠地开口,“晓儿,你不觉得陆家鸣死得很惨么?”

冯晓想到前两天那血腥的一幕,不禁打了一个激灵,“陆煜城实在是太残忍了,家鸣好歹是他六叔呀,他竟然就这么让人给活活打死了,简直毫无人性。”

陆致成低声道:“晓儿,家鸣是为了我们家天恩而死的,我对不起他。”

冯晓蹙眉,“那也是他自己愿意的,关我们什么事?”

陆致成摇头,“不,如果不是我找上他,他不会死,是我以恩人的身份,对他进行道德绑架,他才跟我联合策划了这一次谋杀,晓儿,我是间接害死家鸣的凶手,我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家鸣那怨恨的眼神,我很内疚,同时也感激家鸣,感激他没有把我供出去。”

冯晓听了丈夫的话,很是惊讶,她没想到,她以为懦弱的丈夫,竟然有这个胆子,竟然敢联合别人去谋杀陆煜城,这真的是出乎她的预料。

陆煜城该死,冯晓自己都恨不得亲手撕了陆煜城,此时听到谋杀陆煜城是丈夫的主意,她不但不责怪丈夫,反而还引以为荣,“致成,你做得好,可惜陆煜城那混蛋命大,没死成,要是他死了就好了。”

陆致成喃喃地道:“可是我却害死了家鸣。”

冯晓沉吟道:“当年,要不是我们家天恩,陆启民就死了,这个恩,他是该报的,大不了,我们以后对陆启民好一点就是了。”

陆致成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他再内疚也于事无补,他心里总归是有些遗憾,这个他唯一可以拉拢的盟友,就这么死了,日后,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为儿子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