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无赖的徐凯/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雨馨听了徐凯的话,简直要无语了,什么试用期,他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什么都想得出来?她真是服了他了。

黎雨馨瞪他,“你这是什么思想?什么试用期?感情你过去都是在玩试用期?是不是那些被你甩掉的女人,都没有过你的试用期?”

徐凯听了黎雨馨的话,简直要哭了,为什么她总是揪着他的过去不放呢?他无奈极了,“雨馨,你说,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肯给我这个机会?”

黎雨馨哼道:“我就不打算给你机会。”

徐凯气绝,“雨馨,别这样,就算我求你好么?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要不然,你就答应我,你以后都不躲着我了。”

黎雨馨指了指自己的唇,怒道:“你这样对我,你还指望我不躲着你?我不躲着你我躲谁?”

徐凯的目光,落在黎雨馨那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他禁不住又吞了口水口,这能怪他吗?实在是她的红唇太诱人了。

徐凯这么想着,头一低,又再次吻上她的唇,嗯,反正她以后还要躲着他,他还是先吻够本再说。

黎雨馨简直被徐凯的无赖刷新了认知,他明明是在责怪他,为什么他听不懂,反而继续吻她?这是什么破男人啊?

这一次的吻,比之前那一次还长,好在黎雨馨学会了换气,这才没有窒息而亡,得到自由的那一刻,她连揍徐凯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无力地指着车门,怒道:“徐凯,你给我滚下车去。”

徐凯舔了舔自己的唇,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他定定地盯着黎雨馨,将无赖进行到底,“就不下车,好不容易逮到你一次,你休想这么打发我。”

黎雨馨简直要被这无赖气疯了,她气得抓起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下去,徐凯只觉得手臂传来一阵刺痛,他不禁闷哼了一声,不过并没有拿走自己的手,而是任由她发泄。

黎雨馨力道不轻,她一口下去,口腔中顿时弥漫着血腥味,她松开徐凯的手,气呼呼地瞪着他。

“如果咬我能让你觉得解气,你继续,我没关系。”徐凯扬了扬自己那条留着血的手臂,不以为然地道。

黎雨馨已经被他的无赖行径弄疯了,看到他的手臂在流血,她不忍直视,直接将脸别向一边。

徐凯看着她,撩起自己的衬衣袖子,一脸得意地道:“雨馨,你看啊,你已经在我的手臂上盖上了你的印章,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

黎雨馨惊愕得瞪大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人无赖到这种程度呢?她那是报复,发泄,什么叫盖上了她的印章?

“徐凯,不许耍无赖。”黎雨馨简直要被他打败了,也不叫他徐凯哥了,直接直呼其名。

徐凯看着她,一脸无辜,“我不是在耍无赖啊,你确实在我的手臂上盖上了你的印章啊,我决定了,这个伤口,我一直不用药,我就让它恶化,让伤口变得更深。然后这个印记就会一直留在我手上,到时候你想赖也赖不掉的了。”

黎雨馨看着他手臂还有献血渗出,他竟然还说让它恶化,她简直要被他气死了,她怒道:“徐凯,你发什么疯?手上有伤口就要处理,不处理会感染的,你竟然还要让它恶化,你是疯了吗?”

徐凯看着她,可怜兮兮地道:“可是,这是你给我盖的章啊,我怎么舍得处理?我当然得好好留着。”

“你……”黎雨馨气得失语,觉得自己跟他简直没法沟通,这个男人,生来应该就是为了气她的。

她怒道:“你爱处理不处理,气死我了。”

徐凯伸出手,揽着她,柔声道:“好了,雨馨,别生气了好么?我的本意并不是惹你生气,我只是真的很爱你,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开心,要不然你告诉我,你要怎么样才不生气?”

黎雨馨哼道:“你现在就滚下我的车,这样我就不生气了。”

徐凯一脸为难,“可是,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

“你……你到底下不下车。”黎雨馨怒。

徐凯舔着脸道:“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才跟我见面,我一天不见你,如同隔了三个秋。”

黎雨馨怒吼,“够了徐凯,你要点脸吧行吗?”

徐凯摇头,“不要,我恨不得把我的脸给你。”这果然是撩妹高手,真是说什么他都能对得上。

黎雨馨无力地瘫坐在座位上,觉得自己有再多的气,也是白生,毕竟,她是斗不过一个无赖的。

“雨馨,快点说,你下次什么时候才愿意跟我见面,是今天下午还是今天晚上?”徐凯将厚脸皮进行到底。

黎雨馨睨了他一眼,狠狠地道:“不见。”

徐凯身子一歪,“那我就一直赖在你身边,不让你从我的视线消失。”

“你滚蛋。”黎雨馨吼道。

“不滚蛋,滚床单差不多。”徐凯闷闷地道。

黎雨馨被他一噎,简直要气死,“你怎么这么邪恶,你这个恶心的男人。”

徐凯看着她,依然一脸无辜,“雨馨,想要跟那个女人滚床单,是喜欢她的表现,而你,如今是我唯一一个想要跟着一起滚床单的女人。”

黎雨馨咬牙,“你无耻。”

真的,她从来不知道,原来徐凯竟然是这么无耻的一个人,他说出来的那些话,简直太无耻了。

这样的话,他到底对多少个女人说过?怎么一想到他以前也跟别人这么说,她就觉得他非常可恨呢?

“雨馨,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呢?我说的都是实话呀,这跟无耻可没有关系。”徐凯觉得,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可一点都不可耻,藏着掖着才可耻呢。

黎雨馨觉得自己真的没有必要再跟他说下去了,因为跟这个男人根本说不通,他没脸没皮,而她脸皮薄,她根本斗不过他,留在车上,没准还会继续吃亏。

于是,她拿起自己的包包,自己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喜欢坐在她的车上,他就坐一整天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