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愤怒的贺恒/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你疯了吗?你关我妈,那是非法拘禁,我可以报警投诉你的。”苏静此刻真的要气疯了,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父亲竟然会疯狂到这种地步,这还是自己的父亲吗?她记得,父亲一直以来都是温和的,讲理的,可是如今却变成了这个样子,这一定是梦吧?

苏向南似乎一点也不怕苏静的威胁,他冷笑道:“报警?你现在报警啊,有本事你就报警啊,当然,你要承担得起后果才行。”

一旦报警,苏向南可能会将这些证据交给警方,虽然自己的母亲不是直接凶手,但是她跟霍天有牵连却是事实上,到时候,别人就会猜测,说于红玲为了上位,害死秦以荷,苏静不敢想象,这样的丑闻传出去,会造成什么后果,且不说她在员工面前抬不起头来,可能还会影响到她在婆家的地位。

因此,她也只敢口头上说说,根本不敢报警,要知道,她跟贺恒刚刚新婚,两人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要是让贺恒知道自己的母亲这些行径,估计也会看不起她的,于是,苏静没敢跟苏向南叫板,默默地离去了。

母亲被父亲关起来,她却无能为力,她不敢告诉贺恒,生怕贺恒问起过去的事情,因此,她只能将这些烦恼埋在心底。

回到家的时候,贺恒还没有回来,最近贺恒应酬挺多的,回来的时候,身上带着酒味,还有浓郁的香水味,她知道,那是别的女人留在他身上的,她知道贺恒有处女情结,因此,她倒是不担心贺恒在外面乱来,只不过,闻到他身上的香味水,她还是很不舒服。

贺恒的父母在他们结婚后不久就回M国去了,她跟贺恒一起住在豪庭御府,除了佣人之外,这栋别墅就她和贺恒两个主人。

贺恒没有回来,苏静觉得屋子里冷清得厉害,她无力地躺在床上,满脑海都是今天看到的那些资料,那些资料,父亲到底是哪里弄来的呢?难道是苏昕给他的?为什么父亲就那么相信苏昕的话?想想真是好不甘心,这些年,她们母女俩一直抹黑苏昕,父亲也对苏昕有诸多不满,可是自从苏昕嫁给了陆煜城,一切都变了。

怪就怪她自己,竟然被陆煜城耍得团团转,不对,说到底还是要怪陆煜城,竟然玩这种耍人的把戏,要不然,母亲今天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

不用想也知道,苏昕之所以会有那些资料,一定是陆煜城帮的忙,所以,一切事情的源头,都是陆煜城啊,如果当初不把苏昕推给陆煜城,那该多好,可惜,一切都晚了。

卧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满身酒气的贺恒走了进来,他进来后,并没有直接去洗漱,而是走到床边,看到躺在床上的苏静,就直接压了上去。

他的动作有些粗鲁,苏静闻着他身上的香水味,眉头紧紧蹙了起来,她推了推贺恒,闷闷地道:“贺恒,你先去洗个澡。”

贺恒不理会她,寻到她的唇,就将她的嘴堵住,动作异常粗鲁,苏静反抗不了,只能为所欲为,事后,贺恒直接倒在床上,呼呼睡去,仿佛她就是他发泄的工具。

苏静看着贺恒的背影,气得手握成拳,原来,婚姻生活,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幸福,好在,贺恒清醒的时候,对她还算是好,要不然,她真是后悔嫁给这个男人了。

贺恒在夫妻生活那方面,还是很热衷的,整天说要她赶紧生个小孩,他一心想着到陆煜城面前炫耀,殊不知,人家苏昕怀的是双胞胎,就算是要炫耀,也该是陆煜城在他面前炫耀,他根本没有炫耀的资本。

……

第二天,贺恒正在处理文件,办公室的门被秘书敲响了。

“贺总,这里有你一个快递,说务必要请您本人签收。”秘书走进来,将一个包裹呈到贺恒面前。

贺恒疑惑地看了那个包裹一眼,这是一个邮政包裹,装文件的那种纸袋,他疑惑地从秘书手里接过纸袋,便对秘书摆摆手。

秘书出去后,贺恒疑惑地打开那个袋子,当他看到袋子里面的内容时,脸色都变了,当他看完所有的资料后,惊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

这个文件袋里面,有一些照片,还有一份证明,照片是苏静到医院做手术时拍下来的,照片加上苏静的手术证明,让贺恒明白,苏静做了修复手术,所以,他认为冰清玉洁的妻子,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冰清玉洁,不过是一个假货罢了。

贺恒紧紧抓着手里的资料,牙关被她咬得咯咯作响。

他气得将桌上的东西,扫落一地,这还不足以发泄他心底的愤怒,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苏静好脏,他宁愿一早就知道苏静不是处,也好过现在这样,跟她在一起那么久才知道,此刻,他就像是吞了苍蝇一般。

因为太愤怒,他也顾不得这些资料是从何而来了,贺恒拿出手机,给苏静打了电话。

苏静此时正在开会呢,为了城东那块地皮,她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再加上母亲又被父亲关了起来,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混乱的,但是她一向敬业,哪怕生活上有什么不如意的,她也尽量不要带到工作上来。

看到贺恒来电话,苏静直接掐断了电话,并没有接,可是贺恒不屈不饶,她挂断了以后,他又继续打,终于,在贺恒打来第三次后,苏静无奈地接了电话。

她走到会议室外,低声问道:“恒,有什么事?我正在开会呢。”

贺恒沉声开口:“马上给我回家,否则后果自负。”

苏静惊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正忙呢,你知道的,我最近的工作很重要。”

“我说了,马上回家,不要让我再重复第三遍。”贺恒说完这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苏静莫名其妙,但是听贺恒的语气,他显然是很生气,于是,苏静也顾不得开会了,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急匆匆地赶回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