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祸不单行/娇妻有毒:陆少,宠上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踩住阿江的左手的人,是陆煜城,这种时候,他是不会让阿江自行了断的,胆敢对他们夫妻下手,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阿江绝望地看着陆煜城,这个男人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犹如王者一般,身上的霸气,令人无法忽视,阿江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好看就算了,还浑身上下都是尊贵的气息,他不明白,自己的主子怎么会去招惹这样一个男人,看到这个男人的面目后,他才明白,他之前的情敌,有多么可笑。

这个男人,分明就是一个惹不得的存在啊,今夜,他连命都交代在这里了,可惜,他没有机会回去劝主子了,如果他能活着,他一定会劝主子,不要跟这个人作对,因为太危险。

陆煜城脚上的力度非常重,不过片刻,阿江的手背就淤青了,他痛得咬牙哑忍,死也不愿意在敌人面前示弱。

陆煜城看着他的反应,冷笑了一下,然后对下面的人,沉声道:“将他带下去。”

他要先弄清楚阿江的身份,确定他是霍天的人,这样他才不至于防范错了对象,当然,阿江的结局已经注定,既然敢出现在这里,陆煜城就没打算让他有命回去。

陆煜城回到房间的时候,苏昕已经换上睡衣,躺回了床上,今晚上的战斗,好在他们提前有了准备,才做到了万无一失,说来,这件事情,还真的得归功于乔恩,看来,乔恩对他们而言,也全然不是只有坏处,至少,他这一次,帮他们度过了一次劫难。

如果没有提前防备,今天他们不会赢得这么漂亮的,因为,阿江以及他带来的那些人,一个个身手都不弱,如果没有提前防范,他们这边的人少不得会有所损伤,如今,能这样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了这伙人,真的要归功于乔恩。

陆煜城在苏昕身边躺下,苏昕才问道:“把人处理了?”

陆煜城低声道:“先确定他的身份,如果确定他是霍天的人,就可以直接处理了,如果是别的势力,可能还要留活口。”

只有弄清楚自己的敌人是谁,才能做出应对,这也是为什么他不直接杀了阿江的原因。

苏昕点点头,显然跟陆煜城想到一块去了,她钻进陆煜城的怀里,才低声道:“既然这件事情暂时解决了,我们就睡觉吧。”接下来,应该可以过几天平静的日子,对方就算要反朴,应该也要时间准备,所以,她不担心。

陆煜城抱紧她,“好,我们睡觉。”

一夜再无话,第二天苏昕起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仿佛昨天夜里的打斗,只是她的一场梦,然而,她知道,那并非是一场梦。

以前,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过这样的生活,随时得提防被别人暗害,面对来犯者,直接结束对方的性命,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是,她嫁给了陆煜城,这一切,似乎都变得这么理所当然了,因为她明白,仁慈只会葬送自己的性命。

虽然这样的日子充满不安,但是她不曾后悔,为了那个男人,她什么都可以去接受,尽管,因为他,她的双手沾上了鲜血。

陆可柔被绑架的那一次,是她第一次杀人,但是她一点也不畏惧,因为她知道那些人该死,那样的亡命之徒,留着他们,只会祸害更多的人。

而昨晚那一场战斗,是她想要逃避也逃避不了的,没道理别人都上门来要提她的脑袋了,她还无动于衷,所以,这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地发生了。

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这样的味道,让她的胃里一阵翻涌,她差点要吐出来,不过,她努力让自己适应这种味道,过了一会儿,她才缓过来。

彩羽看苏昕脸色不对,担忧地问道:“夫人,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昕摇头,“没事,只是突然觉得有点恶心,现在好了。”

彩羽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苏昕是要在小区里散步的,她便默默地跟在苏昕身边,充当她的保护神。

……

虽然警方极力帮忙寻找于红玲的下落,可是一连今天,都没有任何关于于红玲的蛛丝马迹,于红玲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找不到于红玲,苏静也绝望了,而这几天,她因为个人情绪,都没有出现在公司,下属打电话给她,她也懒得去接,因为她身心疲惫,根本无心理会公司的事情。

消沉了几天,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消沉下去了,于是,她终于回到了公司,助理一看到苏静,便急切地道:“苏总,你这几天去哪里了,你不在的这几天,发生大事了。”

苏静蹙眉,“什么事?”

“苏总,你忘了么?城东那块地皮,过几天就公布招标结果了,而我们收到内部消息,那块地皮已经被盛世地产得到了。”助理说这话的时候,很是遗憾,前些日子,他们一直都很努力的跟对方竞争,以为会有胜算的,只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

苏静听了助理的话,脸色一白,她竟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她这几天太消沉了,竟然将正事给忘了,如今,招标结果既然已经定下来了,他们是没有机会的了,没想到,她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原本她还做了一整套计划,准备做最后的努力,只是没想到,这期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苏静颓败地坐在椅子上,她无力都对助理挥了挥手,“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拿不到城东那块地皮,我们只能看别的地皮了。”

助理点点头,默默地退了出去,没敢多说什么,因为她看得出来,苏静似乎不对劲。

苏静如同木雕一样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般,一丝力气都提不上来,母亲不见了,婚姻出现变故了,公事也没办好,所有的事情,好像都乱套了,这一刻,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