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赌!/万古金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郭怒!既然你与李继峰的师徒感情如此深厚,那本座就发发善心,送你去地下,与李继峰再续师徒缘分吧!”

林玄语气讥讽,真武金身闪耀着万丈金芒,同时七杀韶风剑在手,人剑合一,向着郭怒粗暴的冲去。

“哼!大言不惭!是本座要送你去地下,给我那徒儿赔罪才对!”

郭怒气的睚眦欲裂,他召出一柄绿色道剑,周身绿光大放,剑气爆射百米,不避不让,迎着林玄冲了上去。

锵!

轰!

轰轰轰轰——

两柄道剑的剑锋碰撞,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巨响。

无尽的青木剑气与七杀剑气绞杀碰撞,化作一股股风暴肆虐山林,将方圆数里内的山石草木统统搅碎。

虞长风、沈玉坤等人见此威势,都不禁面色骇然,纷纷退往远处观战。

当天地间的动静减弱下来,空中两人的身影也显露出来。

林玄屹立长空,身上衣衫褴褛,略显狼狈,但气势如虹,战意磅礴,两道目光散发着犀利的神采。

而另一边,郭怒此刻已经不怒了,转而一脸的惊骇之色,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手中的一只剑柄,他的上品道剑,居然被林玄的剑斩碎了!

这简直令郭怒的心在滴血!

“还要继续吗?”林玄冷笑道。

“林玄!你给我去死!”

郭怒爆吼一声,双手快速结印,便要施展大神通。

然而,他再快,却也没有林玄快。

因为林玄在他动手之前,已经取出了一只白玉盒子,打开盖子,一片蒙蒙灰光散发而出,将郭怒笼罩在内。

神通境强者,最强大的攻击方式就是神通。

林玄没有把握接的下对方的大神通,所以只能依靠规则神材作弊了。

在岁月神石的作用下,郭怒突然发现,自己的动作在变慢,自己的思维也在变慢,越来越慢,一个简单的印诀,却要耗费许久的时间,这令他难以置信,同时也忍不住恐慌起来。

这番变故,也令混沌神殿的其他人大惊失色,虞长风等人见机不妙,都不约而同的飞身而起,疯狂的攻向林玄,想要为郭怒解困。

出了郭怒之外,其余人都是天变境的修为,对这些家伙的攻击,林玄并没有放在眼中。

他只是将真武金身运转到极致,同时不断以石魔之心汲取大地神力,为自身增强防御。

而他的身形,却疾速接近郭怒,一手持着岁月神石,一手握紧七杀韶风剑,那森寒冰冷的剑锋,离着郭怒的脑袋越来越近。

以极品道剑之利,绝对能够破开神通境强者的护体罡元,斩碎其肉身。

轰轰轰——

虞长风等人挥出的一道道刀光剑气,击中了林玄,却被林玄身外一层大地厚土之力抵消大半,剩余的也未能破开真武金身的防御,甚至都未能对林玄造成半点困扰。

林玄目光冷漠,毫无一丝感情色彩,七杀韶风剑的锋芒,离着郭怒的眉心越来越近,已经近在咫尺。

这一刻,郭怒不由的绝望了,他瞪大了眼睛,满是绝望与不甘。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清冷的女声突然在天空中传来:“林玄!他若死,你的手下都将为他陪葬!”

“嗯?”

林玄动作微微一滞,剑尖停在了郭怒眉心寸许之外,他停下身形,转眼看去。

只见远处的一株大树之下,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一尊金色的大钟,缓缓的旋转着,散发着浩瀚的威势。

大钟表面上,宝光四射,无数的玄奥纹路,勾勒出花鸟鱼虫的图案,苍古而神秘。

这口大钟林玄曾经见过,正是武社空间中的聆风钟!

此时此刻,在大钟之下,沈玉坤、姬凤霄、屠赫、过山风、阿霉,全都神色暗淡,精神萎靡,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一名娇躯玲珑,美艳不可方物的少女亭亭而立,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冷笑,她的一双秋水眸子,正玩味的盯着林玄。

枯风殿,聂翩儿!

林玄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他与聂翩儿曾经有过一面之缘,那是在昆仑战车之中。

不过,那时候的林玄,是以魔枭的身份出现。

此刻他便故作不认识聂翩儿,冷漠的问道:“你是何人?”

“枯风殿聂翩儿!”

聂翩儿清冷一笑,道,“林玄,你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了,今天终于见到真人了!”

“聂姑娘过誉了!林某只是一介下界小人物,恐怕还入不得混沌神殿高足的法眼吧!”林玄冷笑道。

聂翩儿似笑非笑道:“林玄,你又何必妄自菲薄!你的大名不但在真武界无人不知,哪怕在明虚界,也早已入了许多人的眼界。我曾派人去北荒邀请你加入枯风殿,却被你拒绝了,为此本座深感遗憾!

今天,我愿意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肯加入我枯风殿,今后为我所用,我们以前的账尽可一笔勾销!

而且,我还可以为你申请一个殿中护法的职位,地位不在我之下,你意下如何?”

林玄嘴角不屑冷笑,摇了摇头:“林玄逍遥惯了,不喜欢活得束手束脚,恐怕要辜负聂姑娘的美意了。”

看到林玄毫不犹豫的拒绝了,聂翩儿的脸色渐渐转冷,一丝杀机一闪即逝。

还没等她再开口,虞长风已经上前一步,怒声呵斥道:“哼!林玄,你休要不识抬举!你献祭大乾,以致天下大乱,早已沦为邪魔之流,像你这种魔头,人人得而诛之!聂护法亲自邀请你入殿,那是给你脸了!你若再不识抬举,迟早落的灰飞烟灭的下场!”

“呵!”

林玄嗤然一笑,讥嘲的道:“虞长风,你喜欢给枯风殿当狗,那是你的自由,但并非谁都有着与你一样的志向。”

“你!”

虞长风气的一窒,脸色一阵青白变幻,恨不得冲上去与林玄拼命。

林玄却已经懒得理会他,他将七杀韶风剑逼近郭怒的眉心,目光直视着聂翩儿,道:“没用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换下人质吧!”

“好!”

聂翩儿玩味一笑,“你放了郭怒,你的属下可以任选一个带走!”

林玄漠然摇了摇头:“郭怒的命,换他们五个!”

“哼,你未免太贪心了吧?”聂翩儿冷哼道。

“这与贪心无关,在这人皇秘境之中,一位神通境初阶帮手,应该价码不低才对。”林玄道。

“不行!我这边还是太吃亏了。”聂翩儿眸光闪烁,明显是在故意刁难。

林玄眉头挑了挑:“那你什么意思?”

聂翩儿冷声道:“我的意思很简单,你我打一场,你若赢了,人都带走,你若输了,哼哼,你也留下!”

“呵!你这算盘打得不错!”

林玄仰天看了看天空,玩味的笑道,“不过,这赌注是不是太小了点?”

“嗯?你有何主意?”聂翩儿美目中闪过一丝期待之色。

林玄看着手中的七杀韶风剑,道:“不如,我们就以极品道兵作为赌注吧!你赢了,这柄剑归你,我赢了,聆风钟归我!至于他们几个,就当是添头好了。”

“哦?你竟然有如此自信能胜我?”

聂翩儿脸色一沉,嘴角勾起一抹深深的不屑。

“赌局嘛,输赢都在其次,玩的就是心跳!”林玄微微一笑。

看到林玄如此姿态,聂翩儿反而一时间有些心中没底了,妙目闪烁不定。

其实,她并不知道,此刻她头顶上空那尊巨大的魔蝶武运,已经大部分变成了黑色,这是霉运当头。

而林玄的武运,却变的赤金一片,这明显是财运高照,要发财的节奏啊。

这个时候,林玄若不将赌注摆高一点,那可真要浪费如此天赐良机了。

“怎么?聂姑娘莫非怕了?”林玄笑吟吟的激将道。

聂翩儿俏脸一变,冷哼道:“哼!我会怕了你?真是笑话!好!我跟你赌了!”

她虽然知道林玄这家伙有些邪门,但她毕竟是一位神通境初阶强者,比林玄高一个大境界。即便让她越级挑战,她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更何况是对付一个比自己低一个大境界的所为天骄,她左思右想,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更何况,她可不是郭怒那种蠢蛋,她有的是办法对付林玄的岁月神石。

当即,她收起了聆风钟,脚下一踏,轰的一声,大地震动,屠赫、沈玉坤等人立刻被震飞出去,远远的跌落在林玄的脚下,摔得七晕八素。

林玄见此,也收起了岁月神石,抬脚将郭怒踢飞出去。

郭怒获得自由,不禁气的睚眦欲裂,忍不住便要与林玄拼命。

“小畜生!你敢辱我,老子要宰了你——”

“退下!”

聂翩儿一声冷喝,制止了郭怒。

郭怒虽然心中不忿,但却并不敢违背聂翩儿,只得悻悻的退到了后方,但目光却仍死死的盯着林玄,看样子恨不得将林玄吃肉喝血。

林玄的眼中却早已没有他,他目光直视着聂翩儿,石魔之心开始疯狂运转,无尽的大地神力汹涌而来,汇聚在他体内。

他的眼中,战意节节攀升,蓄势待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