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 烫手产业/乡野小春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知道我的诀窍?”在萧骏骅对面坐下,萧晋笑出八颗大白牙,“百分之一的海雅股份。”

“卧槽!你他娘的是穷疯了?还是觉得老子旱疯了?”萧骏骅满脸都是鄙夷,“不说拉倒,给你面子才问你,真当自己是根葱啦!”

萧晋一本正经的点头:“我不但是葱,姜和蒜也是,少了我萧屠夫,你萧大少要吃猪肉,还真就只能吃带毛的。”

“嘿,你大爷的!”萧骏骅气乐了,却也只能无奈的骂上一句,说不出别的什么。因为萧晋要干的事情对他吸引力太大了,一旦成功,赚钱倒还在其次,关键是西北萧家很可能借此掌握最充足的先机,再平安延续百年基业。

“以后骂我尽量别牵扯到我的家人,”拿起他面前的茶壶对着嘴灌了一口,萧晋说,“虽然我没有亲大爷,但你大舅和亲的也差不多了。”

萧骏骅被噎得够呛,决定不跟这个靠舌头吃饭的家伙斗嘴,视线转到马建新的身上,见这位县太爷一脸苦相,如丧考妣,就问:“你给他的是什么,怎么把他给弄成这样?”

冷冷瞥了马建新一眼,萧晋说:“没什么,一份能让正直的督查院官员兴奋起来的资料而已。”

萧骏骅皱了皱眉,放缓语气,认真的说:“给我个面子,算了吧!毕竟他背叛你是我命令的结果。再说了,以你的脑子,不会不知道政客从来都没有‘忠诚’这种概念吧?!既然咱俩已经讲和,你抓着他泄愤也没意思不是?”

“就是给你面子,我才给他那个,要不然,他看到的就是他自己的名字了。”

萧骏骅一呆,问:“那是谁的黑料?”

萧晋冷笑:“王修杰,上任县太爷的秘书,如今天石县衙门的办公室主任,同时也是马建新的表妹夫。”

萧骏骅立刻就明白过来,萧晋这是在杀鸡儆猴。看在他的面子上可以不动马建新,但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轻轻揭过,做了错事就要付出代价,不弄死你,也得让你好好的疼一疼才行。

他想再为马建新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最终选择低头吃饭。抛开两家的渊源不谈,京城萧家虽说不如西北萧家很多,却也是大家豪门中的一员,人家萧晋已经给了他面子,他要是再要求什么,可就坏了规矩。

马建新眼睛盯着手里的资料,耳朵却一直都在等着萧骏骅的表态,此时见他开始吃东西了,心中就有些悲凉。

七品县令堂上官,在老百姓面前确实够威风,可在真正的权势人士眼里,用“芝麻绿豆”这四个字来形容最是贴切不过。

自己背叛了萧晋,被萧晋惩罚无话可说;萧骏骅也言而有信的为他求情了,他同样无话可说。

两位大少爷都做了他们想做该做的事,他马建新就算心里再难受,也得感恩戴德。只是可怜了表妹夫,十几年的摸爬滚打,眼看着再熬几年资历就也能捞个七品的县太爷做做,如今瞬间都成了梦幻泡影。

萧晋的行事作风果然一如既往的狠,把表妹夫的黑料给我,明摆着是要让我去当坑害亲人的恶人啊!

后悔!当初就算不敢违背萧骏骅的命令,也不该那么决绝的选择背叛的,哪怕偷偷通个风报个信什么,如今的境遇也必定会好上许多。

马建新悔不当初,却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收起那些资料,扎好文件袋的封口,他扯出一个难看至极的笑容,说:“萧兄……呃,萧先生,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门外有个袋子,里面是海雅生物马上要上市的一款保健品,有凝气安神、调节气血的功效。”萧晋淡淡的说,“那是我送给嫂夫人的,如果她觉着不错,就请她帮我在她的亲朋好友中宣传一下,走的时候记得带上。”

马建新闻言身体一震,不知怎的,心中的憋屈似乎忍不住要涌出来一般,连鼻腔竟然都隐隐的开始发酸。

“谢、谢谢萧先生,我会让她好好体验和宣传的。”

马建新走了,华芳菲也端来了精心煮好的面和炒蛋。萧晋才不管那碗面的卖相有多漂亮,筷子在里面胡乱一搅,就一口面一口蛋的吃了起来,而华芳菲则一点都不介意,微笑看他吃了几口,还贴心的问他合不合口味,需不需要再来点爽口的小咸菜。

待这个优雅安静如青花瓷般的女人离开,萧骏骅叹息一声放下筷子,说:“我现在好像有点明白你的诀窍是什么了。”

萧晋头都不抬:“什么?”

“还不是特别清楚,”萧骏骅思考着说,“但我能确定一件事,你绝对是一个玩弄人心和感情的高手,连马建新那样的纯利益生物都能打动,忽悠几个感性的女人死心塌地简直易如反掌。”

“慎言,小心华夏田园女犬们咬死你!”萧晋呵呵一笑,“不过,不得不承认,你的感觉确实够敏锐,萧老太爷对你‘明眼’的评价精准至极。”

提起这个就郁闷,萧骏骅撇撇嘴:“明眼个屁,还不是被你个王八蛋吃的死死的?得亏老子在一开始就没打算公开这件事,否则的话,这会儿另外三家的那些小兔崽子们恐怕早就笑掉大牙了。”

萧晋摇摇头,把最后几筷子面吃完,又喝了几口汤,这才擦擦嘴道:“说正事儿,这一次我在夷州弄了些产业,有点烫手,其中一部分准备拉华深药业下水,剩下的部分你有没有兴趣?”

萧骏骅挑起眉,问:“有多烫手?”

“我回来之前是一旦曝光就会成为把柄的那种,但自从大前天晚上跟屠伯伯谈过之后,它就变成假公济私了。”

“我有兴趣,太有兴趣了。”萧骏骅立刻就道,“只要它们足够值钱,不管多少,老子都要一半!”

“不行,最多两成,因为我还给了国安一成,再多分你,我就不是第一大股东了。”

萧晋掏出一支烟丢给他,自己也点上一支,说,“另外,看在我确实利用了你家名头的份儿上,给你成本价,六亿美金,允许你家分两年期或者拿产业股份抵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