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七章 层层推理/万羽堂契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辛弃疾的讲述结束了。李丹晨问道:“沈天扬有儿子这件事连他的义兄都没告诉,却说给了稼轩公听,想必不是一时兴起吧?”

辛弃疾道:“的确。他认为女儿有义兄等一帮衷心保护,儿子却孑然一人,太过可怜。出于对儿子的愧疚和怜爱,他托我找到沈玉璋并且照顾他长大,毕竟那时候我的势力也算如日中天。而且沈前辈还特地叮嘱,不要将此事告诉其他任何人。”

李丹晨从他所讲的内容中捕捉到了几点重要的信息,其一、沈玉璃沈玉璋二人直到成年,都互不相识,甚至可以说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沈玉璋知道沈玉璃,但沈玉璃不知道有一个哥哥存在;其二、作为长子的沈玉璋,并没有从父亲那里得到任何荫蔽,或者说好处;其三、通过前面两点判断,沈玉璋以章公子身份行走江湖,举义侠之名,一切都是在针对潇湘社,他理想中的目的应该就是要整垮自己的妹妹,夺得他认为的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辛弃疾赞许道:“你的推测的确很准。”沈玉璋少年时被辛弃疾纳入门下,学文习武,也成了一位有才青年。起初一切都像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可渐渐地,辛弃疾发现,沈玉璃借自己的名号,结交了不少底子不干不净的江湖人士。辛弃疾什么样的人,岂能容他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另起炉灶?于是二人矛盾愈发严重,最终分道扬镳。沈玉璋带着自己的势力远走他乡,此后再无他的消息。过了几年,坊间便流传起了关于一个名叫章公子的人的传说。当然,现在各界人士都知道章公子其实就是沈玉璋了。

辛弃疾说:“当时通过门客调查,我就发觉沈玉璋不仅仅是想当一个受人敬重的侠客,而是别有所图。现在看来,果然如我所料。”

李丹晨道:“的确,如果是想做一个能笼络各方豪杰的义侠,没必要整日以铁面遮住样貌,最后又在安庆皖口镇军社大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揭下面具,还威逼自己的妹妹。他最初的目的,就是要争夺父亲的遗产。”虽然弄清楚了不少鲜为人知的往事,但李丹晨并未获悉自己最想要的信息,那就是沈玉璋和他的集团到底在哪儿。

辛弃疾想起了什么,说:“沈玉璋还在我门下的时候,每年腊月十五都要到平江府去一趟。据他所说,他的母亲就是平江人,而且是腊月十五去世的,所以他每年都要去平江,看看母亲老家的房子,怀念一番。”

李丹晨又燃起了希望:“是么,每年如此?”

辛弃疾点头道:“他说过,哪怕山崩地裂,天塌地陷,也不能阻止他腊月去平江。”

李丹晨算了算,现在才刚刚入冬,如果动作快,应当能在腊月中旬赶到平江。于是她称谢之后,立刻整理衣装,准备出发。临走之际,辛弃疾再次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问:“李娘子比当年还要意气风发,可是在哪个组织坐头几把交椅?”李丹晨这时觉得自己不请自来,进寺庙寻仇,又问了那么多东西,还不言明自己当前身份,颇有些无礼了,于是转头躬身拱手,重新郑重自我介绍了一遍:“奴家李丹晨,梁溪先生之后,现任平江府军社万羽堂副总堂主。稼轩公,龙川先生,请恕奴家先前无礼。还有俪娘子,你泡的茶很好喝,希望我能有机会再次喝到。三位,告辞。”

知道沈玉璋会在腊月中旬去平江这一信息,是远远不够的,平江府城那么大,那年头江湖侠客们又没有微博公众号,不是亲眼见过的,谁知道沈玉璋长什么样子?幸好由于昔日安庆军社大会上,沈玉璋和妹妹斗剑,有人识得沈玉璋的佩剑乃是宝器星灵,而星灵剑的原主人是暴雪坊点检炎星。知道这一条,李丹晨立刻飞鸽传书,托元敬阳询问秦锐赵英琪二人,看他们是否了解炎星。巧的是原为暴雪坊分坊主紫星的赵英琪正是炎星的亲传弟子,对师父相当了解,她将自己所知道的记述清楚,分五次用信鸽寄给一路赶往江南的李丹晨。

赵英琪的信件上写着,师父炎星曾经对她提起过,自己自幼就和父亲住在平江府的繁华的地段,房子挺大,庭院里面还有假山小湖。得知这一条,李丹晨心中大喜,愈发加快速度,直奔目的地而去。

离了战区,他们一行也算一帆风顺,坐船顺着长江而下,没到腊月就回到了平江。趁着还有十好几天的工夫,李丹晨调动起在总堂看家护院,没有随大队出征的众家眷、堂众及仆人,满城寻找内有假山小湖,符合条件的富贵人家庭院。

可惜李丹晨忽略了一点,平江是什么地方,富贵人家多了去了,光是院子有假山的人家,就有二三十户,个别脑抽的堂众还跑到玄影社狄家敲了一通门,给在家正处理棘手事务的狄万杰造成了一定的困惑。

几天下来,经过层层筛选和排查,李丹晨发现:沈玉璋母亲的老家并不存在。

会不会是后来搬走了?李丹晨这样问自己。可要真是搬走了,那查起来就麻烦了。眼瞧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腊月十五一天天临近了,有聪明的主儿想出个主意:在每个疑似沈玉璋母亲过去居所的对面拿条小板凳坐着等。李丹晨非常满意这货的办法,并且赏了他一口啐出来的唾沫。李丹晨考虑一番,重新排点了一番平江府的大户住宅,先将住了三辈往上的排除出去,又将近二十年新建的排除出去,然后再将庭院内假山小湖是近些年新布置的排除出去了。经过她这一番排除,最后发现清单里只剩下了一处住宅:府城西北角,僧繇画室对面,许家锦园。

李丹晨在从石碑上拓下来的平江府图上找到了锦园位置,盘算起了两天后的计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