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认定你了/穿越之千面娇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谷菱赤着脚跟在蓝衣人后面跑起来,此时已经是入夜时分,宫中没有烛火的地方一片黑暗。蓝衣人专挑无人的黑暗处走。

赤脚踩在鹅卵石铺成的小路上,脚板硌的生疼。跑了半盏茶的功夫,谷菱已经有些跑不动了,渐渐落在蓝衣人后面。

蓝衣人稍稍停顿脚步待谷菱赶上后,也不说话,伸手扯她过来背在自己的背上。三晃两晃,来到皇宫一处城墙之下。

城墙足足有两丈开外,想翻过去是不可能的。

“太高了,我们翻不过去。你放下我,自己走吧。你把皇帝打晕了,一会儿他醒过来,肯定会全城通缉你。你快逃命。”谷菱催促道。

黑暗之中虽然看不清救自己人的模样,但从他身上传出来的气息让谷菱觉得他是好人,是想救自己,对自己没有伤害之意。她不想连累了对方。有一个能逃出总是好的。

“我这次绝不独自己留下你。老天爷已经让我失去你一次,我不能再失去你第二次。”

蓝衣人冲墙头冲了声口哨,只见墙头露出一个脑袋,有个软梯从墙头放下。

“抱紧我的脖子。”蓝衣人说完,背起谷菱,又将自己腰间的腰带抽出来,把谷菱的腰和自己的腰紧紧捆绑在一起,这才上了软梯,三攀两爬很快到了墙头处。

蓝衣人背了个大活人爬梯子,并没有吃力,反倒是轻松的很,倒是吓得谷菱紧紧贴在他后背,抱紧了他的脖子,闭上眼睛。等觉得不再往上爬了,才敢睁开双眼。

“公子,跟我来。”墙头等待的人见蓝衣人上来,开口说。

收起软梯,蓝衣人背谷菱顺着一根飞爪链下了宫墙。还没有等谷菱说话,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嗖嗖往下坠,吓得又闭上了眼睛。

蓝衣人双脚一落地,将谷菱背上了事先准备好的马车里。

蓝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司空离。

他从周世坤的寿宴上回来,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中,而是直奔文彩菲的坟墓处。发现坟墓有明显被动过的痕迹。

要怪也只能怪江小呈和林旭东急于将脸送回,给谷菱尽快做换脸术,没有仔细的把文彩菲的坟墓完全还原。当时只忙着草草填平,连墓碑埋反了都不知道。

司空离打开文彩菲的棺椁,发现里面只有一具没有脸的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根本不能判断是不是文彩菲本人。司空离大惑不解,但心里断定自己在宫里见到的女子很可能就是文彩菲。只有找到文彩菲本人,才能弄明白里面的是非曲直。

司空离带上心腹梅庆,让他在宫墙外接应,自己悄悄潜入龙乾宫,正好看见周世坤兽性大发,不得忆才将他打晕。

假若换做是杜致霖,直接将周世坤杀了。但对司空离来说,周世坤是他的皇帝,将他打晕已经是不得已的情况下做出地,杀他是万万不可能的。

借着马车里灯笼的烛光,谷菱看清楚了救自己的人长什么模样。

“是你啊!你是吹箫之人。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如果你再晚到一会儿,我说不定就咬舌自尽了。”谷菱说道。

“彩菲,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司空离,是你的离哥哥。”司空离听闻谷菱如此说,心里很是吃惊。

“司空公子,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今天是第一次与你见面,之前从来没有见过。我不是你口中的彩菲,你也不是我的离哥哥。”

谷菱抱歉的解释道。

“不可能,我是不可能认错人的。即使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你来。你一定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在我外出游历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你尽管告诉离哥哥,离哥哥一定替你做主。”

司空离眼巴巴的瞅着希望她能承认自己就是文彩菲。

“司空公子你真的是认错人了。我是历可心,不是你的彩菲。这里面肯定有误会,麻烦你停下车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赶去做,你的救命之恩以后一定找机会报答。”

谷菱知道此时端木砾和杜致霖他们一定非常着急,她得赶紧回去找到林旭东给他们报信,告诉他们自己平安无事的消息。也把乾坤凤甲的藏匿之处告诉他们,让他们再想主意,夺取凤甲。

“彩菲你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不可能记不起我,除非是你失忆了。我这就带你回文缎山庄见你的父母和妹妹,也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也许能帮助你恢复记忆。”

“你快些停下马车,我有急事要办。”谷菱快要急哭了,在司空离眼里只道是她有什么苦衷,更坚定了要带她去文缎山庄的决心。

他也是想带她回文缎山庄,让文彩菲的家人看看到底是不是文彩菲本人。

马车一路疾驰,谷菱知道如果自己强行跳下马车,轻则胳膊断腿折,重则命也没有了。也不敢轻易跳车。只好陪着司空离走一趟。

“我真的不是彩菲,无论你带我去哪里,我还是我,是谷,是历可心。”

谷菱无奈的说道。

马车在官道上快速行驶,驾车的人也是好手,车跑起来还四平八稳的,没有过多的颠簸。

“快打开大门。”马车停在文缎山庄的大门口,司空离冲着大门喊道。

“谁这么大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大半夜的在文缎山庄门口叽歪。”

两个值守的家丁提着灯笼骂骂咧咧的走了过来,借着灯笼里透出的烛光一看,大吃一惊。

“姑爷,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文彩菲活着的时候,司空离是这里的常客,庄中的下人们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

“少废话,快打开大门让我进去。你马上通报庄主和老夫人,就说我带大小姐回来了。”

“啊!”两个家丁听完目瞪口呆,大小姐上个月刚直完葬,这准姑爷难道是想念成疾得了疯病了,他们想是这样想的,当然不敢说出来。

一个家丁撒开脚丫子就往山庄里面报信,另外一个打开大门,让司空离的马车进了山庄。

文庄主夫妇刚入睡没有多长时间,就听到有家丁在门外说司空离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回来了,也把这老两口吓得不轻。

尤其是文老夫人对自己的老头子说:“离儿这孩子莫不是魔障了,菲儿已经死了,怎么可能与他再一起回来。”想起女儿,文夫人忍不住流下泪来。

文庄主更是不解,突然好象明白了什么,“难道他把菲儿的尸体从棺材里取出来了。”

老两口衣服也没顾得上穿好,鞋子也穿反了,一前一后跑向客厅,边跑边系衣服的扣子。

文老夫人在后面喊,“老爷,你等等我,等等我。”

谷菱郁闷的很,即来之而安之,也只能随机应变了。气鼓鼓的坐在客厅的椅子上,一言不发,司空离和她说话也当他是透明人,不理他。

“啊!”文庄老夫妇进来客厅里,借着灯光通明的烛光,看着正坐在那里托着腮生闷气的谷菱皆是大吃一惊。

“女儿啊,你还活着。”文夫人第一个反应过来,抢步上前一把将谷菱搂在怀里,放声大哭。

文庄主也反应过来,他是男人,比妻子沉得住气多了。指着谷菱问:“离儿,她真的是菲儿,我的菲儿没有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伯父,伯母,她与彩菲长了一般无二,只是死活不承认自己就是彩菲,我这才出此下策,将她强行带回庄里,让你们二老看个究竟,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彩菲。”

司空离很无奈的说道。

“是,她就是我的菲儿。是我的菲儿。”文夫人捧着谷菱的脸泪眼婆娑的说道。

谷菱还没等解释,就觉得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