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他刚刚竟然亲吻了她/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爷,我去帮你找个干净的回来。”

“滚出去。”

穆易霆的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起伏,可是风离却从里面听出了怒意。

当下他再也不敢多说什么,径自退出了房间。

关门声响起,房间里就剩下颜落落和穆易霆两个人,这让暧昧的轻吟更加容易地刺激着男人敏锐的听觉。

穆易霆阴沉着脸色,不屑地站起身将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

找个干净的女人对他来讲易如反掌,但是他答应过她,如非必要,不会去祸害良家子。

这么多年,他即使身在商场,也从没碰过一个干净女人,这是他对她的承诺。

穆易霆站了良久,感觉到躺在地上的女人因为药物的关系忍到极限开始轻轻啜泣,穆易霆这才迈开双腿走了过去。

强劲的手臂穿过颜落落的脖颈和腿弯,稍稍用力就将颜落落从地面横抱起来。

穆易霆感觉着怀抱里轻盈的重量,还有女人纤细地骨架,有些不满。

很瘦,不过手感不错。

当视线触及到颜落落晃荡的双脚,那白皙的脚背上几颗嫣红的小指头让他有了想亲吻的冲动。

穆易霆的这种想法刚冒出来,眉头就不自觉地锁紧了。

他怎么会冒出这种恶心的念头?而且怀里的这个女人还是王盖的,脏的很,他今天肯用她就已经是对她的恩赐了。

不过是风离在酒中放的一点助兴的药,就会让他这般迷失,实在是不该!

这么想着,穆易霆直接将颜落落扔在了大床上,然后倾身覆了上去。

颜落落当然不知道情况有多的糟糕,她只觉得她好像被人扔进了沸水中,煮得全身的血液都在体内翻涌躁动。

身体里隐藏在深处的东西让她全身的细胞都渴求着,她也说不清在渴求着什么,好像就是渴求着一股能压制住体温的凉意。

就在她觉得头顶的血液即将冲破血管使她爆裂的时候,一股凉意覆上了她的身体,使她躁动的神经有了片刻的安宁。

触手的寒凉使得颜落落主动抬手拥抱住了这使她舒服的身躯,身体里燃起的火已经烧得她理智全无,只要能缓解她身上的灼热,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

迷蒙中的颜落落感觉到因为她的举动,落在她脖颈间湿湿热热的感觉有了停顿,不满地在床上闭着眼睛撒娇。

“我热,别停......我热着呢......”

穆易霆的身体更紧绷,他在强自忍耐,他从不喜欢被女人掌控,权力也向来只属于他,他想给就给。

而且他最讨厌女人触碰他的身体,平时送到他床上的女人哪个都是调教好的,没经过他的允许是不准碰他的,偏偏这个该死的女人现在竟敢主动伸手。

更该死的是,他刚刚竟然亲吻了她,一定是那酒里药物的关系,一定是!

“热......我热......快点......”

颜落落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穆易霆阴沉克制的脸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撇撇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双眸含泪的媚态绝对能让所有的男人的隐忍全线崩溃,穆易霆觉得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伸手捏住颜落落的下巴,穆易霆暗哑着嗓音仿若宣告长夜的开始。

“女人,你自找的!”

“啊——”

感觉到那层阻碍,穆易霆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伸出手将颜落落凌乱的长发别向耳后。

看着面前绝美的脸正痛得蹙紧眉头,对视上女人短暂清明的目光,穆易霆直接低下头吻上了她嫣红的唇瓣。

她竟然还是个处,那种紧-致绝对不是做手术弄出来的,这一点无从怀疑。

女人青涩的回应显然取悦了穆易霆,也渐渐让他不再怜惜。

撕裂的痛让颜落落有一瞬间的清醒,但是很快她就沦为了谷欠望的奴隶,沦陷在男人疯狂的掠夺中。

一整夜,就在起起伏伏中悄然而过。

颜落落醒来,只觉得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腰腹间酸痛无比。

虽然睡醒了,但是她却只觉得更累,累得她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愿意抬起。

宿醉后的头脑从迷蒙中渐渐清醒,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窗帘,感觉到拦在她腰间的手臂,颜落落本能的不敢回头,心里泛起深深的绝望。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身体竟因为难以接受最残忍的现实开始微微发抖。

岚姐要求酒品销售的员工必须穿的比基尼,昨晚她没有穿,而是将自己的白衬衫宽松的下摆打了个结,从包里掏出了给若珊买的牛仔短裤套到腿上,然后才端着酒进了包房。

偏偏这个样子的她,在一堆露着半个胸脯只穿着几片布就出来卖酒的女人当中越发显得另类,而被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流氓看中了。

接着她就被要求陪酒,她知道出来卖酒就肯定躲不过陪酒,结果她半推半就地就喝多了。

她现在是被那老流氓睡了?

想到这种可能,颜落落的眼泪就从眼眶流了下来。

叔叔让她来卖酒挣钱,可是现在她竟从卖酒变成了陪酒,最后又陪睡,她是有多失败才会让自己这么容易就中了别人的算计!

她一直保留自己的一切只想留给未来的丈夫,现在就这样被糟蹋了。

眼泪从眼角滑落掉到枕头上,颜落落只允许自己难过了这么一瞬就抬手使劲将眼睛中的泪水就抹去,她不允许自己逃避。

颜落落深呼吸了几次,既然她这么棵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她也不能让猪好过!

这么想着,颜落落立刻就将从身后搂着她腰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拿起来甩开,然后整个变成了炸毛的小猫,挥着小爪子就转身看向了罪魁祸首。

“流氓,我杀......”了你。

颜落落哽咽着嗓子,最后两个字在颜落落看清身后的人是谁之后,生生憋回了自己的肚子。

面前的男人不是昨晚灌她喝酒的六十多的老头子,脸上也没有那看起来让人恶心的皱纹,反倒那张俊逸的脸庞让她有一瞬间的迷失。

颜落落甚至觉得,这男人的脸比她的脸长得还要精致夺目,很少有男人长得这么完美,太容易让人沉沦在他的外表下。

此刻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是被她的动静吵醒的,但是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一点初醒时的迷茫或闲散。

削薄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像是在笑,但是里面却噙着一抹凉薄,尤其是如鹰般锐利的双眸正轻轻眯起,给人一种猎物被猎手盯上的既视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