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猎物被猎手盯上的既视感/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男人已经睁开了眼睛,虽然是被颜落落的动静吵醒的,但是那双眼睛里却没有一点初醒时的迷茫或闲散。

削薄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像是在笑,但是里面却噙着一抹凉薄,尤其是如鹰般锐利的双眸正轻轻眯起,给人一种猎物被猎手盯上的既视感。

原本高举准备扇出一巴掌的手僵硬在空气中,在颜落落反应过来之后,一下子背到了身后。

她相信如果她敢挥出去,面前的男人一定不会放过她。

颜落落这么一动,原本盖在她身上的被子就彻底的滑落,感觉到肌肤上传来的凉意,颜落落低头就看到了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

连尖叫都来不及,颜落落慌忙的将被子拉倒身上将自己包裹住,又发现自己虽然面对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但是自己现在还在他的怀抱里。

颜落落尴尬得脸颊爆红,立刻就从男人的怀抱里退了出去,抱着被子退到了床角边。

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而面前的男人也似乎只看了她一会,没有表达对于这件事情的任何态度,然后就冷漠地站起身,慢慢地穿起衣服。

颜落落发现男人身上和她一样都是什么也没穿,而他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被她看光。

将地上的衬衫和裤子一件件套回自己的身上,他的动作从容中透着矜贵。

当那套纯手工定制的阿玛尼西装将男人修长的身体以最完美的比例最终呈现在她的眼前,颜落落此时已经被自己刚才看到的血脉喷张的画面冲击的有些迷失了。

很快颜落落就从迷失中回神,因为男人周身散发出迫人的压力和寒气让她不得不清醒。

尤其看见那带着讥讽的唇角发出一声轻嗤,颜落落才彻底地明白这个男人对她的鄙夷。

他以为她吃出来卖的?

颜落落的这个想法很快得到了证实。

穆易霆看着面前不发一言的女人,虽然满意她的身体,尤其满意她的身体的干净,但是这也不能否认她将自己的初夜卖给王盖这个六十多岁的老男人这个事实。

穆易霆决定放过颜落落,看在昨晚她被自己用来纾解自己身体的份上,就免去将她卖去地下酒吧的惩罚。

回想了一下昨夜体验到的紧致,穆易霆甚至决定给面前的小女人一点奖励。

从钱夹里掏出支票,穆易霆站着就将一连串数字写好,随后就扔到了沙发边的桌子上。

整个动作穆易霆做得极其连贯优雅,就像对着其他人练习过无数次,而现在也不过是他练习中的一次而已。

穆易霆做完这一切,不再看床上的女人一眼,转身就走出了总统套房。

颜落落在男人关门之后才觉得自己的呼吸正常了些,压力太大,她差点吓得憋死自己。

可是,放松之后她的心里却涌起了浓重的恨意。

该死的男人,分明是她这棵好白菜被猪给拱了,凭什么他还要露出嫌弃鄙夷的模样?要是嫌弃她就别拱啊!装什么高尚?

再高尚也不过就是一只猪,和昨晚的老色狼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一只年老的猪和一只年轻的猪,同样都是禽兽!

颜落落愤愤不平地磨牙,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然后,震惊了。

总统套房?

因为刚上大一的时候颜落落在酒店兼职工作过,所以对套房的等级一眼就能看出来。

下床拿起男人留下的支票,看着上面的数字,颜落落暗暗咋舌。

她也不再觉得那男人住得起一晚一万的套房有什么奇怪的了,竟然给了她一千万!好多的零啊!

转身去浴室将自己冲洗干净,在看到身上被凌虐出来的青青紫紫后,颜落落的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就算再想装作不在乎,她也骗不了自己。她不干净了,该怎么办,她不干净了。

颜落落一边在浴室里狼狈地流着眼泪,一边使劲儿地冲洗着自己的身体,连热水都没开,可水再冷也没有她的心冷。

妈妈得了尿毒症多年,每个星期需要透析三次。

继父李庆祥和妈妈十年前走到一起,虽然对她一直不冷不热的,但是自从妈妈五年前得病开始,一直在支付着昂贵的医药费。

可是就在前几天,妈妈再次提出要交透析费用的时候,李庆祥却拒绝了。

颜落落还记得当时继父指着她的鼻子对她说,他的公司最近亏本了,养了她这么多年,大学也快供完了,却连母亲的医药费都负担不起。

颜落落闭上眼睛,想到自己当时羞愧得抬不起头的样子,心里闪过浓浓的愧疚。

她是帝都大学的特招生,所以上大学的时间比较早,但是这么多年半工半读也只够交母亲一个星期的透析费用。

更因为她年纪小,才满十八岁,即使是兼职,许多公司也并不要她。

现在这份卖酒的工作是李庆祥帮她找来的,因为时间是在晚上,不耽误她白天的工作,所以她义无反顾地来了。

不成想,上班的第一天她就被别人夺走了初次。

颜落落没有让自己难过太久,她还要去上班,她没有时间将自己困在悲伤里。

生活是自己的,再难过也要去面对。

走出浴室换好衣服,在沙发上发现了自己的背包,颜落落抄起自己的东西就向着门口走。

视线扫到了男人之前留下来的那张支票,本不想动的她在开门的时候又停住了脚步。

颜落落返回到沙发边抄起了那张一千万的纸片,思忖了一瞬,便直接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本来她不想动的,她不是出来卖的,自然不会去要这种肮脏的钱。

但是,随手把支票放在房间里,要是被酒店的人捡到提走,就会让对方误会,所以她只能撕掉。

那只禽兽,夺走女孩子的纯洁以为甩甩钱就能心安理得吗?她偏要他一辈子都有负罪感!

年轻的颜落落在许久之后才彻底明白,负罪感这种廉价的东西,穆易霆是根本不屑拥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