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快把药拿来,趁我有心情吃/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颜落落眉眼间尽是讥诮的笑意,“还以为你智商和你穿衣服的品味一样能稍稍高一点,不成想也是个缺心眼的。”

颜落落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勉强撑着精神给身边的男人解惑。

“知道你的名字又怎么了?你那支票都随便仍,上面的银行预留签章那么清晰,我又不是瞎子!”

“想怀你的孩子也很难?你不会以为吃了药就万事大吉了吧?”

穆易霆在听到这一句之后双眼微微眯起,但是却只换来颜落落更为挑衅地嘲笑。

“虽然我没怎么吃过避孕药这东西,但是基本的常识也还是懂的。”

“在药效没起作用之前用另一种药强行破坏它的药性,使避孕的效果减弱,这样你弄出来的那玩意要是足够活跃大概也能怀上。”

“......”

“或者在药物刚抵达胃部,我下车走、你开车滚,然后我把手指头往嗓子眼扣扣,保证那药片能完好无损地吐出来,这回彻底没药物影响,你弄出来的那玩意在你身体没报废的情况下大概也能成功。”

“......”

“再或者我用点技巧把药直接压在舌根里然后佯装把水吞进去,你能屈尊降贵地用手指拉出我的舌头检查?反正我的身体健康的很,经期也无比规律,只要你没废到不行估计真能造出个小宝宝来。”

“......”

穆易霆眉心突突地跳,面对这个对着出轨男友和小三闺蜜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却对着自己巧舌如簧的女人,有一种想伸手掐死她的冲动。

有多久没有人敢直接顶撞忤逆他了?

这种能够引起他情绪波动的事情,从昨晚到现在,一直由面前这个妖女在主导,令人滞闷无比。

还不等穆易霆有所行动,脸颊上就传来了冷冰冰的触感。

一只微凉的小手放肆地拍了拍他的脸颊,而那只手的主人在他的面前拽得如高傲的女王。

“放心,我和你说这些无非就是想告诉你,要不要怀孕这件事情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能够主导,而今天我的心情刚好还不错,愿意成全你目前的想法!”

颜落落收回拍打着穆易霆脸颊的手,对于刚才这个男人钳制他下巴的行为十分不满,自然也要亲自报复回去。

打脸这种事情对于她而言还不算太难,尽管她今天第一次做。

手掌并没有收回身侧而是顺势摊到了穆易霆的面前,颜落落的视线从男人的身上移开,再次转头看向了车窗外,好像之前自己做的不过是一件对她而言无关紧要的事。

“快点把药拿来,趁我现在还有心情吃。”

颜落落是没有看到,或者她本能地选择了无视,因为她在收手的瞬间就感觉到了男人周身气场的变化,她现在表现得再淡定,其实心里也有点动荡不安了。

穆易霆看着摊在他面前的手,那双白皙细嫩的小手此刻在他的眼中和一只鸡爪子没有什么分别,而这双鸡爪子刚才竟然敢在他的脸上放肆。

“呵。”

穆易霆怒极反笑,伸手将夹层中的避孕药掏了出来放进了颜落落的手掌。

“你最好乖乖地吞了它,不然受罪的就是你自己。”

以为他惧怕她怀上?极怒之后的穆易霆反而变得冷静。

他不是个能够被对方掌控情绪的人,尽管面前的这个女人现在似乎有点自己找死的意思,但是要不要配合她,权力依然掌控在他的手中。

男人从车头的挡风玻璃下方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打火机在指节娴熟的动作下点燃,随后驾驶室里充斥淡淡的烟草味使得颜落落的头更疼了。

“你要是在刚才能对你的男朋友和闺蜜有现在这样牙尖嘴利,也就不会落败得只能逃走了。”

颜落落以为,在自己表现出对面前男人的不屑与轻慢之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男人至少会知道她真没兴趣给他生孩子,不至于再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

但是现在颜落落才意识到自己想错了,这男人不仅禽兽不如,还是个眼睛刁钻到极致的阴险小人。

紧绷的神经差点因为穆易霆的刺激而崩断,极力转移视线的颜落落还是被气得胸口不断地起伏。

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折腾了几个来回,颜落落才将自己差点愤怒撕喊的欲望压下去。

再转头看向穆易霆时,颜落落只瞪着纯净的大眼睛,满是愤懑地将穆易霆手中的药丸抄到了自己的手中。

没有去碰和药丸一起递到自己面前的水,颜落落直接将药片塞到了嘴里,当着穆易霆的面吞进了肚子,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颜落落的动作果断、利落,坦然到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相信她是在伪装,简直就是用没有一丝一毫犹豫的动作在彰显着她完全没兴趣利用心机去换取一个孩子。

压抑下舌尖苦涩的药味,颜落落将药吞下去之后,才彻底把手搭到了车门上,仿佛连再回头看一眼穆易霆的兴致都没有了。

“药我吃了,算是感谢你刚才在我需要时的出手帮忙。”

穆易霆听得懂,颜落落是指之前在卫生间他没有推开她,以一个保护的姿态站在了那里。

虽然他什么也没做,但是大概也满足了一个女人对自尊心的维护。

穆易霆眉心拧得更紧,总觉得这面前这女人的姿态并不是只想简单地感谢他。

果然。

“麻烦以后你最好别再缠着我,真要是有那种孽缘再碰见,就当个陌生人好了,我没功夫和你这个大人物打招呼,相信你也没兴趣和我表示你的友好。”

颜落落说完,直接拉开车门下车,转身向着一旁的公交车站走去。

该说的谢谢她会说,该吃的药她也不会拖泥带水,只是让她对着一个占尽她便宜还自负地以为让她吃事后药都是对她的恩赐的男人摆好脸色,那她宁可去再求求张浩尘别把她给甩了。

反正做的都是恶心事,谁也别嫌弃谁!

当然,颜落落已经成功用行动表示了她不会做那样恶心的决定,更不会让自己屈服男人身上释放出来的迫人的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