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可以将孩子生下来/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车子里终于只剩下一个人,穆易霆视线锁紧那抹纤丽的背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颜落落的脚像踩在棉花上,头也疼得厉害,但是她却走得很稳,至少在明明知道坐在车子里的男人正注视她的时候,她要让自己看起来是义无反顾的。

无心和所谓的大人物纠缠,昨晚的事情也确实是一个错误!

她没有彻底崩溃无非就是因为身后这个男人不是王盖,阴差阳错没有让李哲得逞使她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仅此而已。

努力使自己的记忆停留在昨晚和今早在到达单位前的这个时间段,努力使自己不去想卫生间里撞见的一幕幕,努力忽略掉所有的事情,哪怕无法将自己放空,只去想穆易霆那张看起来还不错却依然令她讨厌的脸。

终于,汽车的引擎声从身后响起,颜落落的脚步不自觉地放慢,但是没有停顿。

等到穆易霆开着车子快速从颜落落的身边疾驰而过,颜落落才放任自己停下脚步,使憋在眼眶中许久的泪水从眼睛里面流了下来。

在没有人注视着自己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心痛得无以加复。

自己喜欢多年的张浩尘,她从豆蔻年华开始就崇拜的人,竟然会和自己最好的闺蜜在一起,她一直倾尽所有去维护的友情和爱情,原来不过是一场笑话。

她一直期待着大学毕业,期待着和张浩成构建一个美满家庭的幻想,在从昨晚到现在的十几个小时里,轰然倒塌。

心好疼,头也好疼,颜落落的视线变得模糊,脚下越来越轻,最终抵不过身上的燥热,摊倒在了路边。

耳边传来隐约的呼唤,颜落落听不清,感觉到身体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中,颜落落本能地想推拒。

可是当脸颊上的泪水被绵软的布料吸干,颜落落突然抓住了那双为她拭泪的手,将那能将她眼泪吸干的绢布死死地蒙在眼睛上。

封钰看着哭晕在自己怀抱里的小人儿,诧异又心疼,本是看见路边的有人摔倒他过来帮忙,不成想看到的却是记忆中熟悉的一张小脸。

颜落落,他还在找她,她却自己撞进了他的怀里。

“少爷,这位小姐好像在发烧。”

娇俏的小姑娘伸手探了探颜落落的额头,将自家少爷明显能感知到的事实又给重复了一遍。

季语见过太多对着他家少爷投怀送抱的女人,可是对于面前这个肯下狠手把自己烧到晕倒这个地步的女孩是最佩服的。

那张比她美丽数百倍精致小脸上此刻已经变得通红,嘴唇也干裂中带着苍白,将少爷的手帕堵在脸上不断地胡言乱语,就是想让人怀疑她装病都不能。

封钰直接拦腰将颜落落抱了起来,向着自己停在路边的车子走去。

季语也一刻不敢耽搁,忙把车门打开让自家少爷拥紧美人赶紧坐了进去,自己则快速地冲向了驾驶室坐好。

“去医院。”

“是。”

季语对于自家少爷让她一个女人当司机十分的不满,她才二十岁,就被分配干这种苦力,心塞!

“那个少爷,刚才从这边开车离开的是表少爷吧?你怀里这个不会是被表少爷欺负过的女人吧?”

季语说得犹犹豫豫,其实她想直接说,表少爷玩过的女人少爷你这么抱着不合适。

封钰抱着颜落落的手微微收紧,“开你的车,快点!”

“是!”

颜落落浑浑噩噩,高烧之下,脑海里还萦绕着张浩尘和杨若珊的两张脸。

她不知道的是,命运的轨迹已经从此刻开始转变。

......

颜落落是在一阵消毒水中味道中醒过来的,入眼的景象她十分的熟悉,这分明就是她每天都要来的医院。

头很疼,身上的肌肉也酸痛无比,恍惚的记忆一点点涌上脑海,颜落落迷蒙的神智也在慢慢回归。

原来她之前昏倒了,好像是被人送进了医院里。

看了一眼病房中的摆设,颜落落正好奇是谁将得了小感冒的她送进医院的加护病房,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

一位满头花白头发年近七十的老医生带着一个护士从门外走了进来,见颜落落紧张地想从床上坐起来下地,连忙出声制止。

“颜小姐,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颜落落面对着医生总是很紧张,这还是在医院里第一次听见医生对着她说关怀的话,以前每一次不是在和她探讨母亲的病情就是在商量缴费的事情。

她并不好奇医生会知道她的名字,因为自己的身份证一直随身携带,住进医院被送来的人查看证件是毫无疑问的。

“谢谢您医生爷爷,我没事的,给您添麻烦了,我就是小感冒,一会儿我就会离开。”

颜落落感激医生爷爷收她入院,帝都的病房有多紧张她十分清楚,更感激面前的长者在她醒来后还会关心她。

哪知颜落落的脚还没有碰到地面,年长的医生就直接训斥了她。

“胡说!小穆,快去把她给我按到床上躺好!”

“是,穆教授!”

颜落落,“......”

还不等颜落落反应过来,身子就被叫“小穆”的护士死死地按在了病床上,手劲太大,按得她肩膀上的骨头都疼,颜落落十分怀疑这个护士是不是和她有仇。

“医生爷爷,我真的没事,就是小感冒没注意发烧了,吃点药就好了,我想先回......”家。

“什么小感冒?现在女孩子就是太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了!你本身就营养不良,还胡乱吃避孕药,过敏了还敢在外面吹冷风,不发烧才怪!”

“就是!”小穆护士在旁帮腔。

颜落落的脸“噌”地就红了,听见“避孕药”三个字让她无地自容。

她还以为自己真的只是小感冒,毕竟从公司里面出来的时候她头疼肌肉也疼,不成想最后竟是药物过敏才会晕倒。

医生见颜落落尴尬也没有继续再多训斥她,但还是不忘告诫。

“不是什么药都能够乱吃的,再说你男朋友看起来还不错,一表人才的,要是真的怀了,完全可以将孩子生下来,我看他也不像是不负责任的人。”

颜落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