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我尝过了,不脏,还是很甜/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光溜溜的颜落落被男人夹抱着进了浴室,在她羞愤地咬着嘴唇满眼泪意的时候,身子被放在了马桶上。

下巴被男人挑起来看了看,低沉的嗓音就再次让颜落落羞愤地想杀人。

“就坐在这里等我,用脚跟点着地面,手不许挡着胸口,要是回来我发现你改变了姿势,那就说明你还想要勾引我,毕竟你半遮半掩的样子最诱惑人。”

颜落落都要被气哭了,下巴被穆易霆捏着,瞪大眼睛望着她,最后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浴室里面比她在李家住的房间还要宽大,晕染的水汽也带着暖意,她却被男人冷厉的视线看得忍不住颤抖。

好在穆易霆也没有为难她,将她扔下就转身从浴室里面走了出去。

颜落落在穆易霆的身影消失之后紧绷的身子才稍稍放松了一些,脚掌不自觉地踩向地面,熟悉的刺痛从脚心传来,她这才记起穆易霆离开时交待的话。

用脚跟点着地面,那男人是怕她痛才这么交代的吗?

颜落落在明黄的灯光下扫视自己的全身,因为一路光着脚从庄园走回来,又不小心将花瓶打碎,在和李哲的纠缠中,身上太多的地方都被碎玻璃刺破了。

想到让自己羞愤的一幕幕,两双肮脏的手曾经按在她的脚裸上,颜落落的眼泪难以抑制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羞愤地她恨不得把自己的双脚砍了,颜落落顾不得其他使劲用手擦拭着脚裸上的皮肤,任由手心的鲜血染红脚背。

穆易霆返回来就看见了颜落落近乎自虐的举动,气得眉心突突地跳。

那一丝不挂的妖娆身段此时因为弯腰的动作更加惑人,尤其倾城绝色的小脸上泪意点点,越发显得女人可怜娇媚。

该死,这女人果然在诱惑他!

快速走到颜落落身边,穆易霆一把钳制住颜落落的手腕,另一手固定住颜落落的后脑,迫使她再次面对自己。

“你在干什么?让你不许动,这么不听话!嗯?”

颜落落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落,一种耻辱感从心底升起,“脏......我脏,我想......我想擦干净。”

哽咽地解释着,颜落落前所未有的脆弱,她就是觉得自己脏,哪怕和穆易霆上床,她虽然难过,也从来没有过恶心的感觉。

但是想到李庆祥和李哲父子两个人的手掌同时在她身上游移,颜落落就觉得无比恶心。

“胡说!”

穆易霆将颜落落的头凑近自己,直接吻了上去。

在宴会厅的安全通道里,他就觉得意犹未尽,此时的入口的清甜更是让他难以自控地想要品尝。

湿滑的舌头撬开紧闭的齿贝,穆易霆捧住颜落落的后脑强势地吻着,不容许她一丝一毫的推拒。

直到一吻结束,他才用额骨抵住颜落落的,“我尝过了,不脏,还是很甜。”

颜落落有点被男人吻傻了,这样的穆易霆,她没印象。

穆易霆也不再继续,尽管身子紧绷,可他却不能让自己再失控。

将手中才取过来的医药箱打开,穆易霆拿出镊子,一点一点将颜落落身上的碎玻璃从嫩肉中夹了出来。

......

颜落落再返回到床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傻的。

在浴室里,穆易霆给她夹了碎玻璃,又将她抱到淋浴下面冲洗干净,直到上好药包扎好伤口才将她从浴室里面抱出来。

身子窝在柔软的床铺里,颜落落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在陷入舒服的被褥昏睡之后,颜落落几乎无梦,难得睡得安稳。

不知道睡了多久,也许四五个小时,也许是七八个小时,颜落落睁开了眼睛。

颜落落醒了,是被饿醒的。哪怕初醒的混沌中她都忘记了今夕何时,她作为一个小吃货也无比清楚她必须得吃饭!

胃部的灼痛一点点放大,直到她彻底睁开朦胧的睡眼,才将一切都看清楚,神智也渐渐回笼。

从床上爬起来,颜落落脚掌才触碰到地毯就传来清晰的刺痛,看到脚上缠绕的一圈圈纱布,和光-裸的小身子上涂了药干涸的血痂,颜落落就更清醒了。

视线扫过放在枕头旁边干净的衣服,颜落落抿唇,最后将衣服穿在了身上。

白色的运动装,很干净,标签都还在,明显是新买回来的。

脚慢慢伸进拖鞋,颜落落站起身,忍着脚掌上的疼痛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从楼梯上下来,颜落落一直处于惊讶的状态。

穆易霆的卧房因为厚重的窗帘遮挡着阳光,她看不清里面的设置,但是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开始,她见到的东西一直让她瞠目结舌。

毕加索的名画,齐大师的国画等等,中西两种风格的作品挂在走廊的两面墙上,件件都是艺术珍品,而镶满宝石的楼梯扶手更是让她站都站不稳,只恨不得一直摸着扶手,最好能扣下来两颗宝石让她偷偷带走。

颜落落正在臆想如何将楼梯扶手抗回家,耳边就传来了凉凉的讽刺。

“再摸下去,真的要让你抠下来了。”

颜落落乍一听见有人说话,吓了一跳,回头就看到了一个长相妖媚的男人站在她的身后。

其实颜落落非常想给自己改个名字,叫“颜控”多好,她就是对长得好看的男人毫无免疫力。除却这男人说的话有些凉讽,单看长相,实在没话说。

白皙的皮肤,精致的眉眼,不似穆易霆那般线条冷厉,也不似封钰那种桃花流敛。

面前的这个男人,脸颊干净白洁,给人的第一印象绝对是柔色的,但是这张脸又完全不阴柔,就是一张染着古风气息的男人脸!

可惜,她不会让自己迷失在男色中了,见过穆易霆,好像其他男人怎么看也都只能让自己欣赏欣赏而已。

“到底看够了没?”风离轻嗤一声,心里带着怨气。

颜落落一下子别开视线,打量完美色之后,她发现自己也没那么心潮起伏。

“我们的楼梯扶手的确是价值不菲,上面的珠宝有玛瑙有玉石有湖泊有蜜蜡,但是你摸摸就算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还是不要动歪心思,免得万劫不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