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当穆易霆的妻子?/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不是穆易霆提醒,颜落落甚至忘记了在昨晚之前,她还曾和面前的男人滚过床单。

虽然自己因为醉酒对前天晚上的事情没有太多的印象,可是那疼她记住了,还有早上在浴室里看到满是淤青和紫红痕迹的身体,也被她铭记在心。

颜落落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脸上的羞怯也都不翼而飞,以一种纠结和打量的视线,来回在穆易霆的脸和身体上穿梭。

英雄情结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小时候错信了一次张浩尘还不够,现在她又感谢起另一个强女干犯?

在颜落落的心里,虽然自己被灌酒外加下药,但是身上被祸害成那副惨样,她就认定了是穆易霆强占她,哪怕印象里似乎自己喝了些不该喝的酒有极为轻微的主动,但也是穆易霆强占她!

感激变成怒火,还有面前男人几次误会她、对她露出鄙视又轻贱的态度,都让颜落落对待穆易霆的态度再次发生了改变。

“穆少,我觉得我们之间算是两清了,相信穆少也不会在乎我吃掉的一顿早餐,那我就不再打扰您先行离开,还希望穆少谨记我曾经说过的话,下次再见面,我们就是陌生人。”

颜落落说完就站起了身,尽管口中还是恭敬地称呼着穆少,但是穆易霆也能听出那声称谓中有多少讽刺的意味。

还真是一个翻脸无情的小家伙,性子烈成这样,早晚会吃亏。

穆易霆手指轻点着桌面,在颜落落转身之后,沉声开口,声音里也透着严肃,“你不想救你母亲了?”

颜落落的脚步一下子就停顿住,立刻转身望向了穆易霆的方向,不知道穆易霆是什么意思。

“看看合同,我们才能接着谈下去。”

穆易霆将放在手边的合同向前推了推,淡定地坐在主位上。

颜落落觉得,那个全身透着王者般的冷压的男人,像是一个等待猎物进入圈套的猎人,而自己刚好就是他看中的目标。

想到自己重病的母亲,还有李庆祥和李哲的所作所为,颜落落慢慢地走向穆易霆。

为了妈妈,就算她明知是陷阱,她也得往下跳。

走到穆易霆的身边站好,手掌伸向他递过来的合同,颜落落就站在原地仔细地阅读了起来。

一页页的翻看,直到颜落落将将近五十页的A4纸全部读完,才又愣愣的抬起头,抿着唇半晌无言。

穆易霆递给她的是一份婚前协议,还有一份离婚协议,附带离婚财产分割同意书。

许久之后,直到颜落落站得身子都僵硬住,她才强迫自己淡定下来,迎视向穆易霆一直盯着她的眸光。

“穆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穆易霆靠在椅子上,并不意外颜落落会是如此不善的态度。

“字面上的意思,嫁给我,做我穆易霆的妻子。”

“穆易霆,这个玩笑很有趣吗?我已经解释过很多次了,我对你没有兴趣,那晚就是一场意外。”

几次被穆易霆逼问,颜落落只当穆易霆在用一份合约试探她。

当穆易霆的妻子?开什么国际玩笑!

就算她不晓得上流社会都是些什么人,但是单看穆易霆的衣着品味,还有他别墅的奢华装饰,以及佣人们和查理对他的恭敬态度,她也能分辨出穆易霆的身份定然很不一般。

而她,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或者从家世上来讲,她连普通人都难以企及,她或许是卑微如尘的,穆易霆是绝对绝对不可能要娶她的。

穆易霆看着面前坚持地说着拒绝的女人,就愈加笃定自己的决断。

“我很忙,并没有时间浪费一个上午来和你开玩笑,你不是想救你的母亲吗,那就嫁给我。”

穆易霆面不改色,见颜落落依然不肯妥协的神色,淡淡开口。

“我将提供你母亲所有的医疗费用,如果找到合适的肾源,我也会负担你母亲换肾的所需。唯一的条件,就是你要交付你的婚姻作为筹码,如何?”

颜落落攥紧了手中的纸张,手心里也沁出的汗水。

她发现自己更讨厌穆易霆了,穆易霆在最后是一副询问的态度,摆的是尊重人的姿态,可是他开出的条件却是对她最大的诱惑,也是她不可能拒绝的。

“如果我拒绝穆少的提议呢?”

穆易霆在得知前晚颜落落是被人暗算才会出现在王盖的床上之后,就猜想到了颜落落不可能轻易的妥协。不过,拒绝成为他穆易霆妻子的女人,整个帝都也找不出几个。

“那我只能深表遗憾,我不喜欢强人所难,就像你说的,我们之间本就是陌路,你的事情我也并不感兴趣。”

颜落落的手掌蓦然攥紧,她听懂了穆易霆的意思。

穆易霆对她做过调查,这是毋庸置疑的,这个掌控着一切的男人在简直是用她最大的软肋在威胁她!

凭借穆易霆的身份,自己的确不是他必须的结婚对象,而穆易霆对自己施舍般的交易,却是她目前保住母亲性命的唯一机会,她拒绝得起吗?

颜落落彻底冷静了下来,心间浮动的怒火也平复了许久,尊严这种东西,果然是她要不起的。

如果出卖自己的身体和婚姻能换回母亲的安然无恙,很划算,不是吗?更何况对方还是想穆易霆这样的男人,总比被李庆祥卖给王盖那样的老头子要好。

颜落落自嘲地想笑,也确实笑了出来,看在穆易霆的眼中,那笑意里流露出来的更多是苦涩。

“我想知道穆少为什么选我,以穆少的身份,相信不少名媛小姐愿意攀附,而我一无所有。”

穆易霆没想到他将利弊挑明到这种程度,颜落落还会保持冷静,看起来她也不过是才成年不久,床底间生涩得连迎合都不会,而且清醒的时候一直对着他挥舞着小爪子,却原来也是个心思细腻的人。

收敛住眼底的一抹欣赏,穆易霆挑明了自己的意图。

“选中你是因为你和其他女人不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