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从天而降的姐夫/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院长和管家都被门口出现的颜落落吓了一跳,特别是管家的表情,颜落落十分清晰地看到了那双眼睛中的讶异。

“老师,是我姐姐,真的是我的姐姐!”

颜落落生怕管家将她和穆易霆的关系拆穿,大声地记着解释,还不忘偷偷给老管家眨眼睛。

“太不像话了!这里还有客人呢,你给我站好!”

张院长从来就没见颜落落在自己面前这么慌乱过,毕竟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哪能给他丢人。

见老师生气了,颜落落乖乖站好,不时用眼睛偷瞄管家,但是也不敢再大吵大闹。

张院长没有发现颜落落脸上的异样,正在消化颜落落告诉他的消息,面对这面前的男人,张院长恍然大悟般地感慨。

“难怪穆少昨天下午就交待要承担宋华所有的医药费,原来穆少和落落的姐姐是这样的关系,不过昨天穆少怎么就没提呢?”

“因为我姐夫要保持低调!我姐夫身份不一般,没举行婚礼前不想曝光我姐姐!”

颜落落撒谎不打草稿,在管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直接将穆易霆升级成了自己的姐夫。

结果她的话才说完,颜落落的脑袋上就挨了一记,张院长打自己的爱徒一点不留情,“臭丫头!那你怎么不早说,还敢来申请特困补助!你不知道医院里的免费就医都是要留给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吗?”

对于老师的训斥,颜落落简直有口难言,不能反驳只能小声嘟囔,“姐夫有钱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没钱啊!”

颜落落心里在哀嚎,她昨天还不知道自己会在今天蹦出一个“姐夫”出来。

“你有姐姐?我怎么不知道?而且昨天穆少来的时候似乎没提这件事情!”张院长又有了新疑问,总觉得哪里说不通。

颜落落头上噌噌往外冒汗,“我姐姐和我同父异母,昨天才相认,好多年没见不怎么熟的!”

管家,“......”

“老师,你就别问那么多了,豪门秘密知道太多不好!反正你就记得我从天而降了一个有钱的姐夫就好!”

颜落落一口气爆出更大的信息量,也不管房间里的人能不能消化她随口编出来的信息。

“老师,您就坚守岗位就好了,记得给我母亲用最好的药,我们有钱了,真的不会再拖欠您的医药费!”

颜落落最后强调了一下重点,她最担心的就是母亲医药费的问题,说完以后,颜落落不放心地转头,和管家确定。

“管家伯伯,我说的对吧,我妈妈的医药费以后都不会拖欠了,是吗?”

管家连忙点头,“当然,宋华女士的所有医疗费用、包括后期可能出现的手术费用等等,全部都由穆少承担。”

“管家先生放心,这点昨天穆少离开时已经交代过了。”张院长对着穆易霆的管家十分客气有礼,见颜落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张院长连忙趁热打铁。

“那个......既然落落和少奶奶是这种亲密无间的关系,落落又是我的爱徒,管家先生,您看我这边实验室的费用......”

颜落落捂脸。

......

走出院长办公室之后,颜落落的脸上颜红一片。

“管家伯伯,麻烦你和穆少说一声,进行医学研究是为社会做贡献,以后受益的病患一定会感激他的。”

颜落落十分不好意思,让管家伯伯配合她和张院长撒谎就已经很失礼了,结果老师知道了她“姐姐”和穆易霆的关系,也跟着上来敲竹杠,申请一笔实验费用,她也不好意思阻止老师。

还以为管家伯伯会找个借口推拒,反正穆易霆也不在,哪知道管家伯伯当着她的面就给穆易霆打了电话,结果那男人竟然答应了。

管家了然地笑笑,“少奶奶不必客气,少爷让你从院长办公室出来之后给他打个电话。”

颜落落还没从自己撒错谎的懊恼中回神,管家就已经将拨通的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颜落落就是想逃都来不及。

没办法颜落落只好硬着头皮接了过电话,“穆少,我是颜落落。”

“嗯。”

颜落落翻个白眼,嗯个大头鬼,又不是她要接他的电话,她是被强制的!

想反驳,可是颜落落脑中闪过一个念头,没将自己心底的小不满说出来。

“穆易霆,谢谢你。”

手里里一阵沉默。

“谢谢你昨晚就帮我,那时我们不过萍水相逢,还拥有十分不好的回忆,你能帮我我真的很意外,我现在和你说声谢谢,也是真心的很想谢谢你。”

颜落落真心道谢,乖顺的态度让穆易霆收敛了脸上的冷厉,不过对于颜落落后面的话他就十分不满了。

“很不好的回忆?”

“是啊,虽然你几次三番那么自恋地误会我,而且床上床下的行为都极为恶劣,还用支票羞辱我,甚至还在宴会上猥亵我,”颜落落是没见到穆易霆的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仍旧做着总结性的演说。

“虽然你这个人实在不怎么样,但是你却是个好人,你能在那个样子的时候还帮助我,我真的很意外。”

管家伯伯冷汗直流,忍不住掏出手帕擦额角,颜落落完全没有注意到管家的表情。

穆易霆坐在自家沙发上,看着面前紧张地站在一边等待处罚的封云,唇角勾起了一点弧度。

“还有呢。”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诱惑。

“还有就是,我虽然谢谢你,但是今天我们签了合同,合同的内容又恰好是昨天你做的好事,所以我们之间在这件事情上也就不存在谁欠谁了,遵守交易就好。”

“说完了?”

颜落落站在原地仔细的想了想,将刚才对管家说的话又重复了一边,还不忘补充,“我听说这间医院的股份大部分都是你的,那院长老师的研究变相也是为你创造收益,所以实验研究的钱你出了也不亏。”

手机的另一方良久无言,没人回应,这让颜落落说话都有些没底气,但是该强调的关键她还是得强调。

“我就不要你感谢我了,反正也不是我主动给你打的电话,功劳都是管家伯伯的,我和张老师以后都会尽心研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