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还有资格说‘毁约’吗?/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易霆终于将自己的视线从酒杯上移开,看向对着自己假笑的小女人。

“舍得回来了?”

颜落落拽着封云的手掌沁出了丝丝汗水,力度也加大的许多,光是来自穆易霆身上那股迫人的压力她就有点承受不住,怎么感觉这男人对着她都像是一副生气的态度呢!

“我今天是准备陪我妈妈那里住一晚的,不过管家伯伯在地下车库里面等我,我也不好意思让老人家一个人回来嘛!”颜落落觉得自己还是解释一下的好。

穆易霆轻轻将酒杯放在沙发边的桌子上,姿态清冷矜贵,骨头里透出高贵的优雅,颜落落有点看痴了。

穆易霆站起身,慢慢走到了颜落落的身边,低头凑近她的耳后轻轻嗅了嗅,满足的轻叹,像是眷恋她的体香。

就在颜落落被美男的动作弄得彻底沉醉其中的时候,男人修长的手指伸向了她的手腕。

穆易霆的指节微微用力,顷刻间就将她的手指从封云的衣袖上捏开。身子轻转间,颜落落被带到了主位上。

颜落落因为穆易霆的拉扯身子一下子撞进他的胸口,硬邦邦的肌肉撞的颜落落头晕,可她也从怔愣间立刻清醒了过来。

耳边传来男人清冽的声音,低沉带着满满的磁性,如果不是他言语间透漏出来的内容,颜落落也会迷失在穆易霆刻意营造出来的静谧里。

“既然少奶奶能安全回到穆苑,我也就不再追究。”

颜落落错愕地看着穆易霆,哪怕穆易霆此时的话是说给封云听,她却没办法再假笑出来。

“你为了我离开所以才惩罚封云姐姐?”

“封云不能好好地看护少奶奶,那么就不必再跟在我身边。去马场帮忙一个月,学学驯马,也许更有利于以后让少奶奶学会穆苑的规矩。”穆易霆手臂禁锢着颜落落的腰肢,在颜落落气愤地挣扎间对着封云寒声交代。

封云低着头应是,还是不敢站起来。

颜落落总算明白了,穆易霆根本就是故意在这里等着她,就是为了警告她!

或许封云和风离,从穆易霆一回来就被罚跪在这里,跪了几个小时,不过是穆易霆警告她的手段而已。

颜落落是真的怒了,她后悔签了那该死的合同!

“穆易霆你个变态!你能不能讲点道理!”

风离傻眼地看向颜落落,眼睛里都是不可置信,连带着怨念都消散了一些。

要说第一次见到颜落落时这女人将自家少爷当牛郎已经让他大开眼界,现在她清醒着也敢骂穆易霆,倒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不要说整个帝都,就是整个帝国,也没有女人敢这么做吧?

或者,这就是颜落落的手段!

风离脸色变换。

“两个月。”

穆易霆站起身,横抱着颜落落向着自己的房间走。

颜落落哪里还有心思顾及风离的反应,完全被穆易霆冷淡的三个字气疯了,从一个月就这么变成了两个月,他是要她当罪魁祸首吗?

使劲地推拒着抱着自己的男人,哪怕自己的力量再小,颜落落也不肯妥协。

“你凭什么惩罚封云姐姐?我是自己要离开穆苑的!我是答应了你的条件,但是你不能禁锢我!”

“三个月。”

颜落落,“......”

她实在接受不了穆易霆这样霸道强势的模样,有钱很了不起吗?她出门探望妈妈有什么错!

“我要毁约!我要毁约!”

“四个月。”

“......”

抬头看着抱着自己往回走的男人,削薄的唇又吐出更长的时间,怒极的颜落落最终不再开口辩解。

气愤之下,颜落落也不甘心被穆易霆钳制,从男人的怀抱间抬起头,双手顺势圈住男人的脖子,冲着穆易霆的脖子一口咬了上去。

“嘶。”

穆易霆嘴角发出轻轻的吸气声,脖颈间的疼痛骤然出现,他不自觉将圈着颜落落的手臂再次收紧。

温热的呼吸喷发在他脖子上的肌肤,穆易霆的脚步渐渐加快。

一脚踢开卧房的门,穆易霆抱着颜落落向前走,在越过门口的时候伸出脚勾上了房门,厚重的关门声也让颜落落意识到了危险,惊惧之下松开了齿关。

身子被甩到柔软的床垫上,颜落落的脊背因为身上骤然压下的身体陷入真丝床单里。

颜落落被吓得连惊呼都忘记了,在穆易霆削薄的唇贴像自己的唇瓣时慌乱地撇开了头,男人的吻因为她的躲避便印在了她的脸颊上。

“穆易霆,你冷静点!你别这样,别!”

颜落落声音发颤,大声地喊停,穆易霆却像根本没有听到,湿热的唇也没有执意去吻那嫣红的唇瓣,而是顺着脸颊一路滑向了颜落落的耳朵,引得颜落落身子也跟着颤抖起来。

“小东西,你真敏感。”

穆易霆不管不顾,不仅没有松开颜落落,反而注意到颜落落羞红饱满的耳垂,又生出了一些谷欠望,直接低头含了上去。

颜落落身子因为穆易霆的举动一下子僵硬住,不过也只一瞬就回神,惊吓之下直接就哭喊了出来。

“你放开我!穆易霆你冷静点,你说过的,你对我没兴趣!”

颜落落见穆易霆还是没有松开她的意思,不仅含着她耳朵的力度加大,那双原本压制着她的双手也有一只伸向了她的腰侧,动作娴熟地拉开了她连衣裙的拉链,颜落落就更恐慌了。

当带着薄茧的手掌触碰到颜落落的肌肤,颜落落再也不能控制自己,含在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

“穆易霆!”

“我不和你做交易了,我毁约!你快松开我,你说话不算数,你怎么可以骗我!呜呜呜......”

颜落落不管不顾的哭泣总算让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停顿住了所有的动作,手掌却没有从裙子里立刻拿出来,而是贪恋般地在娇嫩柔软的肌肤上摩挲着。

“颜落落,你想清楚,你还有资格对我说‘毁约’两个字吗?你准备让张院长吞掉的实验设备全拿出来,或者说你准备让你母亲现在立刻停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